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9 - 插插插综合网
第九集:容容失身
在一个四处黑漆漆的空间里,唯一的亮光就是位于中央的一个木枷,唯一的光明却显得那么淫靡,一个看起来像是及笄的少女被禁锢在那木枷上,身无丝缕的酮体微弱反射着光,木枷铐住了她的脖颈和手腕,圆润的脚踝上,被绑着一条舒展棒,原本应该长着萋萋芳草的蜜穴,如今却是光秃秃一片,宛如稚女一般粉嫩的饱满的包子穴,一条粉红的细缝正紧紧闭着
(这是哪?)少女从昏睡中醒来,脑中划过疑问,随后在自己强大的大脑中快速的把事情滤了一遍,(看来我还是有点价值的……)少女抬起一直低着的头,虽然小脸大半都被一个蓝色眼罩遮住,但是还是可以通过一些特征看出这是涂山容容
涂山容容不是天真的人类少女,作为道行几百年的狐妖,涂山容容当然知道现在自己在他们眼中的价值是什么,虽然知道了自己接下来会遭到怎样的命运,一想到这,涂山容容的心还是忍不住颤了几下,我绝对不会屈服的
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涂山容容的灵识还在,灵识被压制的很严重,只能探测到一米左右,但是用来探测她此时的状态还是绰绰有余的,当画面映入涂山容容的大脑时,涂山容容还是脸红了一把,待俏脸的红潮退去后,涂山容容的大脑这才开始思考要怎么的逃脱,刚正面是不可能的,只有在他们松懈的时候,抓住时机逃出去,找到姐姐再做图谋
(可是什么时候他们是最松懈的呢?)想到这涂山容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身体在微微的发抖,(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六耳姐姐的秘籍里,有一门通过和男子……和男子……行房在获取妖力的秘术……现在的我无法通过吸收天地灵气来回复妖力,不然……)涂山容容的抖发的更大了,(为了涂山……这都是为了涂山……身子……身子……唔……)
涂山容容把眼泪淹回肚子里,合上自己的眼眶,开始修炼那门秘籍起来,这门秘籍虽然效果强大,但是修炼起来却异常的容易,也这有因为涂山容容的狐妖的原因在里面,(接下来……就等他们来了……)涂山容容虽然炼成了这门秘籍,可是毕竟是初入门,如果要吸取到足够的妖力,不知要用多长的时间,就在涂山容容疑惑的时候,一声咔嚓仿佛在九霄之上响起,涂山容容忽然就停了下来了,不只是身体,还有灵魂和时间,这个空间的一切都停了下来
「红奴,看来容奴她已经想好了对策了哦。」何浩对恭恭敬敬的跪在自己脚边的涂山红红说道,涂山红红用点了一下头,「主人,既然容儿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们是不是也要做好对策。」
「没有这个必要,既然容奴已经是我的私有物了,那么她怎么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对不对啊,灵奴。」正在何浩胯下吞吐着肉棒的翠玉灵优雅的抬起头,「那是当然的了,容儿只要知道自己已经被主人内定是性奴了,一定会高兴的跪在主人的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让后献出自己的处女来。」
何浩的左手按着翠玉灵的后脑,把翠玉灵的小嘴当作是蜜穴一样的抽插起来,何浩粗暴的抽插,让翠玉灵翻了个白眼,而何浩却不管这些,翠玉灵温润的小嘴,紧致的喉咙,都让何浩爽的不行,因为嘴巴一直没有合拢,有一点口水随着翠玉灵的嘴角流了下来,滴落在丰满的玉乳上
何浩感觉自己快要射精的时候,拔出肉棒,对着翠玉灵的俏脸舒爽的射精,大量的精液顿时把翠玉灵的小脸射的满档,翠玉灵张大着嘴,舌头在哪里搅动,把何浩射到嘴里和嘴周围的精液全部舔舐掉,然后在把脸上的精液刮到嘴里吃掉,还美滋滋的说道「谢谢主人赐给灵奴精液。」
涂山红红悄无声息的来到何浩跟前,用自己完全不输给翠玉灵的大胸夹住何浩的肉棒,熟练的替何浩打起奶炮来,何浩鼓励的抚摸着涂山红红的头,涂山红红更加用心的侍候着肉棒,吃完了精液的翠玉灵一旁揶揄道「红红,这才多久啊,这么熟练了。」
「只是做了一点练习而已……」
「练习……这几天你老是拉着苏苏进你的房间,原来不是练习百合戏来取悦主人啊……」翠玉灵转过头,「苏苏,红红的奶子好不好玩啊……」在U型沙发一侧的涂山苏苏坐在六耳的小腹上,两条纤细的小腿荡啊荡,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说道「红红姐姐的奶子超级软的。」
「苏苏啊,你可不可以从我身上下来啊……」涂山苏苏屁股底下的六耳说话显得有点有气无力的,一条腿搭在沙发上,一条腿踩着地板,粉嫩的蜜穴现在又红又肿,就连菊穴也变成了一个粉红色的肉洞,白浊的精液缓缓流出
「诶……诶……」涂山苏苏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坐在六耳的身上,涂山苏苏从六耳身上跳下来,手舞足蹈,「六耳姐姐……对不起……我也是刚刚才完成了主人哥哥的任务,被传送回来的……我我……真不知道你在下面……」
「苏苏,你可不用和我们道歉哦……我们是主人的性奴母狗……你是主人的性奴妹妹哦……」翠玉灵抱着涂山苏苏来到何浩面前,把涂山苏苏递给何浩,涂山苏苏后脑勺靠着何浩的胸口,「主人哥哥……」涂山苏苏向后仰起头
「苏苏去添哥哥的龟头……」涂山苏苏的细腰被何浩搂着,上半身弯下去,伸出粉红细嫩的舌头舔食着何浩的龟头,从涂山红红白皙乳肉中探出来的粉红色龟头,很快就沾满了涂山苏苏的唾沫
何浩的手上出现一个透明的魔方,魔方上被包裹着一层淡蓝色和红色的荧光,淡蓝色光是何浩的自创法术,进度快进,用来加快功法的修炼速度,红色的光是记忆修改术
透过这两种光,可以看见被木枷束缚着的涂山容容在里面,身上闪烁着这两种光
「看来距离容容的功法大成还有一个小时啊。」翠玉灵仔细的观摩后发表自己的观点,「那么就先找点乐子吧。」涂山苏苏乖乖的坐在一旁,涂山红红松开夹住何浩肉棒的玉乳,转过身后,撅起自己的屁股对着何浩,小手扒开自己的大阴唇,「请主人享用红奴淫荡的身子。」
翠玉灵也跟着涂山红红的动作,撅起屁股,扒开大阴唇,「请主人享用灵奴想要被大肉棒肏的下贱小穴。」说完还向涂山红红微微一笑
六耳的体力顿时回到自己的体内,也来到涂山红红的身边,撅起屁股,扒开大阴唇,「主人……六奴的骚小穴又想被主人的大肉棒肏了。」六耳也对涂山红红微微一笑
何浩来到这三个完美翘臀的后面,手在三女的股沟划过,身体被何浩调教的敏感十足的三女顿时浪声淫叫,屁股左右扭动,想要何浩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多留一会
何浩比较了三女后,肉棒顶在涂山红红的蜜穴前,左手按住翠玉灵的蜜穴,右手按住六耳的蜜穴,中指稍微插入,何浩调整好了姿势后,肉棒一下就全部插进了涂山红红温润的蜜穴里,肉棒和中指一起在蜜穴里抽插
何浩沾满了淫水的大手搂住涂山红红的细腰,奋力挺动,涂山红红被何浩肏的浪叫连连,「哦哦……主人的肉棒……好大……好热……肏的红奴……要死了……啊……主人……肏死红奴……啊啊……」涂山红红很快的就被何浩肏到高潮了
肉棒从高潮后的蜜穴抽出,水光盈盈的肉棒依然坚挺着,何浩把三女叠起来,涂山红红在最下面,六耳在中间,翠玉灵最上,何浩的大手按住六耳的屁股,头枕在翠玉灵丰腴又弹性十足的屁股上,肉棒用力地插进六耳的菊穴里,被大肉棒爆菊的六耳,满脸的愉悦
何浩像是在肏蜜穴一样的大力抽插着六耳的菊穴,原先涂山红红高潮时喷出的淫水,在此时充当起了润滑剂,为何浩能够这么快的可以享受六耳的菊穴起了重要作用,狭窄的肠道用力地挤压着肉棒,肉棒一下一下的插进肠道的深处「主人……六奴要……到了……啊!」六耳发出垂死的呻吟,一股热流打在了何浩的小腹上,当何浩把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六耳的屁眼像是一个橡皮筋一样的箍住龟头,何浩用力的拔了几次才把肉棒拔出来,当肉棒拔出来后,六耳继续变成了一个中指大小的粉红色肉洞,一时无法合拢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何浩不停的改变着三女的位置,然后才在涂山红红射出这发忍耐已久的精液,等三女像是小狗抢吃一般的将肉棒舔干净后,何浩身体一闪,消失不见了
魔方里面的时间从新开始运作,(时间大概过了一天了吧……)涂山容容的思维重新开始验算,(我偷偷修炼吸精术已经有一年多了……要想要得到可以逃走的妖力,大概需要十个男人的全部精神力,可是我只能一点一点的吸取,看来是个大工程啊……)
「哦哦啊……」涂山容容被下了禁止说话的嘴,突然叫唤起来,肌肉瞬间绷紧,被一只陌生大手抚摸屁股的感觉不断的传入大脑
原来何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涂山容容身后,看着这小巧挺拔的屁股,何浩的大手实在忍不住的抚摸上去,感觉滑腻松软的翘臀变得略显硬硬的,何浩不住调侃道,「容容小姐,你们狐妖一族不是天生就会勾引男人的吗?怎么这么紧张啊。」
(是何浩。)虽然涂山容容只听过一次何浩的声音,但是这不阻碍涂山容容把何浩的声音记了下来
何浩把涂山容容的臀瓣扒开,让涂山容容的蜜穴和菊穴展露在何浩眼前,「唔……唔……」涂山容容扭动着身体,想要以此躲开何浩的视线,可是扭来扭去也只有腰部在扭而已,头和手被木枷束缚着,屁股被何浩抓住动弹不得「唔……唔」涂山容容现在只是低声的忍耐,(为了涂山,为了姐姐……我不会屈服的……)一根手指插进菊穴半节,一根手指在那条细缝上抚摸着,虽然涂山容容死命的想要抵制何浩手指带来的快感,可是蜜穴还是在何浩娴熟的手技下,渐渐的湿润了,把插在菊穴里的手指拔出来,双指并拢按在蜜穴上,指尖闪过一道蓝色的光
「啊呜……呜……」涂山容容突然悲叫一声,一股温热的淫水从细缝溢出来,涂山容容居然到达了高潮,咬着牙,满脸悲愤的涂山容容心底里却在怀疑自己,(难道我……真的……不不……不会的……我不是淫妇,这一定是何浩的诡计……)
「没想到涂山二当家,涂山容容居然是一个被男人摸一下骚穴就高潮的淫妇啊,你们狐妖果然都是淫妇,天生就应该给我们人类做性奴,你说对不对啊,容容小姐。」何浩在涂山容容的喉咙一划,解开了涂山容容的禁制
「难道一气道盟的盟主只是个会耍嘴皮子的货色吗?」
「容容小姐,我是盟主,又不是小卒子,我只会耍耍嘴皮子就可以的啦,反正冲锋陷阵的又不是我。」
「这就是你让你的属下来涂山送死的原因,你们一气道盟起码要死伤上万了吧,你们人类命短,这次的损失起码要几十年才可以恢复过来的,你就不怕其他的妖国来进攻你们吗?」
「哦……其他妖国?北山妖帝和西西域之王都已经被我炼成了傀儡,全国之妖非死即奴,傲来国被锁在岛上,南国皇帝被杀,全国群龙无首,而且现在叛军四起,涂山被灭,容容小姐,你们妖族还有什么力量和我们打啊。」
「你也不用怎么高兴……姐姐她们可是已经成功离开了。」
「你说雅雅小姐和红红小姐啊?那么容容小姐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零姐的对手啊?」
「你在说……」强大的法力从何浩身上爆发出来,强大法力所带来的巨大压力,直接把涂山容容接下来的话,压回肚子里,(姐姐一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何浩收回法力,涂山容容身上的压力顿时烟消云散,刚刚那让人窒息的压力,让涂山容容出了一身的细汗
「不过嘛,像雅雅小姐和红红小姐这么优质的女人,我怎么放心让她们在外面打打杀杀啊,她们就应该成为我的性奴,为我奉上她们美妙的身体,让我肏玩,这才是她们应有的宿命不是吗?」
「混蛋,给我闭嘴。」平时温文的涂山容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不过这在何浩眼中,只是一只饲养的猫咪在撒娇而已
何浩的手指在涂山容容的背上写了一个言字,这言字在何浩写完后,隐入了涂山容容的肌肤里,「容容小姐,你们三姐妹是不是应该成为我的性奴啊?」何浩的语调中充满了淫荡
「你这……当然了,像是我们这样的淫妇除了做您的性奴,我们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了。」下贱的话语从涂山容容的小嘴里,极其流畅的说了出来,说完后涂山容容愣住几秒,然后惊恐的喊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容容小姐,只不过是简单的语言操控而已。」何浩把肉棒顶在涂山容容的股沟上,抽动起来,虽然刚刚在和涂山容容说话,可是何浩玩弄涂山容容蜜穴和菊穴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肉棒从底下插入,滑过湿润的蜜穴,顶在嵴椎上,涂山容容臀瓣内侧细腻的肌肤,让何浩的肉棒爽的不行
「容容小姐……既然你的两位姐姐不在,不如你先成为我的性奴,在帮助我收复你的姐姐,怎!么!样!」说道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肉棒紧贴着蜜穴,每说一个字,就用力地蹭一下
涂山容容咬着嘴唇,不吭声,可是她无法抵抗得了何浩的法术,一股莫名的力量上下拉扯着嘴唇,最后涂山容容的主观意识还是败给了何浩的法术,「当然好啊……等我成为了主人的性奴,我就帮主人将姐姐都变成主人最淫荡的性奴,不过嘛?主人你现在要先给容容破处,身为主人的性奴,却保持了低贱的处女身,容容恶心的都快要吐了……主人肏……闭嘴!」涂山容容在最后的时候夺回了话语权
何浩扶着肉棒顶住涂山容容的蜜穴,龟头微微挤开两瓣阴唇,「容容小姐的处女我收下了。」
「不……不要!」涂山容容歇斯底里的叫喊着,何浩却不为所动,龟头缓缓挤开阴唇,插入涂山容容未经人事的处女小穴里,涂山容容的蜜穴原来就极其狭窄,再加上是被强奸的,这就让蜜穴更加的狭窄难肏了
「混蛋……把你的那脏东西拔出去……呜哦……」
在涂山容容的挣扎中,何浩的肉棒缓缓的插到了涂山容容坚韧的处女膜上,轻轻的顶两下,处女膜仅仅是凹下去而已,肉棒退回去后马上就恢复了,「容容小姐,你马上就要被我破处,成为我的性奴了哦,以后容容小姐就叫做容奴吧。」
(谁要做你的性奴,混蛋把你那东西从我身体里拔出去,不然的话,我以后定要你生不如死。)可惜这些话语从喉咙里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呜呜……容容好高兴,容容终于要被主人破处了,主人快点肏死容奴吧,容奴淫荡的小穴想要被主人的大肉棒肏翻了,下贱的子宫也……唔唔」涂山容容死死地咬住嘴唇,一缕鲜血从下唇流出
「既然容奴已经这么的等不及要做我的性奴了,那么……」肉棒用力地向前插去,坚韧的处女膜顿时四分五裂,象征着处女身份一去不返的鲜血顺着肉棒和蜜穴之间的缝隙流出,何浩很快就感觉到肉棒顶到了一个柔软的小肉团,何浩知道这个小肉团的后面就是涂山容容的子宫了,不过他并没直接插到子宫里,因为涂山容容的子宫,要留到一个好日子享用
涂山容容张大着嘴巴,剧烈的疼痛让大脑略显麻木,一句话和惨叫都没有传出来
肉棒开始抽动起来,抽出抽到露出半个龟头,插入就直接插到涂山容容的子宫口,虽然已经插到了子宫口,何浩的肉棒还是有三分之一留在了外面
「唔嗯……唔唔……呜……」涂山容容的下唇已经留下了一排的牙印,俏脸因为开苞所带来的剧痛而很惨白,娇小的身体随着何浩的抽插而前后摆动,「主人……肏.唔唔……容奴……唔唔……」
何浩每一次的插入,涂山容容就会说出一两个淫荡的词,但是涂山容容很快就会用意志力压下去,但是随着何浩肉棒的抽插,初开苞的疼痛已经渐退,被肉棒贯穿的充实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涂山容容的大脑
「容奴,你的小穴夹着主人的肉棒好爽啊,容奴你做着这么多年涂山容容的二当家,真是浪费了,这么爽的小穴就应该被男人肏才是的。」
「是啊……主人……容奴应该……唔唔……嗯……自己去找主人……跪在主人……的面前……唔唔……扒开淫……荡的小穴……让主人拿走……唔……不要说……容奴的处女……然后在求……主人……让……不要说了……容奴做您……的性奴。不要说了……」涂山容容每每说道淫荡的话语时,语调就会高涨几分「哈哈……真是淫荡的小母狗啊……啊!」喊道最后一个啊的时候,何浩挺动的力度顿时增大几分,小腹和屁股碰撞的啪啪声也大了点,涂山容容的身体僵直一会,薄薄的嘴唇才微微的颤动的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一股温热的水流打在肉棒上,让何浩爽的抖了抖身子,肉棒也停了十几秒,然后肉棒就又开始挺动起来,「容奴,这么快就高潮了,真是欠肏的小母狗。」「哦啊……主人的肉棒……肏的容奴……好爽……唔唔……唔……」涂山容容再次咬紧嘴唇,肉棒重重的撞了子宫口两下,「容奴就是……欠肏的……小母狗……容奴就是欠……主人肏的……性奴母……唔唔唔……」
高潮过后的蜜穴里,充满了淫水,肉棒插进蜜穴里,就会发出噗呲的一声,何浩的肉棒就会毫不费力的肏到涂山容容的子宫口,被肉棒插入而挤飞了的淫水,一部分四下飞溅,一部分顺着涂山容容的大腿流下,很快涂山容容的大腿就变得湿漉漉的
何浩的大手在涂山容容的两腿间抚摸着,不时的捏住涂山容容的小小的阴蒂,挤压几下,再配合的重重的肏插几下,在这样的玩弄下,涂山容容的精神渐渐的迷离了,咬紧下唇的牙齿也渐渐的放松了一些
「容奴,你是谁的性奴母狗……」何浩的大手捏住涂山容容的小阴蒂,肉棒大力的抽插着,手捏着小阴蒂掐宁揉搓,在这样快感的刺激下,涂山容容很快就到达了破处的第二个高潮,「容奴是……主人的唔唔……性奴母狗……主人……容奴的阴蒂……唔唔……和小穴……好好……啊!容奴到了!」
又一股热流打在肉棒上,肉棒停下来享受着淫水冲刷肉棒的快感,涂山容容的高潮刚刚结束,何浩变再次挺动屁股,肉棒用力的在蜜穴里抽插着
「主人又硬……又大的肉棒……唔……又插进容奴的……小穴了……呜啊……主人……容奴的小穴……要化了……」
「容奴,想不想主人在你的小穴里射精啊?」何浩一手捏着阴蒂,一手捏着奶头问道
涂山容容的身体微微僵硬,可是很快就又软了下去,「唔唔……唔……主人……容奴想要……容奴做梦都……想要主人在……容奴淫荡的小穴里……射精……」
「求主人啊。」用力的肏一下
「主人……你淫荡的……唔……性奴涂山容容……想……唔唔唔……要被你神圣的……大肉棒……在……唔唔……淫荡的小穴和子宫里……舒服的射精……主人……你淫荡的……唔唔……小性奴……求你赏她一……炮精液吧……」
何浩捏着阴蒂和奶头的力度变得更大了,「容奴,接好主人的精液吧!」肉棒用力又快速的挺动两下后,抽搐两下,大股的精液被何浩射到涂山容容的蜜穴里,不过因为有何浩的法术保护,涂山容容的子宫没有偷偷的熘进一个精原子「主人……的精液……好热……好舒服……容奴好幸福啊,可以被主人肏……」虽然嘴上说是很幸福,可是两行泪从眼罩中流下,汇聚到尖尖的下巴后,大滴大滴的滴落
何浩抽出满是精液的肉棒,满意的拍拍涂山容容的屁股,道「容奴,主人明天再来肏你了啊。」说完,何浩就消失不见了
(妖力已经回复两层了……何!浩!今日之耻,明日定当万倍奉还!)
下集预告:涂山容容的广场菊穴轮奸
上一篇: 柳姐的往事
下一篇: 楊過玩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