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七集第六章 - AV姐姐激情视频

第六章◆谁知盘中餐

神禾前方有一个精细繁复的仙法阵,却是碧瑶率领着大批精灵女孩,按照神
禾的旨意描绘出来的。

那些身材纤小的美丽女孩都曾承蒙伊山近请客用餐,因此绘图更是尽心尽力,
用一夜时间,就将极为复杂的仙法阵绘制了出来。

四人走到仙阵中央,等待被传送回国。

其中湘云公主最是精神萎靡不振,无精打采站在仙阵里,眼睛肿得像蜜桃一
样,小手拉住当午的衣衫,躲在她的身后,努力离那两个佔过自己天大便宜的男
孩更远一些。

太子的精神也很不好,为了妹妹能够及时释放慾望,不至于被慾火烧成花痴,
他被迫做了那么多辛苦劳累的口舌工作,到头来却被亲生妹妹视为下流色魔,这
简直就是好心遭雷噼,让他十分伤心,昨夜翻来覆去,根本就没有睡着。

伊山近倒是睡得很舒服,虽然当午去陪湘云公主了,他一个人睡得也很高兴,
反正只要知道当午就在隔壁,他就会很安心。

在他背上有一个大包袱,里面装满珍稀药草,都是碧瑶带着那些蒙他请过客
的美丽女孩们採摘来送给他的,这一下,建立仙法大阵的药材都已经齐备,只等
联系上媚灵,就可以动手设立仙阵了。

因此,在四个人里面,只有他精神最好、心情最畅快。就算是当午身体也不
是那么舒服,因为嫩穴被肉棒撕裂的痛楚还没有消失,走路还有些不自然。

湘云公主看着她走路的姿势,自然知道伊山近对她做了什么事,狠狠地瞪了
伊山近一眼,咬牙在心里道:「男人都是色魔,就连我哥哥也一样!」

不管心里在想些什么,这四人还是一起站到了仙法阵中,等待着神禾实现他
们的祈愿。

按照碧瑶的提示,伊山近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胸前,开始虔诚祈求神禾满足
自己的愿望,将他们四人送回家去。

其实他原来祈求的是让神禾帮他报仇,把冰蟾宫和那些翼猿都消灭掉。可惜
神禾的回应是「你被认可的等级太低,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只能退而求其
次,提出了回家和解除湘云公主所中淫毒的要求。

现在他已经明白,冰蟾宫的仇只能他自己去报;而那些翼猿,下次回到凌乱
野的时候,一定要它们好看!

现在,他的第二个祈愿已经得到满足,只看神禾是否能完成他的第一个愿望
了。

经历过昨天生命能量的刺激,神禾被催发了对大地能量的吸收,只经历了一
夜,就已经长到三人多高,上面还挂着许多新生长出来的粮食。

随着伊山近的祈愿声,青气从神禾上散发出来,瀰漫四周,将仙法阵整个笼
罩在里面。

这青气透入体内,立即让四人心情振奋爽朗,即使多次惨遭轻薄凌辱的湘云
公主沉重的心情也渐渐变得轻松,那些让她悔恨得几乎自尽的悲惨往事,似乎也
没有那么让人绝望难堪了。

青气瀰漫,让空中的青色越来越浓,四人相互对视,只看到对方也都笼罩在
青气之中,渐渐隐没身形,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陡然间,神禾光芒大作,将耀眼青光直接投射到仙法阵上,一道光芒闪过,
青气奔涌之中,那四人在青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不留一丝痕迹。

只有碧瑶和那些精灵女孩拍打翅膀飞在仙阵旁边,粉红色的细小香舌轻舔樱
唇,怀念着昨天被人请吃的美味甘露,露出恋恋不捨之意。

误入凌乱野的四名外来者,只听耳边唿唿风声,眼前被青雾遮挡,什么也看
不到。

湘云公主心里害怕,紧紧抓住当午衣衫,突然感觉到当午被人抱住,而且那
人还顺手抓住她的手臂,似乎是怕她走失一样。

湘云公主心中升起异样情感,不由得想起伊山近那根大肉棒插在嫩穴中的痛
爽滋味,立即羞得清泪长流,恨恨地啐了一口。

几乎是同时,旁边又伸过一只手,紧紧抓住她另一支手臂,那手感让她极为
熟悉,正是抚摸过她纯洁下体无数次的亲生兄长的手。

她同时被两个有亲密关系的男孩摸到自己不再纯洁的身体,更是泪水奔涌,
羞惭至极,抬起玉足,狠狠一脚跺下,耳边听得太子闷哼一声,显然痛得不轻,
这才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

至于伊山近,当中还隔着一个当午,她感念当午安慰之情,也不好越过她去
踹她的男人,只能恨恨地啐着,拼命摇头,想把那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从脑海中
彻底赶出去。可是一想到那根肉棒也插入过当午的下体嫩穴,替她破处,不由心
中酸痛难忍,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青烟瀰漫在他们眼前,过了好久才渐渐散去,四人眼前一亮,发现自己站在
山野之中,四周虽有鸟兽,却都是常见的普通禽兽,显然已经回到了尘世。

伊山近驾起空行梭,在天上转了一圈,回去告诉他们:「这里好像是大楚北
部的靖州地界,离这里十里处有个城池,城门上方写着「靖州」两个字。」

太子精神一振,靖州的地理他也清楚,此地位于大楚北部,较为偏远,城外
不远就是人迹罕至的山岭,和眼前看到的情形正好符合。

伊山近犹豫了一阵,看到湘云公主红肿着双眼,用如看杀父仇人般的凌厉目
光瞪着他,还是不好意思和她走在一路,只好说:「家师召唤,要我近日赶回门
派,咱们就此告别,请太子和公主殿下自行回宫吧!」

他这说的也是实话,当初春凝确实转告了师父定下的期限,要他按时赶回门
派,测试他是否达到了要求,只是太子兄妹并不知道他说的门派就是冰蟾宫罢了。

太子的仙法修为要超过他,现在已经位于入道期,当然不需要他保护。经历
了那么多事情,也不愿意再和他走在一路,徒增尴尬,当下冷哼一声,祭起空行
梭,伸手就去拉自己的妹妹。

湘云公主却向后一闪,躲在当午身后,颤声道:「不要,我不要跟你一起走!」

「那是想和我一起走吗?」伊山近奇道。

湘云公主愤恨地瞪着他,贝齿紧紧咬住樱唇,几乎咬出血来。

看到她这样,伊山近不问也知道她的意思,发愁道:「你总不会让当午离开
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太子站在一旁,脸色很是郁闷。

还能有什么打击比自己最亲密的同胞妹妹视自己为变态下流色魔,拼命想要
躲开自己更甚的?

四人站在荒野中僵持了好久,最后还是当午和她妥协,确定先到靖州府城,
再决定下一步行程。

为了不被那两个变态色魔趁机抱住乱摸,湘云公主绝不肯踏上他们操纵的空
行梭,宁愿徒步行走,在野地中连走了十多里路,玉足都快磨破了,才勉强走到
靖州城。

这也是多亏她昨天吃下的那一碗半红白米饭,现在才有力气走那么远的路。
只是她虽然感激当午,却不知道自己所吃的每一粒米饭都是他们身上辛苦流出来
的,不然对她的感激还要更多一些。

太子当然也不知道自己食物的来源,就像城市中的大多数人类,谁知盘中餐
的详细来历呢?

站在城门前,太子出示随身饰物证明了自己身份,吓得城门守兵屁滚尿流拜
倒在地上,知府也闻讯拼命赶来,带着大队人马拜伏于地,口中大唿「千岁」,
心中惊喜忧虑,复杂难言。

伊山近站在太子身边,看着黑压压一大片人都跪倒在地上磕头,心里慨叹:
「凡世中的荣耀果然以皇室为极点了!」

当地官员以最快速度动员起来,请他们坐车坐轿向着府衙行去。太子和湘云
公主自然是他们拼命讨好的目标,而伊山近和当午作为太子的随行人员,也被无
数人努力巴结,不住地说好话奉承,簇拥着他们四人进入府宅住下,而知府自动
搬了出去,把整个府第都让给太子居住,只怕服侍得他们不满意。

第二天早上,知府依照湘云公主的意思调集了大量兵马,护送他们兄妹上京,
随行的还有许多丫鬟僕妇,几乎把知府家里的婢女都抽光了,湘云公主还是担心
自己哥哥会趁夜摸上床来,硬要他多派了好些婢女随行,时刻将自己身边围得水
洩不通,这才能有一点安全感。

等到他们走后,靖州城中的大小官员,人人家里都少了一些婢女,却个个欢
欣喜悦,只望那些婢女能够攀上高枝,将来连带自己也跟着沾光。

大队人马出城十里,当午去向湘云公主辞行,被她拉住手落泪挽留,虽然明
知当午一定要跟着伊山近离去,却还是依依不捨,捨不得她离去。

她们在这边依恋不捨,伊山近却站在一边和太子互翻白眼。反正谁都不喜欢
对方,就算偶尔有所心动,也只当是孽缘和自己一时煳涂,如果有可能的话,宁
愿永远都不要再相见。

世外仙山,冰山雪峰,高高耸立入云。

雪峰顶部却是修仙大派冰蟾宫的所在。

这一日,正是宫主召集派中上下人等开坛讲课的日子。

冰蟾宫中,无数仙子驾祥云飘然而来,带着自己新收入门的女徒,前来听宫
主讲授仙道,而伊山近也跟随着春凝前来,站在末位,等待宫主开讲。

他此次回归冰蟾宫却没有见到师父。据春凝说,师父在闭关修行,现在还不
能去拜见她。

但阖宫欢聚的日子却就要到了。这一次冰蟾宫中各房都收了新晋弟子,要趁
此机会拜见宫主,而能聆听宫主讲授仙道真义,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既然师父不在,春凝就自作主张,代表本房前去参加本宫的讲道大会,而伊
山近作为她最小的师妹,也随同她一起前往大会。

高高的山峰顶部到处都以白玉为阶,周围祥云缭绕,珍稀仙禽飞翔来去,发
出清越呜声,果然是仙家宝地,令人望而心折。

自玉山顶部向下,一道道的玉阶旁都有洁白玉座,却是冰蟾宫各位仙子的座
位。

顶端的玉座暂时空置,其下也有一、两个空位,再往下就有美丽仙子居于白
玉座位上,手持拂尘如意,耐心等待着宫主前来。

在她们身后侍立着青春少女和稚嫩萝莉,个个都是美丽至极,尤其被冰心诀
淬链出的出尘气质,超凡脱俗,比之尘俗中的美女更是清冷孤傲,令人敬仰迷恋。

自玉山峰顶而下,玉阶旁的玉座上,依次坐着数十位美丽仙子,身后都有青
春美少女和刚入门的幼徒,衣袂随风飘荡,这么多年龄不同的绝色美丽女子,让
伊山近看得眼睛都有些花了。

虽然他扮成了女子,又运起缩鸡入腹的神功,可是看到这么多仙家美女还是
忍不住心动。

只是那些美女身上熟悉的清冷孤傲气质,让他不禁想起深深铭记于心的两位
美丽仙子,心中痛楚悲愤,只能低下头,不让自己异样的目光引起冰蟾宫女修们
的怀疑。

等待了许久,世外仙子们却丝毫没有不耐之意。她们随便一打坐闭关就是几
年几十年,在这里等上几刻又算得了什么?

伊山近也在耐心等待,终于闻到香风缭绕,一个美丽至极的倩影飘然落到顶
端的玉座之上,却是宫主来临。

美丽仙子们站起身来躬身行礼,而她们的女徒则拜倒在地,遥遥叩头,以示
对宫主的敬意。

伊山近也随着春凝一起拜倒叩头,心中却勐烈跳动,弄得脸颊泛红,无法自
制。

从那飘来的香风之中,他嗅到了熟悉的气息。当初被奸三年,时刻都能闻到
这样的香气,这记忆已经深入骨髓,此时突然闻到这味道,又勾起了他最惨痛的
回忆。

泪水盈满眼眶,伊山近咬牙不语,回想着当初被仙女强奸的惨痛绝望,心中
如在滴血一般。

在玉峰顶部,高高在上的冰蟾宫宫主没有注意到末席处一个新入门女童的异
样表情,开始讲授仙道术法。

她端坐在最高处的玉座之上,面蒙轻纱,遮住了月貌花容,樱唇轻启,将本
门仙法由浅入深讲述起来。

伊山近站在最末处,遥望着顶端的宫主,虽然一心想看穿她面上轻纱,可是
她所讲述的仙术道理,也让他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心神渐渐凝注到她柔和悦耳的
话语之中。

这声音他听着极为熟悉,却也有一点点陌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百年,她的
嗓音些微有些变了。

他修练冰心诀已经有段时间,现在勉强入门,只是没有师父指点,许多地方
都不太明白。现在听着宫主的讲解,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

他更加入神倾听着宫主的柔声细语,不时有所感悟,许多不清楚的地方豁然
开朗,日后修练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不仅是他,即使清修数百年的本宫仙子,在听得宫主讲道时也常有所领悟,
与自己所得相互印证,因此而获得突破的也大有人在。

伊山近正在聚精会神聆听宫主讲道,突然一阵疾风吹来,掠过高高玉峰,将
峰顶端坐的高贵仙子面上轻纱掀开,露出了一张清冷美一丽至极的面庞。

疾风吹过,伊山近站立风中,身体寒冷若冰,微微颤抖。

他遥望着那张百年未见的绝美容颜,心中如利刃穿过,撕裂心脏,几乎要愤
然狂啸,冲上去质问她为什么要在奸死自己之后,就将他弃置于地,甚至连个墓
穴都懒得准备!

作为法力高强的仙子,随手一指就能化石为泥,令大地开裂,准备墓穴这样
的举手之劳,难道她都不屑于做?

她活活奸了自己三年,这三年的合体交欢之情,连准备墓穴这点举手之劳都
不值吗?

伊山近心中痛苦欲死,紧紧咬住嘴唇,鲜血从嘴唇上奔流而下,将胸前衣衫
染得一片殷红。

轻纱轻轻飘动,在清风过后又落下来,遮住了那张绝色美丽的清冷容颜。但
那惊鸿一瞥,却永远留在伊山近的心上无法抹去。

她高高在上,樱唇开合,继续讲述仙道真义。但伊山近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些
什么,只是遥望着她轻纱下的樱红朱唇,回想着她将自己按在地上强行口交的一
幕幕往事,泪水盈眶,簌簌落下。

高高在上的美丽宫主终于将目光投向了他,美丽眼睛里面露出惊异之色,伸
手召唤,叫他上去。

春凝轻轻推了他几把,伊山近才微微清醒,抬头遥望着她,迈步向着她走过
去。

雪山玉阶之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小女孩默默踏着玉阶向上独行。肌肤洁
白如玉,下巴上却带着殷红热血,稚嫩容颜一片清冷,让两边玉座上的仙子们都
为之讶异。

单以这清冷气质而论,这初入门的小女徒就似是已经悟出了冰心诀的真义所
在,他日修行自然进境迅速,前途不可限量。

身穿女装的伊山近拾级而上,遥望着最高处的美丽宫主,心中已如死灰。

经历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在这里做着她的宫主,从不回去看一眼他的尸体,
显然已将他彻底忘记。当初三年的云雨欢爱,对她而言,不过是修练途中的一个
小小插曲罢了。

她的身材还是像原来那样,窈窕纤美,丝毫看不出已经不是处子。冰蟾宫的
门规就是严禁门中弟子淫邪,可是她做了那样残酷的轮奸勾当,却仍然高高端坐
顶峰玉座,一副冰清玉洁、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这让他的心越来越冷,看着百
年离别后的她,忽然有想笑的冲动。

但他终究没有笑出来。在冰蟾宫时,他时刻都在体内运行着冰心诀的清冷灵
力,影响着他的心神,让他的表情越来越清冷,渐渐沉入到极其玄妙的境界之中。

面前的长长玉阶彷彿永远也走不完一样。伊山近却并不在意,只是默默运起
冰心诀,让自己的心神愈发清冷,撕心裂肺的痛苦也像被寒冰封住,已经不那么
让人难以忍受了。

冰蟾宫主遥望着这一步步拾级而上的稚嫩女孩,美目中惊异之色越来越浓。

这女孩给她很奇异的感觉,看上去似乎也很熟悉,甚至与自己的容貌也有几
分相似。

她一步步踏来,心神沉凝、冷酷如冰,恰好合了冰蟾宫的修仙要义,从现在
看起来,虽然她只是初入门的新晋弟子,却能够领会冰心诀真义,倒是可以好好
栽培。

许久之后,伊山近终于走到冰蟾宫主面前,抬头仰望着这曾与自己有合体之
缘的美丽仙子,眼神冷漠,似是世间的一切都无法撼动他的心神。

冰蟾宫主暗自赞叹这女弟子心志坚定,伸出纤美玉手拉住这女童的小手,柔
声问:「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想起什么来了,为什么会咬破嘴唇?」

伊山近已经想起了从前和她交欢的一切过往,默默地看着她的洁白玉手,感
觉着玉指柔滑捏住自己的手掌,心神冷凝如冰。

那纤手如此美丽,每一根葱指都修长洁白、如冰似玉,让人不禁为它超凡脱
俗的绝美而赞叹。

它也曾抚摸过他身上每一寸肌肤,也曾把玩着他的小小肉棒,强行套弄直至
射精,让她饥渴的樱唇大力吮吸,将每一滴精液都喝下去。

那纤美葱指甚至曾经插入过他的后庭菊花,淫亵地玩弄他的后庭和肉棒,干
得他欲仙欲死,痛不欲生,那一幕幕往事都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恍如昨日。

「她玩弄过我身上每一处啊……」伊山近默默地叹息着,低垂眼睑,轻声道
:「想起家中父母去世得早,没有看到我拜入修仙名门,因此失态。」

他说得很简略,冰蟾宫主却是从中听出了无尽的痛惜绝望,不由心生怜意,
伸手抚摸着他的头,柔声道:「好孩子,今天你能拜入冰蟾宫,也是你父母修德
所致。下去好好修练,早日有所成就,也可告慰你父母在天之灵。」

「她已经不认得我了。」伊山近默默地想着。经历百年沉睡,他的容颜已经
大变,甚至变得和轮奸者的容貌相似,如果还按轮奸当时的容貌来看,认不出来
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温软玉手按在他的头上轻轻抚摸,温柔无限。而她美丽的眼睛里面现出深
深的慈爱之情,看着他就像在看着她怜爱的女弟子一样。

剧烈的痛楚在伊山近心中泛起,他恍惚记得,百年前的某一日,她突发奇想,
要他以坐姿与她交欢。

那时他抽泣着被迫背倚玉柱而坐,而她就坐在他的胯间,让坚硬肉棒插在她
温暖的蜜穴之中,玉臀上下起伏,温柔地奸淫着他。

他的脸贴在她柔滑酥胸上,嘴里咬着樱红乳头,将酥滑玉乳满口含住吮吸舔
弄,而她则温柔地搂住他的头,染着淫液的纤手在他的头上轻柔抚弄,就像现在
的感觉一样。

他的视线被洁白坚挺的玉乳挡住,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现在看到她眼中的温
暖慈爱,霍然明白,当时她一定也是在用这样的温柔目光看着自己,同时与自己
交欢云雨,强迫自己做着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耳边彷彿听到「喀」的一声,就像心脏碎裂之声。伊山近心中的痛苦已经无
可忍受,几乎要仰起头来在风中啸呜,发洩心中的悲愤绝望。

但他仍然拼命忍耐,冰心诀已经运到极致,强力镇压着心神,不让自己做出
过分的事,导致大仇人的警觉。

现在,她是修仙界最顶端的极强修士,而他只不过是软弱无力的低阶修士,
如果被她发觉真相,只消玉指轻弹,就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冰心诀的灵力缢满心胸,上冲百会脑海,伊山近耳边突然轰然剧响,那灵力
已经冲破阻碍,在週身经脉中奔涌流淌,如清澈小溪越过山涧,川流不息。

在这一刻,他用来拼命压制心中痛苦的冰心诀得以爆发开来,一举突破初级
关口,进入了第二层的境界。

冰蟾宫主的纤美玉手仍按在他的头上,美目中却露出讶异神彩。

以她的高深修为、目光如炬,自然可以看出这新入门的小女徒时刻都在运行
冰心诀灵力,但竟然能在这时刻得以突破,还是让她诧异惊喜。

她的手缓缓放下,美目凝视着这表情清冷的女童,却见他躬身行礼,转身默
默离去。

伊山近一步步走下玉阶,体内灵力奔涌不息。沿途所到之处,两侧玉座上的
美丽仙子都讶然看着他,场中鸦雀无声。

伊山近已经注意不到这些,心中的痛苦彷彿都化成为寒冰,让他的心脏如被
冰刀割裂,虽是鲜血淋漓,但流出的血立即就会被冻成冰柱,痛就不是那么难以
忍受了。

他站到原来的位置垂手而立,而在上方,高傲美丽的冰蟾宫主又开始讲道,
这一次却是宣讲更高层的仙术知识。

伊山近什么也听不到,只是低头不语,默默体会着心中的痛楚,以及清冷灵
力在经脉中运行的感觉。

许久之后,他感觉到身边春凝和别的女徒一起跪拜下去,显然是冰蟾宫主已
经讲道结束。

伊山近也屈膝跪下,向着强奸了自己三年的大仇人恭敬叩拜,动作僵硬艰涩,
却也是一板一眼将所有礼数做完,毫无失礼之处。

只是当他的头重重碰触到玉阶时,一滴泪珠终于从眼中溢出,洒落在洁白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