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钟医生之间的经历 - 插插插综合网




   可能好多朋友没有看过我的第一部成长经历,我再次在这里介绍下我自己:我现在在一家市级人民医院的外科工作,是该科的专家级主任。但我刚毕业时,首先是在一家县级医院工作。由于我悟性很高,自学能力又强,很快成为了县级医院里的第一把刀。医院领导培养我,让我到省级医院进修了一年先进的腔镜医学和妇科手术学,并在此段时间里我又自学了肛肠外科学,并取得了不小的学术成果,回来后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县医院的第一大红人,那年我才29岁。接下来我要讲的还是在县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就在那一年夏天,我正吃好午饭休息,有一个声音轻轻的叫醒了我。我眯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我院的女内科医生。她姓钟,今年28岁,身材属于细长型的, 身高有173CM,脸长的很细嫩标志,是我院有名的院花。院里有很多年青医师追求她,但她很清高,都未看上眼,最近听说她在外面谈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我虽然不在追求她的医师之列,但也许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吧!每次当我遇到她时,内心深处总存在着一种莫名的爱慕和占有之情。


     见她进来,我连忙站起来给她让座,笑着问她有何指教。她红着脸,小声的对我说:她好象得了宫外孕,又不好意思声张,趁着中午大家都休息没有人,让我给她确诊一下。我不敢怠慢,马上把她引到了内间的妇检床边,她也是医生她知道下步该怎么做。因为夏天她只穿了紧身的内衣裤和白大挂,我让她把紧身的内衣裤去换一下,因为穿着紧身的内衣裤是不好检查的。也许是时间的原因,她说:反正大家都是医生,没关系的,我把紧身的内衣裤脱下来好了,请您仔仔细细的帮我检查一下。她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很快她便把身上的紧身内衣裤都脱光了,只披了一件白大挂后,爬上了妇检床。


     她熟练的把双腿放到了腿架上,我打开了专用的聚光灯,对准了她的阴部,戴上手术手套后分开了她的小阴唇,开始检查她的外阴。我发现她的处女膜并没有完全的破坏,我疑惑的问她你好象还没有性生活,怎么会宫外孕呢?她的脸刷的涨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他在外面碰了几下就射了,所以才这样,我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当然我也只能把她当姑娘看待了,我在手指和她的肛门上涂上润滑油后,用食指缓缓的插入了她的直肠。虽然她也是医生,但手指插入肛门的感觉她肯定是第一次感觉到。我看她表现的很不舒服,问她痛不痛,她羞涩的摇摇头说:不痛,就是有点涨想解大便。我笑了笑说,忍一忍马上就好了。这时我摸到了输卵管上的细小硬块,直觉告诉我她的确得了宫外孕。我把手指从她的肛门中抽了出来,顺手脱掉了沾上了她粪便的橡胶手套。


     我让她穿好衣服出来。坐好后我告诉她的确是得了宫外孕,现在胚胎还小,若大了把输卵管撑破了那就必须手术治疗了。她非常害怕,问我现在最好怎么办,我告诉她最好还是用介入疗法。她陷入了沉思,但最后还是说出了她的苦终:她不想让其它的人知道此事,问我能不能单独为她治疗。我非常肯定的说不行,明确告诉她介入疗法最少要有两个人才能完成。她又一次的陷入了沉思,接着想了想说:有了,原来她有一位非常要好的姐妹在腔镜科,让她的姐妹为我做助手问我是否可以。我说行。她说希望我晚上就为她治疗,下午她把必要的检查全部做好。她解释说之所以选择晚上,一是因为她害怕时间长了破裂;二是晚上腔镜科其它的人不上班。我没有理由拒绝她,就答应她了。这时我猛的觉的,以前只存在大脑中的近乎不可能实现的本能的占有欲,此刻似乎离我是那么的近,机会实在难得,我打算好好的把握它! 


     到了晚上,她和她的姐妹早早的等在了腔镜科里面,我进去后她就把门给反锁死了。我们一起走进了腔镜室,她把身上的衣物都脱光了,赤裸裸的躺到了手术台上。我打开了无影灯,她那美丽嫩滑的身体毫无遮蔽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的思潮翻滚了起来。我心里盘算着:等会儿打发她的姐妹为她输液,把胸部的监测导线连好,随时监视膨宫装置,若指标有异常立即向我报告。由于屏幕朝向了我,她的姐妹在我前面,只能背对着我,又不敢开小差,所以根本就看不到我在做什么。


     我问钟医生大便是什么时候解的,她说刚解的,还用开塞露清了一下肠子,我微笑的点了点头。我让她把腿架到腿架上,摆一个标准的膀胱截石位,她马上摆好了,我把她的腿牢牢固定在了腿架上,使她丝毫不能动弹。我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只三腔导尿包,她马上问我:刚刚尿过,手术时间又不长,必须要导尿吗?我告诉她因为手术过程中要B超全程监控,所以一定要导的。她没有办法了,惊恐的看看我,我微笑的说,不要怕。我戴上手套,分开了她的小阴唇,把涂了润滑油的三腔导尿管,直接用手轻轻的通过尿道插入了她的膀胱,立刻痛苦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流露了出来,但她还是忍住了。我把集尿袋给她接好后,微笑着对她说,介入疗法必须从子宫口插入导管,阴道必须用窥阴器撑开,你男朋友不会有意见吧。她苦笑着回答:总要比开刀强。有了她这句话,我开始放肆起来,我说先要给她扩阴道,然后再扩宫颈口,她无奈的点了点头。


     于是我就开始玩弄起她来了,我先用食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内。她不停的喊痛,我就熟练的揉了揉她的小腹部,引开她的注意力接着两个手指插了进去,一边揉小腹部,一边模拟性交运动。钟医生的大腿肌肉开始收缩,由于腿被固定住了,使她的大腿始终无法并拢。接着我从她的阴道中伸出中指来,插入了她的肛门,给她作三合诊检查,羞的她满脸通红,平时表现的十分高贵的钟医生,此时就好象是供人SM的女优一般,同样的我也在阴道中摸了导尿管在她尿道中的走势。这时钟医生终于痛苦的忍不住了,问我能否麻醉后手术。我告诉她,介入疗法若要麻醉一般是采用半身腰椎麻醉的,但现在人手不够,是有危险性的,要麻醉的话也只能采用骶管麻醉。她当然知道什么是骶管麻醉,有什么作用,她要求我给她骶管麻醉后再手术。


     我把她的双腿解了下来,调整了手术台的形状后,让她俯卧上去,这是一个头部及腿部放低,骶部突出的体位。我用食指先触摸了她的尾骨尖端,然后向上探触至凹陷,用麻醉针头作了一个皮丘,并浸润了皮下组织。接着我将穿刺针刺入了她的骶管,通过试验注射确认无误后把麻醉药都注了进去。五分钟后我捏了捏她的大阴唇,问她痛不痛,她说不怎么痛,我知道麻醉开始起作用了。我把手术台放平,叫她的姐妹帮忙,让她跪趴在手术台上,做额外的检查。我的两个手指同时伸进了她的肛门和阴道,作缓慢的抽插动作,还有一只手在她的小腹上无目的的乱摸。这时我看到从她尿道中垂下来的导尿管,好象是一条尾巴似的在阴部晃来晃去,好淫荡的样子。额外检查完毕后,我把她翻了过来,取膀胱截石位后,依旧把她的双腿牢固的固定到腿架上,同时吩咐她的姐妹把她的双手成一字型固定到手架上。接下去的手术由于人手少,我不敢有任何的马虎,我用熟练的操作给她扩了阴道和宫颈口,接着通过三腔导尿管对膀胱作了灌流,待膀胱充盈后,在她的姐妹的帮助下,我借助B超的引导,一个小时内顺利的完成了整个手术。


     手术结束后,钟医生已经非常疲惫,在手术台上睡着了。按照我原先盘算分配给她的姐妹一个几乎使她超饱和的仪表监护任务,使她无暇顾及我这边。我脱下带着血的手术手套,开始为钟医生作术后的例行检查。我乘机揉弄她那丰满的乳房,轻轻的弹触深红色乳头,那乳头便慢慢的挺了起来。接着我走到双腿中间,赤手捏她的小阴唇,然后用手分别捏住一侧小阴唇向两边最大限度的牵拉,由于阴道刚被窥器撑过,她的阴道张了开来,阴道内红红的粘膜清晰可见。此时可能是麻醉过了,钟医生醒了过来,说阴部痛。我赶忙松开了手,解释说阴部手术后都是这样的,让她在手术台上再休息两小时,观察两小时后才能回家。



上一篇: 我和波姨
下一篇: 火车上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