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岁 - AV姐姐激情视频




  妞妞默不作声地走进来时,我已经被操得瘫在地板上。杏吧首发妞妞走近我旁边忽然嚷起来:“天啊,蕾蕾姐,有爸爸,还有岳非哥哥,你们到底在干吗,岳蕾你好恶心,你真恶心,离我远一点!”我盯着妞妞看,被她这样说突然心里莫名其妙地难过,眼泪从小米孵成黄豆,突然崩溃、大哭起来,哭到有一种暴露之意。


  “哦天啊,岳蕾,你明明知道我多崇拜爸爸和岳非哥哥,为什么你要把全部都拿走?”我被她问得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不起。”我说。“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我爸爸跟你差几岁?”我心里一阵紧张,想说:我哥哥跟你差几岁?你还不是六岁的时候就被他操!只是又觉得好像妞妞和哥哥差的年龄并不大。


  就忍住没说出口,但是又很纠结她的数落。“三十岁。”我回答着。“天啊,你真的好恶心,我没办法跟你说话了。”妞妞转身去自己的床上,赵老师和哥哥就那样静静地冷眼。


  妈妈回来时,我逃命般扑到妈妈身边……


  整个寒假的晚上,我都会被家里的两个男人轮番分开双腿,就算三十儿晚上也没闲着。


  开学头一年,我过得很糟。有时候下午赵老师会陪着哥哥到公寓楼下接我,妈妈以为是接我去见妞妞。赵老师头已经秃了一块,以前从未能看见。每次我纸白的小腿缩进车里,车门砰地夹起来,我心里总有一种被甩巴掌的感觉。


  “你和我爸这样要维持这样到什么时候?”妞妞说。“不知道。”我说,我心里确实也不知道的。“你该不会想要他离婚吧?”妞妞表情有点严肃。“没有。”


  “你知道这不会永远的吧?”妞妞显然很怕他爸爸爱上我。“知道,他……你爸爸说,以后我会爱上别的男生,自然就会分开的,我……我很痛苦。”


  “我以为你很爽。那岳非哥哥呢,你会离开他吗?”妞妞越发的直白。“拜托不要那样跟我说话,如果我因为这事死了,你会难过吗?”我有些委屈。“你要自杀吗,你要怎么自杀,你要跳楼吗,可以不要在我家跳吗?”那个夏天的晌午,外面的虫鸟闹得真响。站在一棵巨大的榕树底下,蝉鸣震得人的皮肤都要老了,却看不见鸣声上下,就好像是树木自身在叫一样。


  嗡嗡嗡嗡嗡。好一会儿妞妞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看见妞妞拿出手机,我满是羡慕的神情。像我们这样十岁的孩子,除了妞妞还没有人得到手机这样的礼物。哥哥从不远处走来:“噢,谁的手机也在发情?”杏吧首发


  “妈,你回来了……”妞妞接着电话,哥哥不管不顾地从后边抱住妞妞,而我就在旁边看着。妞妞转身,右手上扔拿着电话在耳边,整个人确已经挂在了哥哥身上。双腿盘住哥哥的腰,和他亲了个嘴儿,在他耳边说:“操我两下吧,我想挨操了。”虽然看起来是在和哥哥说话,脸确扭向我这边看着,眼睛里写满了得意。


  哥哥努了努示意她电话还没挂,却同时把手伸到她胯下去。拨开妞妞的小裙子撩起来,好像故意要给我看清楚。哥哥的手刚进去摸到妞妞的屄,就惊奇地问:“这么快就淌水了?”妞妞涎着脸说:“岳非哥哥让我想的先受不了了。”就伸手下去拉哥哥裤子拉链,哥哥连忙叫她停手,裤裆处却同时鼓起来,而且好像愈来愈大。这时拉链已被妞妞拉开,把哥哥的鸡巴掏出来。


  我从来没有想到,哥哥会当着我的面操别的女孩,我真羞愧我此刻竟仔细地去看那根鸡巴,它似乎比以前要大,要长,更狰狞,更强壮,所显示出来的雄性特征更勃发惊人,肉棍儿上盘络的血管几乎有我一根手指那么粗,在阳光下极为触目。


  为什么几乎是片刻的惊惧和半会的茫然无措之后,在我的心还在颤抖,在我的灵魂还在风雨飘摇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观察那根鸡巴了,而它那时候已经在妞妞——那个比我还小一岁的女孩,红得发黑的口里进出。这样面对面的场景对于小小的我来说实在太震撼,每一次龟头从嘴里被拔出,我的心就震颤一次,每一次插进去,我的心就跟着被蛰缩,惊心动魄都不足以描绘,虽然我的手脚冰凉,浑身血液好像凝结住了,但很快就从脚趾快速的往上涌来,时间几乎停止了,能够听到每一分每一秒流过的声音,我就这么傻傻地站着,看着这对小狗男女在面前口交,他们就这么赤裸裸的向我展现他们操屄的欲望。


  我从没有遇到过像妞妞这样放得开的小孩,她才只有九岁啊!她的表情是如此的从容,如此的理所当然,窄窄的两根锁骨随着她骨瘦的小手不停的套弄,和头部不停的耸动,在赤裸的胸脯上不断窝陷伸缩,她年龄本就小,身体又有些偏瘦,正是她的这种瘦小使她那身体更显淫荡。


  我想:妞妞可能是过早的操屄,让她成了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瘦小体形,完全不像个九岁的孩子该有的样子。我看到她完全没发育的奶子上有种印记,簇拥的小奶头有点凹陷,不知道被几个男人在上面吮吸玩弄才造成的。


  当哥哥粗大的鸡巴插入妞妞的屄里时,骨窄的盆腔裹夹着他的体毛,鸡巴每一次有力的抽插,都将黑毛深处或红或白的肉褶翻出来又缩进去,被拉长的肉膜就像是中空的一根大肠,紧紧包裹着黑得透亮的肉棍,鸡巴的硬和嫩肉的软,让我不用真身体会就能感受到圆硕的龟头刷起的快感一定很强烈。


  过了一会这两个可耻的家伙翻滚到床上,就在我前面玩起了狗爬式的操屄姿势,妞妞一脸的痴迷沉醉,哥哥一脸的兴奋淫笑,他们每一次身体的碰撞,每一次下体的撞击,都在敲打着我的心弦,都在拷问着我的意志。


  我无法视而不见,我压制不住内心的悸动,我的指尖有过电的麻木感,我的裤腿已经被不知哪里来的冷汗所淋漉,我轻轻绞搓着双脚,热的感觉从脚底散入四肢,飞快的涌集到下身,我竟可耻的湿了,熟悉有如十指的水淌了出来,带着无可名状的冲击,流湿了我的小内裤。杏吧首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流下了泪,大粒大粒的。却怎么也止不住我冲动的想要挨操,我的意志在拒绝,我的身体却在迎合,我的脚尖在颤抖,我的十指在颤抖,我感到一股热流横溢,甚至感觉到充满了自己刚刚发育的奶子,我的小奶头都可耻的涨了起来。奶头勃起成条,硬得发疼,我无声的抽泣着,尽管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而哭。


  此刻我的泪与感觉被我咽入了口中,它们游走在我的四肢,我的身体,有如蔓延的火苗,我的身体升起一片想要挨操的欲望的火光,火焰在四处跳动。哥哥过来把我抱到床上,我毫无反抗。刚回过神来时,妞妞已经在我的屄上吮吸着,我薄嫩的小阴唇被她咬着拉出很长,吸得很用力,下面红白色的阴肉蠕动着,水流一股接着一股,妞妞的舌头撩了上来,掠过那一片红白色,在上面凸起的肉珠啜吸,一种麻痹的快感直冲心脏,我的两条腿竟跳震了一下,我的叫唤声无耻的溜了出来,无论我怎样闭目咬牙,叫唤声还是一声接一声,那可耻的声音带着可耻的快感,直击耳膜,盘旋着升入脑袋,嗵嗵直跳的心脏,充满了慌乱,充满了挣扎。


  而胸脯上渗出的汗却表明我是多么的舒坦,我甚至感觉到有汗水流入脚心,我勾挤在一起的脚趾头每一次骤然张开,都带着兴奋的呐喊在我心上尖叫,脚后跟深陷被褥里,每一次来回的推戳,都代表着我更深一步的滑向和哥哥妞妞一起玩乐的尽头。


  哥哥的鸡巴已经插了进来,毫不犹豫的插进我泛滥的屄里,妞妞在旁边捧着我的屁股,我两条大腿挂在哥哥的肩膀,我目光呆滞,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丝垂挂在脸前,随着哥哥有力的节奏晃动着,我紧闭着小嘴,无法思考,我除了被操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我体会着粗大的鸡巴在我屄里深深的进入,又被长长的拉出。


  这次哥哥比以前操我更有力,龟头翻起的肉褶面积更大,他龟头的顶端已经就要怼到我的最里边了,在那里若即若离带起的舒服有点疼痛感,那是一种得劲儿的刺痛,直将我身体的禁忌击成糜末,将我的思想一丝丝的抽离,我像泥一样瘫在那,我来了一次纯粹的高潮。赤裸得让人心碎,却又纯粹得让人兴奋,在赤裸纯粹的操屄面前,什么都不堪一击。我羞愧地紧咬了牙,屄升起的欲动让我忘记了眼前的处境。


  每一次升腾的快感都让我发疯,我扭曲变形的嘴脸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狞笑,越狞笑我越高潮,我咬牙承接它们,承接无边袭来的高潮,像黑暗的河水里流转的浮萍一样,我紧紧抓住兴奋的稻草,甘心忍受着它的感觉。


  高潮一次已经远远不够,我把哥哥放翻在床上,狠狠的跨骑了上去,我汗流浃背的耸动着身体,仰抬着脖子,两手翻抓着前撑后翘的脚丫,夹紧了双脚,疯狂的套插着那一柱擎天的大鸡巴,纷乱淋漓的头发在我身后飘甩,我的身体在狂乱的起伏。


  我感觉到了舒服,过瘾,得劲儿,我挺着平坦的小腹不停的起落,屁股肉交击发出“啪啪”的声音,我已经累得够呛,但我还在套插,一次又一次重重的起落在那根鸡巴上,用紧致的小屁股研磨着挤压在身下变形的两粒蛋蛋,龟头在阴道深处四处摇晃,我舒缩的软肉紧紧的包裹着它,它很长的探入我的甬道里,简直插进了我的腹部,不停喘气起伏的小腹,感受着鸡巴深深的插入而引起的凸起,龟头在里面跳动,饱胀的感觉让我充满了想象。


  妞妞看着我,嘴上挂着笑,轻蔑的笑,仿佛在对我说,看看你自己挨操的德行。我知道我失败了,在她面前挨操我没有一点点抵抗,以后可能会更加被她瞧不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