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欧阳克03 - 插插插综合网
字数:5235第003章郭芙护妹甘愿受辱欧阳克此时笑吟吟地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郭芙,看着她丰满白皙的熟妇胴体,真是诱人心扉,令欧阳克的一根大鸡巴已经如烈火一般的,已经无法遏制那欲望「你……你这恶贼……你……你别过来……啊……」此时的郭芙已经被脱的精光,此时看到欧阳克挺着巨大的阳物缓缓朝着自己走来,吓得浑身发抖,连连后退,一下子便退到了羞的闭眼的郭襄,将此时羞吓得浑身发抖的郭襄也给撞醒了。「姐姐……你……你……你这怎么了?」郭襄羞耻地睁开双眼,看到此时一脸惊恐的姐姐手忙脚乱地遮掩着自己身体上的露点部位,可是却丝毫无法遮掩住那些敏感的部位。欧阳克嘿嘿一笑,却忽然身形一闪,一下子跃到了郭芙和郭襄的身边,一把将郭襄这小丫头给搂住,大手立刻攀上了郭襄诱人的臀部,这小丫头才不过十五六岁,这屁股摸起来还不算太挺,可这种少女的柔嫩感,摸起来很爽啊!「你……你放开我,不要……不要……」郭襄忽被欧阳克拉住,抚摸着那少女羞耻的私密臀部,郭襄只觉得此时羞耻不已,立时便开始在欧阳克怀中激烈挣扎。「你……你这恶贼,放开我妹妹!」一旁的郭芙眼见郭襄被这贼子所辱。惊怒交加,可是此时为了遮掩自己的身体露点部位,她双手都不得不羞耻地上下遮掩,外加周身赤裸,竟然不敢靠近欧阳克。欧阳克摸了几下郭襄的屁股,郭襄挣扎不过,此时被欧阳克搂在怀里,真是羞耻无比,一双大眼睛的眼泪止不住流淌,只是叫道:「放开……放开……你这混蛋……」欧阳克嘿嘿一笑,说道:「不愧是蓉妹妹的女儿,姐妹都是美人儿……这屁股摸着真是刺激……」说到这里,欧阳克伸手便去撕扯郭襄衣裳。「等等……」就在这个时候,郭芙忽然一咬贝齿,也不在遮掩自己的身体,上前去拉着欧阳克叫道,「你……你放开我妹妹……放开……放开……」「哈哈哈……郭芙妹子,就凭你也想阻拦我?」欧阳克也不急着脱掉郭芙的衣服,淫笑着顺手将赤裸的郭芙也搂在怀里,一手搂着郭襄,手掌穿过郭芙和郭襄的身侧,按在这对姐妹花的胸部上,开始用力搓揉。而此时郭芙已经是浑身赤裸,丰满的熟妇丰乳被欧阳克毫无顾忌地揉搓,而郭襄穿着衣裳,不过欧阳克也可以摸出来,郭襄陷入年龄,奶子可远远不如她姐姐郭芙。那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欧阳克捏着,而此时欧阳克已经用上了体内魔种的刺激手法,当然,只是轻微,此时郭襄和郭芙只觉得身子轻热,而她们虽用力挣扎,可是却无论如何无法摆脱欧阳克的侵犯。「你等等……等等……」此时郭芙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赤身裸体的她忽然一下子强行挣脱了欧阳克的怀抱,然后一下子抱住了自己已经哭成泪人的妹妹,用自己赤裸的身躯将自己的幼妹护在身后。「姐姐……姐姐……我……我……」郭襄虽因从小缺乏礼教教育,不大明白失去名节对女子有多重要,可是此时被男子这般轻薄,也让她心里十分屈辱,此时早哭的梨花一枝春带雨,忽见自己的亲生姐姐挡在自己面前,不禁十分吃惊欧阳克笑道:「郭大小姐有何话说?」郭芙咬了咬牙,说道:「你……你别动我妹子,我妹子还不到十六岁,还是黄花闺女,你……你只要肯放过她,我……我……你想怎么……怎么欺辱我,我也依你……」说到这里的时候,郭芙的眼泪不住流淌,她本是个十分要强的女子,轻易不会流泪,可此时眼泪却是止不住地从迷人的眼眶中流淌出来。听到这句话,欧阳克和郭襄都是吃了一惊,郭襄虽然不大明白闺房之事,也不明白一个女人若是失身于其他男人意味着什么,但是却也能明白姐姐是要牺牲自己而保护她这个妹妹,当下她立刻叫道:「姐姐……不要……你不要这样,我们大不了就是死了……你不要这样……」话虽这么说,可是不顾是郭芙和郭襄,均是没有真正敢自尽的骨气,否则欧阳克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就是知道双雕的剧情,知道郭芙也好,郭襄也罢,要说她们敢于在沉重思考下自尽,那实在是不大可能。尤其是郭襄这丫头,虽然说她不怕死,但是却肯定不敢自行自尽,而之所以敢陪杨过跳崖,也是因为一时激动,但若让她横剑自刎,恐怕便没这等骨气了,而郭芙差不多也是如此。因此此时的欧阳克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欺辱这对姐妹花。只是欧阳克倒是没想到,此时的郭芙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表示自己可以代替妹妹受辱,这倒是有意思了。「哈哈哈……郭大小姐所说是真的吗?」欧阳克笑嘻嘻地看着此时的郭芙笑道。郭芙此时也是内心纠结,一方面她是心高气傲的郭大小姐,又是有丈夫的人,又怎么能在此受这淫贼之辱?可是郭襄可是郭芙的亲生妹妹,郭芙护犊情深,妹妹才十五六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此时的郭芙怎么能允许妹妹在这里受辱?郭芙虽然说是个胸大无脑的草包女子,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可以想明白的,她此时也已经知道,此人的武功,怕是远远胜过自己姐妹了,如今自己能保住妹子清白的方法,便是自己代替妹子受辱,只希望这贼子得自己的便宜,能放过自己的妹子这个黄花大闺女。反正郭芙也不是处女了,三十多岁的她早已经和丈夫多次行房,这种事情虽说羞耻,自己身为人妻,为他人所辱,对不起丈夫,有辱名节那自然不假,可是能保住自己妹子的清白,此时的郭芙也觉得值得了。「是……是真的……只要你放过我妹子,我什么都依你……」此时郭芙将自己的妹子护在身后,咬着牙看着眼前的欧阳克说道,心里绝望地想到,「齐哥,对不起……对不起……芙儿……芙儿对不起你……今日却要失身恶贼……」
欧阳克大喜过望,要知道,他身为色中淫少,其实并不喜欢对女子用强,只因做那些事情需要女子投入,那才大有味道,若是用强,第一失了身份,第二那也是有些无趣,便如采花大盗一般,实在有些无趣,所以欧阳克一直尽量避免对女孩子用强。而现在只因欧阳克心中念念不忘黄蓉之绝色姿容,所以见到黄蓉之女,此时此刻忍耐不住内心的欲念,这才忍不住对眼前的姐妹花用了强。只不过,眼前的郭芙居然主动提出了要和自己交欢,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这让欧阳克倒是十分欢喜,当下激动不已,点了点头,笑道:「好啊,不愧是好姐姐,这么关心自己妹子,那本公子便好好地成全你……」说到此处,欧阳克一把上前,搂住了这迷人熟妇,顺势将郭芙压在了身下,大手熟练地按住了郭芙的丰满玉乳,把郭芙那只有丈夫耶律齐摸过的乳房肆意把玩儿,低头更狂热地亲吻郭芙香嫩的脸颊。「呜呜呜……嗯……不要……不要……你不要……」虽然郭芙已经是决心要牺牲自己而保护妹妹,可是当真正被欧阳克这丈夫以外的男子轻薄之时,郭芙依然是感到难以想象的屈辱敢,在欧阳克的轻薄下,虽不敢在抵抗,可是嘴里还是在喊着不要。「姐姐……你……你……」此时的郭襄看到赤裸的姐姐郭芙哭哭啼啼地被欧阳克压在身下玩弄,这等香艳之景,以前的郭襄别说是看,便算是想也想不到而郭襄不愧为小东邪,此时此刻看到自己姐姐受辱,心知上前救援不过徒劳无功,但她却又因心里好奇,而没有闭眼塞耳,而是这般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姐姐受辱恶徒。此时欧阳克成功地让郭芙心甘情愿为其所弄,郭芙本身相貌和黄蓉有七八分相似,此时欧阳克看着眼前貌美女子,宛如便是自己的梦中情人黄蓉,真是让欧阳克血脉膨胀,欲火大盛。他自己当年就是房中高手,又曾经花重金寻来了不少房中孤本秘籍,本身早已经练就了一身强悍性技。而此时欧阳克身体内得了类似韩柏那般的魔种,在熟练地挑逗技巧当中还带着魔种那强大的可以撩拨女子性欲的魔气,此时欧阳克并不急于占有郭芙这美丽熟妇的身体,而是用处了自己最熟练的调情手段,在这美艳熟妇身上尽情挑逗这一方面是因为欧阳克希望让郭芙从抵触自己的情绪变成淫荡地主动求欢的淫妇,而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欧阳克也想试试看,体内的魔种到底威力有多么强大。此时的欧阳克尽情地施展调情手法,在郭芙曼妙的胴体上大展风流手段,他温柔而狂热地将郭芙细腻滑嫩的小嘴儿含住,大舌尽情地探入到郭芙的樱桃小嘴儿里面,大口大口地吮吸着郭芙口腔的香津,而一双大手则是对着郭芙浑圆的乳房,滑腻的小蛮腰,柔嫩的大腿等各处敏感部位不住挑逗。「嗯……唔……啊……嗯……啊……」郭芙本来是被迫跟欧阳克干这等风流丑事,心里的屈辱令郭芙恨不得就此死去,可是在欧阳克专注地亲她摸她,二人地肌肤亲密接触的时刻,郭芙的肉体仿佛被一股股剧烈的电流所流过,那三十五岁的少妇肉体,此时在男人的挑逗下,竟然产生了从所未有得生理快感。要知道郭芙的丈夫耶律齐虽然说人品武功均是上佳,但是生平可以说是个正人君子,跟郭靖甚为相似,这房中的技巧又如何能跟欧阳克这等淫少相比?更何况现在的欧阳克身负魔种奇术,挑逗手法中所带魔气更可直接刺激郭芙体内的敏感神经,这般挑逗下来,郭芙如何能不动情。「天……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儿……我居然会……会被这个恶贼给弄的有感觉,这……这怎么可能?我……我绝对不可能被这个人给弄出感觉……可是,真的好舒服,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齐哥……齐哥以前从来没这么对过我……」
郭芙的熟妇肉体被眼前的淫少所挑,如今已经逐渐失去了抵抗之力,而随着肉体上一阵阵难以想象的酥麻快感,更令郭芙这三十五岁的熟女,早已经下身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而在欧阳克的挑逗下,郭芙从一开始凄厉的尖叫,也逐渐转换成了诱人的呻吟声。一旁的郭襄此时看的已经是目瞪口呆,她是青春少女,虽然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可是人类的生理需求却是天生而来,而此时看到这等活春宫,外加此时欧阳克完全释放出了体内的魔种之气,不但撩拨了眼前的裸女郭芙,更是直接影响了一旁的少女郭襄,令这少女第一次察觉到,自己那私密的部位竟然开始湿起来……而郭襄的脸蛋更是潮红,竟然忍不住盯着眼前的一幕性爱交缠而开始,对自己的小乳房和小翘臀等敏感部位开始自摸起来……不能不说,这小东邪实在是够邪乎的,此时看到自己姐姐受辱,居然也能起了如此生理反应……「哈哈哈……郭大小姐,看起来你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女人啊,你的丈夫无法满足你吧?」眼见此时的郭芙面目潮红,身体燥热,下身的熟女阴部更是在流出淫水,欧阳克搓揉着郭芙丰满的乳房笑道。「你……你胡说,我怎么会是……会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此时神智已经有些迷乱的郭芙听到欧阳克居然说她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十分气愤,此时虽然身体受控,可是却依然要出口反驳。「你不是个淫荡的女人?让我看看你的下面的骚屄此时都湿成啥样了……」欧阳克边说边淫笑着将郭芙诱人的大腿分开,将头凑到这熟妇下身观看。「不要……你……你不能看那里……」郭芙眼见欧阳克居然将自己的大腿分开,还这么凑近来看自己的私密之处,便这等姿势,就算是自己的丈夫耶律齐,也没有如此做过,如今居然被欧阳克这厮给这般弄了,真是让郭芙气愤欲死可是此时此刻想要把自己的大腿闭上,也是不能,而欧阳克凑到郭芙的小穴前,只见在漆黑阴毛下,郭芙粉红鲜嫩的肉穴还在冒出淫水。「哈哈哈……想不到啊,郭大小姐,你成亲这般年月,下面这般田地还是如此鲜嫩,我可要好生尝尝你鲍鱼的味道……」欧阳克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在郭芙骚闷得下体舔起来。「啊啊啊!」当郭芙那从未被任何男人舔过的私密部位,被欧阳克用嘴将之含住之时,从未被人舔过下身的郭芙,只觉一股股巨大的异感随着欧阳克的舌头舔舐而不断传来,这等快感是郭芙从未感受过的,她根本抵受不住这样的感觉,下身的淫水狂喷,而口中更是不住发出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淫荡呻吟。郭襄从未想过一个男人居然可以去舔女人下面那个部位,而更让郭襄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姐姐被这人这等舔着,居然发出那种郭襄从未听过的羞人的呻吟声,更是令此时的郭襄目瞪口呆,身子更是更加敏感。其实欧阳克并不是如何喜欢给女人舔那花露之地,只不过郭芙乃是黄蓉之女,那自然是另有不同,而魔种之气撩拨女子花露之地更容易令其动情,果然不过片刻,郭芙随着欧阳克的手口并用,便已经是意乱情迷,不可自持。欧阳克此时抬起身子,分开了郭芙诱人的大腿,此时的郭芙已经是完全顺从,她虽然心里还是不愿和欧阳克有此苟且之事,但是身体早已经向这男子投降此时,欧阳克双手搓揉着郭芙的丰乳,笑道:「好妹子,你现在已经这般难受,是否想要我好好淫你一番?解解你的饥渴?」「呜呜呜……你要来就来……要干就……就干……嗯……不要多说废话……」郭芙羞红着脸蛋儿,咬着牙嗔道,她此时感觉到欧阳克那根欧阳克却不急于插入她的身子,而是再次展开风流手段,挑逗这女子的春情,笑道:「我说郭大小姐,你长这么大,难道不知道该怎么求人嘛?现在你要必须求我,我才会给你极度的满足啊……知道吗……如果不求我,我可是不会满足你这小淫妇的……」听得欧阳克此时之言,郭芙咬了咬牙,叫道:「好……我求你……求你……快些……快些……」「快些什么啊?」欧阳克笑道,「你若不说,我怎知道?」「求你……求你快些……快些和我欢好……」郭芙流着泪说出这屈辱之言,自己的心似乎都碎了,只是想到:「对不起,齐哥,芙儿对不住你啊……」
若要在以前,郭芙这女子心高气傲,便算是杀了她的头,郭芙也绝对不会向人乞求半句,可是此时周身酥麻难当,在快乐和痛苦中并存,下身更是空虚难忍,无比难受,这等痛苦甚至不亚于后世那些吸毒之人毒瘾发作时候的难受,因此郭芙此时只希望快些畅快欢好,实在无其他可想,便也只能哀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