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肉棒闯江湖- 第21章 昊天霸极 - 插插插综合网

  翌日,陆昊天继续指导任伯惇〔游龙迷踪步〕六十四步法的其他变化步法。

  「迷踪步法,首重乱敌机先,先敌之发而发,后敌之动而动,这套游龙迷踪步,步法采逆八卦,与现今多数武学相左,故能出敌之意料,乱敌之步序,用于逃生调息…」

  陆昊天神情专注,正滔滔不绝地解说游龙迷踪步的心法,却见到虽也是端坐得正经八百,双目直视着自己,装出一副仔细聆听,十足专注地认真学习的任伯惇,正不时贼头贼目地将眼睛飘向自己平日穿着的洗白粗布衣裳的身体,陆昊天看着看着,终于忍不住地火大,大发雷霆地吼道:「我说~胖小子,你到底想不想学武功。」

  这一吼惊醒梦中人,任伯惇连忙收回正飘向陆昊天壮厚胸膛的贼眼,慌张地回道:「前…前辈,小子当然想啊!」

  「那你那双贼眼到处飘来飘去,是飘火大的吗?」,陆昊天吼道。

  心虚的任伯惇心想,难道自己偷瞄得不够小心,当下咋了咋舌,也不敢否认,胆却郄地小声回道:「陆前辈,您先别生气,只是因为小子昨晚,看您没穿衣服的模样,实在好看极了,所以…所以…」,任伯惇的话,越说越小声,说到最后,简直像是蚊蚁般的自言自语了,只是怎么逃得陆昊天的锐耳。

  陆昊天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他在面前说出这种轻薄的话来,而他居然也让对方将话讲完,当下拎起任伯惇的衣领,从齿缝间冷冷地蹦出话语说:「小子~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不想活了吗?」,陆昊天狠声道。

  被拎起来的任伯惇,心下其实害怕到极点,当下索性耍起赖来:「前辈生气归生气,但小子好说歹说,总算也是帮过前辈的忙,前辈身为大侠,应当不会杀掉自个儿的恩人吧…不过,当然啦,那也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忙…也许…」,在陆昊天怒气赫赫的瞪视之下,任伯惇原本打定主意要无耻耍赖到底的气势与声音,随之越来越发微弱。

  忐忑不安,小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着的任伯惇,见原本怒气冲天的陆昊天,总算逐渐平息了怒气,还放下自己,这才喘了口气,庆幸自己安然逃过一劫。

  「你说得没错,再怎么说,你都算是帮助过我的人,我的确不能对你怎样。」,平静地说出这些话的陆昊天,反倒让任伯惇有点害怕,还没接嘴,只听得陆昊天又续道:「那要不这样,我们打个赌约,你若能在日落之前,将我教你的游龙迷踪步的六十四种基本步法,以及它的一百零八种变化,一十六种应对口诀给学全了,那以后我们私下,你叫我脱衣服,我便脱衣服,但万一你做不到,你就必须起誓,以后不得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这两天所发生的事,当然也包括你刚才说过的那类乱七八糟不成体统的话,只要你一违背誓言,我立刻便出手取你性命,如何?」

  任伯惇心想,他原本就不会将这几天的事,四处随便乱说,这么点分寸,他仍是有的。

  「但,前辈您不会作弊吧!」,这虽然是个莫名其妙的赌约,但条件毕竟好得过头,任伯惇仍不禁狐疑。

  「当然不会~」,陆昊天傲然回道。

  其实,陆任两人心里都明白,换作任何人要在日落前学完整套游龙迷踪步,都是件极为困难之事,更不必说对习武向来迟顿的任伯惇,陆昊天是否原就有胜卷在握的打算,暂且不论,就连任伯惇自个儿都半点信心皆无,只想说反正输了也不打紧,大不了将嘴巴管紧一些,那也不算是件顶困难的事。

  所以当夕阳映照在湖面,反映出如诗画般的幻丽虹色之际,表情难得严肃的任伯惇在湖边第一次完美无误的踏完游龙迷踪步的六十四套步法,及一百零八式变化之时,脸上毫无表情的陆昊天,只是深深凝望了任伯惇一眼,便一语不发地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就那么光着身子,转身返回木屋。

  此时刚踏完步法,还喘着气的任伯惇,呆望着陆昊天雄伟的背影,仍然不敢置信自己居然当真辨到这件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木屋里,两人晚饭的气氛简直降至冰点,过程中间就只听见两人咀嚼食物的微音以及盘筷碰撞的声响,静默得令任伯惇害怕。

  终于,任伯惇再也忍受不了,开口道:「陆前辈,您别把那赌约放在心上,小子晓得,那原本就是您开的一个小玩笑,是吧!哈~别理它,别理它,哈哈~~哈……」

  任伯惇干笑了几声,见气氛并未好转,喉头一涩,便再也笑不下去。

  原本一直都面无表情的陆昊天,此时总算发话了,但声音语调仍是十分冷淡:「我陆昊天说过的话,从没有不算数的,要是你输了赌约,郄又违背了誓言,四处胡乱说话,我照样会立刻宰了你丝亳不会留情。我此刻心情不好,并非因为输了赌约,而是另有心事。」

  话虽如此,但陆昊天话里的冷淡隔阖,怎么让任伯惇开心得起来,他不禁后悔,干么没事答应那个莫名其妙的赌约作啥,可是一开始,他也全然没料想到原本在习武上向来蠢笨的自己,怎么会突然间转性,变得聪明起来,当下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接话,直到望见陆昊天若有所思的形貌,才突然想起一件早便该问的要紧事,连忙开口问道:「啊~对了,陆前辈,您先前因壁画产生的练功干扰,不知道有没有改善些。」

  这时陆昊天总算放下筷着,望向任伯惇,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嗯~这还须得感谢你,己经好上许多。」,说的虽是感谢的内容,可语气却仍是十分冷淡。

  「好上许多?那表示还是会有些壁画不时浮现在前辈脑海中罗?」,任伯惇关心问道。

  只见陆昊天淡淡地点了点头,回道:「嗯~的确,是还有。」

  「那前辈还需不需要小子帮忙呢?昨晚…那些事,对前辈可有帮助?」,任伯惇心虚又热心地追问。

  陆昊天这时冷漠的表情,总算稍稍软化下来,「是有帮助,我猜想,那些壁画,或许只是某种绘画风格强烈至会在观看者的心中种下某种鲜明的〔执念〕的奇异画作,现在回想起来,那壁画的作者,最初作画时或许并无恶意,只是被后人拿来滥用而己。」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前辈,不管数量多寡,留着总是个祸害不是吗?」,任伯惇道。

  「小子你真不记得昨夜发生过的事?」

  陆昊天见任伯惇一脸茫然的模样,显己全然不记得昨夜他失去意识后,性格大变的行为,当下也不便多说,只微叹了口气道。

  「总之,我己经不想再试了,日后要是再碰上极乐圣教那帮家伙,冒上点风险也是没法子的事,我小心点便是了。而在我想通一些事之前,你最好也暂时别再修练极乐心经了,知道吗?」,陆昊天似乎突然间对极乐心经及男男性事全然失去兴趣一般,淡淡地回道。

  「为什么呢?是因为小子天资的关系吗?」,任伯惇小小心灵有点受到伤害的感觉。

  只见陆昊天摇摇头说:「反正你听话,暂时别再练就对了。」,之后便不再说话,让任伯惇瞧得丈二金钢摸不着头绪。

  此时任伯惇想起陆昊天曾为此恼羞成怒一事,突然间恍然大悟,犹疑地问道:「陆前辈…是否剩下两副壁画里的动作太过不堪,所以…?」

  「我不想再谈论或者听见那档事。」,陆昊天仰头开始喝起酒来。

  任伯惇见陆昊天一副闷闷不乐,不愿开口的模样,还以为他脸薄,不好意思说出那剩下壁画的内容,当下灵光一闪,别的不敢说,但他耍宝的功力向来不差,以往在任家,便时常逗得任家三小姐任其婉与任家老爷任允风开怀的哈哈大笑。

  「要不然,陆前辈您看看是那个姿势,再告诉小子!」

  说完,任伯惇己经咚咚地跳到床上,开始卖力地耍起宝来,摆弄出一大堆他所知的各种男男性爱交合的姿势,由于他刻意耍宝卖弄,还当真把各式各样男男交合的体位,搞得模样爆笑之极,同时还边卖弄边解说,

  「这是鳯翔,前辈您看像不像是只火鸡被拉开腿的模样…还有,还有,这叫猿抟,您瞧像不像猴子打架呢?那,这是鹤交颈,只可惜小子的脖子不够长…」

  任伯惇蓄意在陆昊天面前卖弄耍宝,意欲讨陆昊天欢心的做法,总算逐渐生效。只见原本不时仰头喝酒,仅以侧目观看任伯惇耍宝的陆昊天,脸上闷闷不乐的冷漠表情终于随着任伯惇的卖力演出,而逐渐溶解,嘴角开始不时露出笑意,虽瞧不出是会心抑或是嘲弄的笑意,但光只是笑,便让满头大汗地卖力演出的任伯惇受到极大的鼓舞。

  直到任伯惇表演一个侧躺着身体,一脚高高抬起,另一脚曲膝支撑的下体位姿势之时,任伯惇为达搞笑目的,不时拼命地将抬起的右脚,高高笔直地竖起的,连脚尖都不放过,在整只脚形成一直线之后,为维持姿势而至满脸通红的紧蹦脸上,还不忘嘟着嘴,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这动作终于让一直喝着酒的陆昊天,噗滋地一声,差点让酒呛到之后,开心地笑骂道:「那有人的动作,是这么难看又夸张的。」

  陆昊天这声笑骂,对任伯惇而言,简直就像是雨后破开云层直射而下的阳光,当下也紧跟着开心地问道:「哈~陆前辈,壁画其中一幅的动作,便是这鳯翔式的变形体位,对吧!」

  陆昊天摇摇头不置可否,令任伯惇大失所望。

  「陆前辈,您说说看好不好,算小子求您啦!就算是说了,也不见得要做啊!」,任伯惇苦苦哀求。

  陆昊天一反昨日的多话,只是摇摇头之后,便自顾自地喝起酒来,全然不理任伯惇的百般痴缠,任伯惇一下失去了着力处,苦恼之极,但不久,任伯惇脑中灵光再度一闪,他突然想到会是什么了。

  他小心奕奕地问起陆昊天:「陆前辈,另一幅壁画是否是以嘴交合的画面?」,任伯惇见陆昊天仍仰着头喝着酒,并未立时加以否认的情况,任伯惇己然晓得自己大概己然猜对一件了。

  任伯惇暗想,这便难怪,对陆前辈而言,要口交合,那是太过屈辱的动作了,陆前辈多半怎么也压不住自尊,委曲自个儿做那档事吧!

  任伯惇谅解地追问,「那…陆前辈,是那种姿势呢?躺?立?或跪?」

  这时陆昊天总算放下酒壶,平静地说道:「什么姿势都无所谓了,反正我再不想跟你这笨小子有任何纠葛。」

  这句话令素来自卑的任伯惇再度受伤,由情绪高涨的顶峰一下子跌落失望的深渊,低下头也不再言语。

  陆昊天仰头喝酒之际,偷瞄了下任伯惇的表情,沉默少许后,便将酒放下,淡淡的说道:「别再理会壁画那件事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在极乐圣教本部大厅,最后是怎么从圣教主等三人的围攻中逃脱的吗?」

  任伯惇一听那件事居然出现转机,立时大喜,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猛点其大头。

  「我们到外头去吧~」,话未说完,陆昊天人早己走出门外。

  屋外夜晚的天际,找不到半丝云絮,苍穹星空里满布了灿烂至难以形容的点点星光,彷佛铺天盖地而来,紧紧压迫着任伯惇受到震撼的小小心灵。

  「小子~你听说过〔昊天霸极拳〕吗?」,陆昊天的话打断任伯惇被满天星光所压倒的震撼。

  任伯惇猛点着大头,开心地回道:「当然有啊,那是前辈传说中最厉害的武功,武林里的传说可就多了,有人说,前辈的昊天霸极拳,可以一拳打掉一座小山。也有人说,前辈的昊天霸极拳,一拳击出,光是拳风,就足够打死十丈外的大老虎,甚至还有人说,陆前辈的昊天霸极拳,根本就不必出拳,只须心念一动,对手便立时支离破碎,形消骨毁,什么加油添醋的传闻都有。只不过,南阳城里,从来没有人能仔细的说出前辈的昊天霸极拳到底是种怎么样的拳法。」

  陆昊天啐了声道:「嗟~别理会那些莫名其妙的传言。」,说完,只见身上没半件衣服,全身赤条条的陆昊天,挑了颗大树之后,叮嘱身后的任伯惇。

  「你就留在那边,小心别过来,仔细看着,这便是我的〔昊天霸极拳〕。」,说完,陆昊天在树前沉腰坐马,然后双拳缓缓收于腰际。

  在任伯惇眼中,当陆昊天沉腰之前,背影都还只是个全身脱得精光的壮硕叔伯,但当他开始沉腰坐马,整个人便开始发出惊人的气势,彷佛周围的事物都开始围绕着他打转似的,而当陆昊天开始缓缓收拳于腰际时,那更不得了。任伯惇发觉周围的空气竟随着陆昊天缓慢收拳的动作而开始流动起来,所有事物,都像是以陆昊天的右拳为中心,被不自主地狂吸过去,就连站在远处观看的任伯惇,都有种因为吸力而几乎快倾跌过去的可怕错觉。

  只是,那并不是错觉,因为任伯惇随之就赫然发现,陆昊天面前大树的树枝,居然就在陆昊天缓慢收拳的过程里,被迫全数弯曲倒向陆昊天收拳的方向,就彷佛有股无形的力道牵引着它们,不断的弯曲变形,部份树叶更是受不了那股无形力道的牵引下,纷纷脱离了树枝,不断飞向陆昊天端坐马步的方位,最后在力道的牵引下,竟呈现螺旋形状,围绕在陆昊天赤裸的身形周围不停的打转。

  就当陆昊天缓慢的收拳动作终至腰际,只见他的右拳以最直接的方式,老老实实,平平凡凡,丝毫没有半分花俏地直线出拳,看似再简单不过的出拳动作,但却是由脚尖至膝盖,由膝盖至腰部,由腰部至肩膀,由肩膀至手肘,最后由手肘将力道传递至拳头之上。整个动作,透过陆昊天全然赤裸的身躯,完美表现出力道的传递,整个肌肉与关节的弹动与收放的过程,一气呵成,完美无暇,就像是隐含着某种宇宙至理一般,完美呈现出人类体态中,最威猛阳刚的那一面。

  只见那颗大树的树干中心,无声的出现一只有如拳头般大小的空洞,周围却是完好无损。此时,围绕于陆昊天身边的树叶,方随着空洞的出现而纷纷颓然落地。

  这一幕瞧得任伯惇叹为观止,如痴如醉,呆滞着双眼,张开大着嘴巴,还完全沉浸在适才惊心动魄及完美无暇的出拳过程,直到被陆昊天屈起中指,又在他大头下狠狠敲了一记,任伯惇方才如梦初醒。

  「陆前辈~」,感动至忘我的任伯惇,像个发疯的胖小白痴般的又叫又笑又跳的,激动的想拦腰抱住眼前的陆昊天。

  「笨小子~别胡乱抱人。」,陆昊天轻描淡写地闪开任伯惇激动想搂来的贼手。

  「抱…抱歉!陆前辈~」,一下子扑空才冷静下来的任伯惇,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向陆昊天道歉。

  陆昊天没好气地瞪了任伯惇一眼,才又淡淡地开口道:「昊天霸极拳的〔霸〕,不在力道,不在速度,而是在于它无可闪,无从躲,无能挡的气势。当万念悬于一间,神明存于一念,无论诸法,不论应对,对手仍须被迫应战,硬生生接下这一拳,这才是昊天霸极拳的真意。」

  「多谢前辈指导,小子受教。」,任伯惇此时己全心全意将陆昊天当神明似地崇慕着。

  虽然心中还有着「这与极乐圣教一战有何关系」的疑问,但此时把陆昊天当神明似地供奉的任伯惇,光可以看见昊天霸极拳的出拳过程,便早己心满意足了,故连大气都不敢吭上一声,更罔论开口质问了。

  只听得陆昊天悠然续道:「这套拳法,我在十多年前初创之后,便藉之以转战天下,终得以挤身武林宗师之林,当时我还年轻,但己在武林中闯出不小的名声,又在偶然机缘里与当时还是燕王,亦即当今圣上,结为义兄弟,风头之健,可谓一时无两,我虽然还不至于目中无人,但对自己的武功自然深具信心。不过……就在十余年前,太祖驾崩前两年,我在汉水河畔遇见一个人,他居然只单单用一只手,便轻描淡写地接下我全力出击的一拳。」

  任伯惇听见居然有人能仅用一手便接下陆昊天那惊心动魄的一拳,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但见陆昊天似乎也讲得出神,故不便出声惊动。

  「而更叫人气愤的是,那人接下我全力出手的昊天霸极拳之后,竟还若无其事地说了声,噢~这拳法果如传言般威猛无俦,果真不错!,结果我们聊了老半天之后,他居然说没必要再跟我干架,就此飘然离去,留下我独自个一人在那里生闷气。只不过,我怎么都没想到,当我再度遇见那不可一世的家伙的时侯,却是在一个最最最糟糕的场合,从此我再也没机会与那个人好好公平且痛快地打上一架,唉~」,陆昊天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深以为憾。

  不久才又接道:「但虽然我当时没辨法好好再跟对方干上一架,但我心里早就明白,我多半还是打不过他的,所以这十年来,尤其是自我卸下武林盟主一位之后,便一直反覆思考着如何胜过当年那个人。」

  「而在这十年里,我所想出来的这一手从未与人交过手的武功,便是我能从极乐圣教大殿那样恶劣的情况里脱身的主因。」

  接着,任伯惇见陆昊天右脚似乎快捷无比地微微摆动了一下,只见一片树叶轻轻的由地面上扬起,飞至半空中,任伯惇心下狐疑,难不成便是这手,但随即便否定,因陆昊天此时开口说话了:「小子,你等会留意一下这片树叶落下的时间。」

  说完陆昊天便再度坐马沉腰,置拳于腰际,待得树叶飘落约至他腰间高度之时,陆昊天突然轻描淡写地缓缓朝任伯惇击出右拳,任伯惇才刚觉得奇怪,为何陆昊天的右拳要打得如此之慢的时侯,才赫然发觉,陆昊天缓缓向他击来的右拳,居然越变越大,都还没打到半途,就己经大得像个锅子口一般,正想着该不该闪躲时,就发现自己彷佛深陷入一场噩梦之中,明明意识再清晰不过,但身体竟然全然不听指挥,就连稍动下手指头都有所不能。

  而当「怎么身体动不了。」的这个念头才刚浮现,任伯惇又赫然发现,自己周遭不知在何时,己经陷入一片完全看不见尽头的黑色迷雾里,而陆昊天的身形也随之渐渐消失,彷佛天地之间,仅剩下陆昊天的右拳与任伯惇他自己一般。而他却只能全身冒着冷汗,眼睁睁地看着拳头在眼前不断变大并接近。同时,那只拳头接近的速度虽是缓慢得像是乌龟走路一般,但不知为何,却带给他抺杀一切生机的感觉,任伯惇从未如此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死亡,与当时在神农架掉落崖边时的感受全然不同,当时的感觉是一生重要的事物彷佛在眼前如走马灯般一闪而过,但此时,他却只是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死亡,唯其过程却又缓慢无比,这感觉让他忍不住想大声狂喊来释放他心中无可比拟的恐惧,可嘴唇却如石头般,一点都动弹不得。

  就在任伯惇己经快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放声大哭的时侯,突然间,四周的一切又再度恢复了原状,他又再次看见灿烂无比的星空,听见山林间的虫鸣兽吼,也再次呼吸到珍贵无比的空气,接着就看见才刚刚缓缓收回拳头的陆昊天,以及他雄伟无比的赤裸身形。

  就在安心下来的时刻,任伯惇眼角才突然间瞄见,适才那片被扬起的树叶,居然在此刻才刚好轻巧巧的落至地上,他甚至有种错觉,好像自己能够听见那片树叶碰触到地面时,所发出的那一下,咚~似的声响。

  但怎么可能,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居然只不过是树叶由半空中落至地面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任伯惇骇然抬头望向一脸得意的看着他的陆昊天。

  「懂了吗?所谓的快慢,其实只是人为主观的感受。日月运行,星辰轮转,四季变换,快不快?可你能感受得到吗?我们的眼界往往只能意识到自己主观的认定,同时也一直受限于自己主观的认定,所以我们才只能看见虎豹的奔跑过程,却感受不到日月运行的神速,能看见天际流云的变换更迭,却丈量不出星辰轮转的无垠,能查觉得出天气阴晴的轮转变化,却体会不出四季脚步的推移。」

  此时任伯惇眼中,负手身后解说着玄之又玄的拳法至理的陆昊天,虽是光溜溜着身子,但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无以名之的神圣光采与气势,既威严又和善,既刚猛又睿智的长者风范,深深令他心生崇慕与折服。

  「所以当我们掌握到人身主观与客观的差别,然后再参透宇宙洪荒的运行轨迹,我们便能突破人体本身的主观限制,进入一个神而明之的奇妙境界,那便是我刚才打向你的那一拳之中所蕴含的至理。」

  任伯惇又再度听得满头雾水,但他也不甚在意,因他正沉溺在欣赏陆昊天那威武雄伟无比,宛若天神般的壮硕身材所散发出的动人光采之中。

  「当时,只有那名圣教主,还能勉强架住我那一拳,其他两人在毫无心理准备,又猝不及防的情况下…」

  原本负手于身后,悠然回想并行解说的陆昊天,此时低头望向张着大眼睛望着自己的任伯惇,在一阵可怕而不安的短暂沉默之后,怒气再度爆发:「小子~~~你那双贼兮兮的眼睛到底是在瞧哪里!!!」

  任伯惇脑门上又狠狠地挨了一记,这记可非同小可,敲得任伯惇一阵天昏地暗,天旋地转。

  原来刚刚任伯惇正流着口水,死盯着陆昊天随着解说的动作而不时晃动的两粒雄丸及大屌看着,就只差没扑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而己。陆昊天被瞧得浑身不自在,又不能做出用手遮住下体之类的娘儿们作法,最好的方法便是狠狠敲醒任伯惇的大头,发作兼泄愤。

  「后来呢?那后来呢?」,被敲醒的任伯惇慌慌张张地追问。

  「没有后来了~我不说了!赶紧睡了,明日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先至武昌搭船,再顺流而下直达应天。」

  陆昊天的意境由悠游于神而明之的天际苍穹,一下子落回与任伯惇纠缠不休的泥水沼地里,火大的朝任伯惇一阵怒吼之后,便再不理会任伯惇,自行转身返回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