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波姨 - 插插插综合网



我要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80后,儿时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不堪回首的,充满了贫穷与暴力。我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是个社会闲杂人员。也就是现在说的黑社会。酗酒,打架,赌博这是他唯一的快乐。母亲是个本分老师的妇女。对父亲的打骂只能忍受。外婆家成了我和母亲的避难所。每一次我们躲回外婆家,父亲都要追来扬言要杀死我们还有外婆一家。也许是因为这样邻居们都很同情与怜悯我。对我都很照顾,我记不得我当时具体的年龄了应该很小但是上小学了估计8岁左右,因为家庭的原因我很瘦小,那时候没什么好吃的。记得吃一次方便面都算改善生活了。


  外婆家隔壁有邻居家的儿媳妇我叫她波姨,小时候不懂的审美,也不知道要什么眼光是审视女人的美。但当时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那时候她应该不到30岁吧。她的小孩也不打估计有1,2岁那个样子吧。她老公也是个混黑道的,所以才找了波姨这样一个美女做老婆,但她老公不经常在家 总是满身是血的回来,听大人们说他在外边也有很多女人,当时我总去她家玩,那时候住的是四合院,外婆家也很穷,房子和屋内的摆设都很普通,波姨因为刚刚结婚没多久,她的屋子是装修过的,当时很时髦的一套家具还有沙发,我很喜欢去她家玩,她也很照顾我,每次我都在离她很近的地方玩,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她的脚了,因为那时候妇女穿的都很保守,只有脚是露在外边的,在说一般在家的时候都不穿袜子。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双脚很白净,特别是脚后跟那里都很光滑细腻,一点没有粗糙的纹线与死皮。当时还小不懂别的,我只是很想亲近那双脚,闻一下或者摸一下。


  我以前曾经偶尔的见过波姨的乳房,那是她给孩子喂奶时我偷看的,其实她在我面前一点也不回避这些事情,可是当时小孩的想法就是不该看这些,很羞的事,但我还是会偷偷的瞄上一眼。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波姨的容貌,最大的优点就是白嫩,五官也是一种古典的美颇有几分关之琳的神采。眼睛很大,很清晰透彻。睫毛也很长,当然和现在那些用睫毛膏搞出来的不能比。可能那时候因为没有洗面奶的缘故吧。波姨的脸是油性皮肤显的有些光亮,但却恰倒好处别不给人以油腻的感觉,像是用了某种化妆品一样,她的身材以我当时的体形来看算是很高大,但很匀称估计没到100斤,因为我当时太瘦小了。一次父亲喝醉酒来外婆家闹事,妈妈被打伤了 外婆送她去医院。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不停的哭,因为我也被打到了,邻居们都来哄我,大家都要带我去他们家将就一个晚上,我谁家也不想去,后来波姨把我带回了家,说实话波姨把我带回家我还真的挺高兴的,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我们家里的事闹了一个晚上邻居们也很累了。去了波姨家不久她的公公婆婆就都睡了。本来我是和她公公婆婆一起睡的,可是一直在哭,睡不着也不肯躺下,老人们都有早睡的习惯,这个时间他们也不能陪我等一下去了。只好先睡了。


  波姨劝说安慰了我几句,叫我早点睡下。我很听波姨的话就躺下了,波姨家的小孩和她奶奶睡一个被窝。波姨公公自己睡,本来也是叫我自己睡的,可是当时夜以深了。东北都烧火炕,下半夜炕就变凉了。我因为哭了很久身体一直在发抖所以,波姨让我和她睡一个被卧,因为她在她心里我就是一个可怜的小孩子,在说平常也总在她前后转悠就压根就当我是外人。我其实是不习惯和别人睡一起的,除了我外婆我很少叫人抱着睡,但是我对波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所以她叫我和她一起睡,我心里是很高兴的,但并不是那种兴奋,没有别的复杂的思想夹杂在里面。那个时代根本不存在睡衣这种奢侈品,一般妇女晚上睡觉都穿着秋衣秋裤,一般都是穿了很久的比较宽松。我脱去棉衣棉裤穿着秋衣秋裤就进了被卧,当时年纪小我是不穿内裤的,当然波姨晚上睡觉也是不带奶罩的。一是贫穷的东北人当时没有这个习惯。二是我猜可能那时候波姨的奶水很充足,乳房在晡乳期也很肿胀的缘故吧。


  进了被卧波姨很自然的把胳膊从我头下伸过,将我搂在怀里,我不敢用手去碰她的身体,波姨一手摸着我头一边还在安慰我别哭了早的睡觉这一类的话,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在不停的抽搐虽然已经掉不下眼泪了。哭过的人都知道哭时间久了就会这样。需要一段时间的缓和激动的情绪,波姨一下把我抱的很紧尽量不让我在抽搐颤抖。因为当时波姨穿的秋衣太松弛她用力一抱小腹这一块的衣服就被她自己压到身子底下了。因为当时我很瘦我的肚子碰见了波姨的小腹有一种很软很丰满光滑的感觉,那感觉我现在都忘不了。当时一愣,随之心情也放松了很多,东北冬天的夜晚的寒冷是不可想象的,加之下半夜炕的温度下降所以两个人在被卧里必须相拥的很紧才能保持体温,波姨见我很拘谨,用手把我的手样在了她的腋下用胳膊夹紧意思帮我暖暖手,我的手是很凉,接触自己的身体都感觉很凉。可见当时的波姨是多么的慈爱,对我是多么的好。


  波姨腋下的腋毛很稀少,在加上人的腋下肉感比较细软且温度高于人体的正常温度。我把手放在波姨的腋下真的很舒服,但是我只有4只手指被夹在她的腋下,大拇指在外边。因为波姨的乳房当时很大我猜应该是因为奶水充足的原因,后来我发现其实波姨的乳房本身就很大,话说回来我的大拇指和半个手掌正好放在波姨乳房的边缘,那种感觉很叫人失魂,我不敢移动手指,我怕波姨察觉出来我在摸她的奶子。那时候我希望时间停止永远保留在这一瞬间。我的脸放在波姨的胳膊上鼻子尖紧贴在波姨的胸前,我极力的试图闻清波姨身上的味道,一股女人的体香略带着一些乳香。在黑暗中我睁大眼睛想看清在我面前这一对乳房的摸样。但这是徒劳的屋里伸手不见五指更别说是在被卧里的波姨的乳房拉。乳房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很晚才断奶。此时我在回忆我以前吃奶时候的情形,乳房和奶头在嘴里的感觉,我试着想把头向前伸移一些好能更接近波姨的乳房。那动作缓慢的要命,动了半天其实我一毫米都没有向前移动过,整个移动的过程在脑海中进行的,但身体根本不敢动,时间过去了多久不知道,我只知道旁边响起了波姨公公的鼾声。我猜波姨也睡着了。


  人熟睡后的动作是不由思维控制的,突然见波姨习惯性的抬起大腿把我一双小脚放入了她的两腿内侧夹了起来。很多人有这种习惯。我也是现在睡觉也喜欢用腿夹着被睡。我身体很瘦小,加上头在波姨的怀里。我小脚只能被波姨夹到靠近她下体的地方,2只脚被波姨的三角地带所包夹着叫我很是不习惯,我见过女人的乳房 却没见过女人的下体,那个时候我一直不知道女人尿尿的地方和我的有什么不一样。甚至曾经傻傻的以为女人的生殖器和小姐屁股一个样子,现在想起真的很好笑啊。秋裤很薄加上不是纯棉的所以基本上和赤裸的皮肤接触没有2样。我一直很紧张睡不着,加上脚被波姨夹的时间长了有些难受,可我又不想把脚拿出来了。只好略微的动一下 缓解麻木。我无意识的动了一下脚。睡知道只有大脚趾能活动,而我动大脚趾的一瞬间,大脚趾只能上扬,结果碰到了一波姨的阴部,说实话我不知道女人的阴部什么样子,我只知道她和男人的差不多都在两腿之间腹部以下,但是没想到感觉这样好。软软的不知道是波姨在被卧里热的出的汗还是自身分泌的液体我感觉,我脚趾碰到的地方有些湿。波姨没有反应,继续熟睡着,她嘴里每一次呼出的气味都是那么的香。我把鼻子靠近着她的嘴享受着股气味,并把它吸入嘴里。当时我没有道德观念的地线。但觉得这样做也是很不应该了,但是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又想动一下脚。说实话我只是想在碰一下波姨的阴部。我又动了一下,还是和刚刚一样的感觉。我很兴奋。随着波姨毫无反应的熟睡,我胆子越来越大从三两分钟动一次,到几十秒动一次,后来接连不停的动起了我的脚趾。触碰着波姨的阴部,感觉波姨裤裆里越来越湿,当然也因为我的脚出了很汗。随之我发现波姨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把我抱的更紧,腿也夹的更紧,呼吸变的不是那么的规律。我怕波姨醒,但又不想停。感觉我的小JJ有些想尿尿的感觉。而且感觉越来越重,其实我小时候胆子是很小的,根本不敢一个人晚上上厕所的,也不敢走夜路,这一下我可有点受不了。那时候小孩子的思念,怕在别人家尿炕太丢人了。做了好久的思念斗争!


  2


  我才摇醒波姨,告诉她我要上厕所。波姨睡的很迷糊。睁开眼不太情愿的起来给我披上了衣服带我出去上厕所。东北的厕所基本都在院子里一个很简易的小房间,里面有个灯泡。


  我进了厕所。波姨站在外边等,还不时的打着哈气。看是奇怪了 我怎么样尿出来尿。而且小鸡鸡憋的难受,过了一分钟的吧 波姨推开门近来问我完了没。我就说我尿不出来。波姨就过来看,我极力的回避不想叫她看见。也很不好意思。但我很小没办法,波姨用手一转我就转过来对着她了。灯光很暗我又很矮,波姨只好蹲下来近距离的看。开始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然后用手按我肚子问这疼不疼,那疼不疼的,我说都不疼,波姨用手去碰我的小鸡鸡一碰,她表情一变,然后笑了。


  我估计她开始看着我小鸡鸡没啥异样,但用手一摸发现勃起了。波姨站起来说没事回去睡觉吧。可我坚持说我想尿尿。(大多数男人都知道,男人勃起以后想尿尿是很难的)波姨无奈之后蹲着用手拖着我的小鸡鸡手掌不停的柔弄着我的蛋蛋,用大拇指和食指拿着我的鸡鸡,对我说用力尿。因为外边很冷我把小鸡鸡露外边很久了所以冻的很凉,波姨的手很暖一碰很舒服加上她不停的柔我的蛋蛋,鸡鸡又被她的手指碰着,那感觉叫人受不了。我觉得鸡鸡痒痒的,当时小现在知道那不是射精,几滴精液几乎是流出来的。也没有射精的快感就是觉得舒服而已。精液出来后。觉得小弟弟一下软了下来。而且不敢碰一碰有种叫人受不了的感觉。波姨用手指用力的从我小鸡鸡的根部到龟头挤了几个来回。确定没有精液流出了,就放开了手,她手指上有几滴我的处男精液,她先是看了看。然后把精液在她的衣服上一摸。然后又闻了闻自己的手指,笑了笑。带我回屋了。


  回屋我马上就进了被卧感觉很累也很冷,波姨也进了被卧还是像原来那样抱着我。但是进来之后她把上衣一掀露出了一对乳房,因为黑暗的愿意我没见这对乳房,但是她在眼前感觉很大。波姨也没说话。直接的把奶头放进了我嘴里。我开始很慌,但还是一口含住了波姨的奶头。那个奶头很大。在我嘴里简直像个大肉丸子一样。后来我在白天的时候见过波姨的奶头。正个乳韵很黑。奶头也近乎黑色,应该说是一种褐色。奶头上很多小肉点。其实波姨的阴部也是这样的,我没想到她身上那么白为什么阴部和乳房是这样子的。嘿嘿。


  我贪婪的吸着波姨的奶头,波姨没反应只是紧紧的抱着我,我把脚又放入了波姨的三角地带,学着原来的样子动着我的脚趾,这一下叫波姨很惊异,她不停顿一会,然后她一抬屁股。用手脱去了秋裤和内裤,褪到了小腿的位置,然后把我脚在次放回。我这次一动脚趾,居然发现脚趾一下伸进了一个缝隙,那里很滑很暖很湿。我一进入波姨一颤。然后她用被蒙上了头把我们俩蒙进了被卧里。一进被卧以为棉被很厚与外界一下子像是分离开了似的,我闻到了一种味道。说不出来。略带些腥味又很好闻的一股味道,波姨抓住了我的脚,用手控制着我的脚趾来回移动,这一次我感觉到我的脚并没有进入刚刚的那个缝隙中,只是在两块肉中间来回移动。而那两块肉中间全是水。我以为波姨尿炕了,因为那些水已经流到了波姨的大腿上。味道也越来越浓,我的小弟弟又恢复了刚刚的感觉 又涨又想尿尿的感觉。我也管不了我的脚了,因为最吸引我的还是波姨的乳房。我用手抓紧了波姨的乳房大口的吸着一种想把整个乳房放进嘴里的冲动。毕竟我的嘴太小。这样做的徒劳的。波姨也很激动。她一转身把我抱到了她的肚子上。然后张开大腿向两边使劲的伸,我一上波姨的肚子上,正好2只奶子都在我面前。我赶紧吐出了嘴里的那个奶头,一口咬住波姨的另一个奶头,可能这一下太使劲,波姨一疼,照我屁股上打了一下。吧的一声,然后她马上停止了一切动作,我也跟着不动了。生怕惊醒睡着了的公公婆婆。可是她们继续熟睡一点反应也没有。波姨用腿夹住我的腰,用手脱下我的秋裤,我的鸡鸡和蛋蛋立刻接触到了波姨那满是淫水的阴部。波姨的淫水太多了以至叫我觉得有点脏,她用手摸到了我的小鸡鸡使劲的往她下体里叉,无奈那时候太小。就算拨起了也不行,能射精我现在想都算奇迹了。别说性交了。但是波姨还是放了进去。一进去我的鸡吧马上被这种感觉所征服了,太舒服了。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我想一直用鸡吧顶到头,可是就是进不去。因为太短了。


  这时波姨用两只脚钩住我的后背。使劲的往前送,但是我怎么有不能做到进进出出。因为稍微往外一拿鸡吧就掉出来了。最后没办法波姨只好用脚用力的钩住我。然后自己晃动着屁股。这种感觉叫我一下进入天堂。我整个肚子上都是波姨的淫水,因为波姨夹着我的腰我够不到她的乳房,我就亲起她的肚子来了。用舌头在她的肚脐里来回翻滚。波姨一直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太大的动作。大约一分钟,我又一次射精了,但只是舒服,到底射出多少。我不知道,估计也没几滴。我怕在波姨的肚子上一点也不想动,她也是,过一会她把我放了下来。用手把内裤脱了下来。按在她的阴道口使劲的动了下。然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了。然后放在枕头底下了。她反过身抱着我。我感觉她一身汗,我很累含着她的乳头就睡了。


  早上天没亮波姨就起来了。我睡到10点多起来的。后来我一段时间我总亲近波姨。可她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的,在人前从不搭理我,当时想不明白现在想想她怕别人看出来。后来没过多久大约2个月吧。我去她家看电视。在她的屋里。她公公婆婆还有一个屋。睡觉的时候在一起。她的屋就是结婚时候用的,赶时髦买的是席梦思不是炕所以晚上不能睡觉。我去她屋看电视。她和我说这事不能告诉别人。我就一直没和别人说过。后来我张大了到了初中啥事都知道了。当然是看A片知道的。我就去找过她一次。希望她能在和我做爱。她那时候也快40了。但保养的非常好。我们在江边大桥底下抱着亲吻了很长时间。但是不方便。她没叫我放进去用手给我整出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