陈敏薰和陈水扁的奸情 - 插插插综合网

本帖最后由 无门英雄 于  编辑 

  下班回家后,立即把在公司所偷拍的照片输入电脑。 

  望着屏幕上那一幅幅陈敏薰和民进党主席陈水扁在中华开发顶楼扮演「八脚兽」欲仙欲死的画面,我的心中不禁想到命理专家林真邑和蔡上机说陈敏薰和男朋友白育名最后会分手。 

  「怎么骂你都不会有用,你这种人更本就没有自尊,你也算是男人?」我不禁再回想起以前工作时被陈敏薰指责的情景……看不出来,这个臭女人,还这么性感,而陈水扁的外遇对象,竟然不是只有萧美琴! 

  想着在公司顶楼的那场大战,我的欲望又在心底燃起。 

  挑了几张清楚的照片,用彩色印表机列印出来,我要尝尝陈敏薰的滋味。 

  也许是太累了。第二天上班差点迟到。 

  刚到公司电梯门口,和一个男人擦身而过,这个人是陈敏薰的男朋友白育名,不会有什么事吧,我的心里一丝凉意闪过。 

  管他呢,既然来了,上去看看。 

  上了十四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咚咚」我叫了两声门,「你怎么又不带钥匙」看来她把我当成他的男友白育名了。 

  「吱——————」门开了「怎么是你——————」陈敏薰一下子呆住了。 

  我挤进门。「啪」顺手关上了房门,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 

  「你来做什么?」陈敏薰用颤栗的声音问我。 

  我回过神来打量了她一下。陈敏薰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职业套裙,黑色的网状丝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下面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细带皮鞋,头发像是散开后刚弄成的包包样,因为涂了口红所以看起来樱红的小嘴,更衬托出脸色的白晰。 

  「你来做什么?」看着我的样子,陈敏薰好像有点慌乱,语调中充满了恐惧。 

  「我来看看董事长你呀,怎么说我也算是公司的男人吧」我故意把男人两字说的很重。 

  「你无耻!」「可是董事长你昨天和那个姓陈的很快活呀!有照片为证」说着我从外衣口袋里套出了列印的照片。 

  「你,还给我」可以看得出她的悲愤和无助。 

  「当然可以给你,我还有很多呢,这些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我把照片塞在她手里。趁机捉住了她的手臂。 

  「如果你要的话,我还有很多呢;董事长还真上像呢」我继续调侃她。 

  「你这是犯了妨碍秘密罪,要被判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你要知道,我男友的老爸,也是我未来的公公,可是最高法院的法官白文漳!法院是民进党开的,他和泛绿的关系非常良好!」「我想这是我和董事长之间的秘密,只要你我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我说着,捉住她手臂的手已经跃上了她的肩头。 

  「再说董事长不也需要吗?!」我的另一只手也抱住了她……「卑鄙!下流!无耻!」她反抗着,竭力挣脱。松开手,退后几步,照片又交还到我手里。 

  我把照片放进口袋,脱下外衣,放在了椅背上,并悄悄按动了衣服另一侧口袋里微型录音机的录音按钮。 

  「你想做什么?」看到我这样,她明显是有些慌乱了。 

  「我想和董事长做爱,昨天陈水扁让你很爽吧?不过我今天可让你更爽!」「不行,我的未婚夫小白要回来了!」「他不回来,我们就可以吗,我刚才看到他了,他一时之间回不来的,你不想小白欣赏这些照片吧。」「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已经把她逼到了卧室的床边。 

  我掏出阴茎,逼进了陈敏薰,巨大的肉棒横在陈敏薰面前,充血得龟头快要戳到了她的脸。 

  「快些!」陈敏薰只好缓缓伸出了手,柔软纤细的手指颤抖地握住了我的阴茎。 

  「啊!真舒服!」可以感觉到她轻柔地用指尖捏住了龟头,小心地抚摸,一手围住了阴茎的周围,上下搓动着「唔,好极了,董事长的手指可真适合这样的工作,能搞上你的男人可真幸福!」陈敏薰的脸立刻羞红到了耳根,看这她的表情,心里有说不出的爽快。 

  「爽极了,用嘴巴给我做!」「不,我不会这样做的。」。 

  「很明显你都跟两个男人都做过了,你还说不会,你是不是想公开照片在独家报导或非常光碟呀!。」我的口气不容商讨。 

  「不——我是中华开发董事长,我男友的老爸,也是我未来的公公,可是最高法院的法官白文漳!法院是民进党开的,他和泛绿的关系非常良好!你要明白这样做的后果!」「董事长?你现在只是一个女人。越是你这种女人才越使我刺激,我就是要看看把董事长干起来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我把我的阴茎挺到了她的嘴边。 

  「不要——」陈敏薰忍不住尖叫。 

  「舔它!」我命令到。 

  陈敏薰只好强迫着伸出香舌,柔嫩湿滑的舌尖刚碰到龟头中间的孔隙,我就好像中了电击般打了个冷颤。 

  「舔下去,不要停!连下面的袋子也要舔」陈敏薰屏住呼吸,小嘴一点点向阴茎下面的地方滑去,来回地舔着肉棒的四周。 

  「哦——」我满足得小声吟叫起来,低下头,穿着职业套裙的美女正低着头舔着我的阴茎,薄薄的嘴唇横向在自己的阴茎上滑动,这是我向住以久的刺激。 

  我伸出手,抓住了陈敏薰乌黑的秀发,陈敏薰的发夹一下被拉扯掉,乌黑亮丽瀑布般的柔顺及腰长发散落下来,更增添了女性的妩媚。 

  我马上把快要爆炸的阴茎塞入了陈敏薰紧抿着的薄唇间,突如其来的巨大物件一下堵住了她的小口。 

  「呜……呜……呜……」她拚命地甩着头。 

  「乖乖地。」我急忙开始抽动,阴茎在温热的口腔里来回运动。 

  「哦,董事长,我的宝贝滋味怎样啊?」我故意下流地问。 

  坚硬的龟头几乎每一次都快刺中了陈敏薰的咽喉,可以看得出陈敏薰正努力地张大嘴,才能含住。 

  「用舌头打圈,吮吸!」我爽得只是呻吟,更加用力地把肉棒顶入陈敏薰的嘴唇,红润的唇包着阴茎被翻转着。 

  「啊——」我发出了野兽的嘶鸣,阴茎在陈敏薰的嘴里疯狂地穿刺起来。 

  「啊!」一股白色液体顺着陈敏薰的嘴里滴落,在灰色的裙上留下显眼的水渍。 

  我看着自己的精液从陈敏薰那张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滑落,有一种残忍的幸福。 

  我弯下腰,用嘴唇吮吸乾净陈敏薰被精液玷污的脸,然后一下接住了她微张的双唇,把自己的精液和唾液一起吐到了陈敏薰的嘴里,陈敏薰下意识地闪躲,但我很快又找到了她的舌头,用力地吮吸着,想要把美丽的成熟女人给吸空。 

  陈敏薰突然挣脱我的控制,坐在地毯上面。 

  「这么快就想要了」「不!别过来。」我看着陈敏薰就像看一个像裸鱼般的猎物无力的表现挣扎,只觉得好笑。 

  「董事长做得不错。好吧,接着就让我们做下面的小嘴吧!」我放纵地笑说。 

  「求你了,放了董事长吧」「我会让你很爽的。」听着她的衰求我的阴茎又逐渐勃起,眼镜蛇一般昂着紫黑色的龟头。 

  「董事长就是董事长,会的技巧可真多!泰公可没看走眼!」「不!」陈敏薰挣扎着。 

  「好了,别再假正经了!女人外表再怎么高傲,脱光了都一样,回到家里还不是要和男人相干!我都看到你被陈水扁操过了,你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像董事长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把底下那个洞只留给特定的男人呢?来吧,我会让你爽的!」我搂住陈敏薰的细腰,然后再抚摸着套装里丰满的乳房。 

  「放手!我已经替你做过了,你就放了我!求你!」陈敏薰一边扭动着诱人的身体躲避着我的手一边哭着哀求。 

  「那种程度的接触根本不能让我满意啊!」「不!我求求你……」「啊,现在求我了,你可从没给过我好脸色看哪!」看着陈敏薰的惊恐表情,我的心里那股兽性就越强烈。 

  我慢慢解开了陈敏薰胸前的扣子,雪白肩膀上的细肩带淡黄色前扣式的奥黛莉胸罩从其肩带一点点地展现在我眼前,陈敏薰好像要窒息。 

  「真漂亮!」我用手掌包住了陈敏薰的胸罩,非常粗暴地挤捏着。 

  「啊!」「这样会使我兴奋!」我用手除掉陈敏薰的套裙,解开乳罩的前扣,乳罩一下子从诱人的身体上滑落,丰满坚挺的乳房很骄傲地挺立在我的面前,在敞开的衣服里若隐若现。 

  「真美!」陈敏薰羞辱地低下了头,继续做些无谓的抵抗。 

  「挣扎是没用的了!嘿嘿嘿……」我弯下腰,吮吸着陈敏薰的那两颗粉红色的蓓蕾,用牙齿轻轻咬啮,手在她平坦雪白的腹部乱摸。 

  「放开我……」陈敏薰仰起头,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长长的乌黑亮丽秀发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