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代子和高校生】【作者高龙也】【未完】 - 插插插综合网
1-1

  纯也的房间是二楼的几个房间中最大的一个,而且面朝东南,采光最佳。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使用这样的房间,似乎奢侈一些,由这里也可看出父母是如何宠爱这个独生子。

  位於东京广尾附近住宅区的唐泽家,到现今的纯一郎已经是第三代。纯一郎在有关电力的企业工作,一个人被派到国外工作,目前是完成三年任期的一半。

  妻子理代子是高中毕业时即和大学毕业的纯一郎结婚,十九岁生下纯也,由於早婚,现在仅三十四 岁就成为高中一年级的孩子的母亲。

  纯也是独生子,在父母的宠爱下成长,任性又撒娇。

  一年多以来,父亲不在家,任何事都依赖母亲理代子。对理代子而言,这是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

  尽管母子相依为命,但高 一时会有不希望任何人闯入的私生活。同时也是将来独立生活的根源,对理代子和纯也而言,俩人之间完全没有这样的境界。

  排除这个境界的是纯也,理代子最初还有一些排斥感,而今,完全习惯了这种生活,对母子关系的密切十分满足。

  新年刚过,街上仍留有过年的气氛,纯一郎利用假期从中东回来,不久又回到中东的工作岗位的几天後,在假期期间受到丈夫爱抚刺激的肉体,又开始感到强烈骚痒。

  或许受到经期接近的影响,在做春梦的中途醒来时,理代子觉得胯下湿润,悄悄用手指摸那里。

  果然┅┅

  洗澡时才换的三角裤,裤底部份陷入阴唇里,湿淋淋的。

  理代子立刻脱去三角裤,和新的三角裤一起拿在手里,走进浴室。此时好像听到呻吟声。

  「是怎麽回事呢?」理代子自言自语,好像是来自纯也的房间。

  在宽大的家里只有两个人,另外为安全起见养了两只秋田犬。理代子认为不会听错。

  纯也偶而会做恶梦,理代子急忙推开儿子的房门,一时之间,当然也忘记了敲门。

  站在落地灯前的是纯也,而且纯也全身赤裸,右手握着勃起的阴茎,即使女人看到,也一眼可看出在做什麽事。

  房门突然打开,纯也无法掩饰自己的行为,只有呆立在原处。

  理代子也相同,突然出现意外的情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於没有发现手里的新旧三角裤掉落於地,也忘了身上除了睡衣之外甚麽也没有穿。纯也很清楚的看到睡衣下的胴体曲线。

  「为什麽不敲门?」少年愤怒的声音中夹带着可耻行为被看到的不满。

  「对不起。」

  虽然很任性,但很少发怒的纯也这样吼叫时,理代子感到畏惧。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心慌意乱,觉得都是自己的错。纯也露出前所未有的凶怒表情走向母亲。

  理代子对儿子胯下的勃起物产生压迫感。

  身高 一六五公分,体重仅五十公斤的瘦长身体,也许肌肉尚未完全发育,多少予人中性的感觉,可是惟有勃起的阴茎,其长度和硬度不下於丈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勃起力,完全露出背面,龟头不是朝前,而是朝向天花板。

  紧缩的阴囊看起来很适合他的年龄,惟有肉棒在理代子的眼里显得特别大。事实上,确实很大,就算转移视线,纯也已经来到面前,不想看也看的到。

  「对不起。」理代子像做坏事的小孩被抓到时一样,重复说同样的话。

  纯也看着露出恐惧表情的母亲,然後慢慢蹲下去。理代子向下看时。纯也拿起理代子的两件三角裤。

  「啊┅┅」

  理代子发觉那是自己掉落的三角裤时,急忙伸手抢过来。可是仍有一件留在纯也手里,而且是春梦弄湿的那件三角裤。

  「湿了。」纯也只说这句话。

  理代子听後心跳不已,全身火热。就在急忙抢回来时,纯也突然隔着睡衣抓住她的乳房。

  「痛┅┅」

  强大的力量使理代子皱起了眉头,过去也有好几次摸到乳房,当然是从衣服上。

  「妈妈的奶奶好大。」

  这样俏皮的说着,轻轻抚摸,完全像小孩恶作剧的动作,理代子还产生做母亲的亲密感。现在却不同,不是抚摸,而是用力抓。

  「我要妈妈负责。」

  理代子对纯也粗鲁的口吻不知如何是好。

  於此之际,纯也抓住理代子的手,往房里拉,同时关上房门。经常和儿子在一个房间里,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後背产生一股凉意。理代子发觉自己薄薄的睡衣下一丝不挂,感到十分狼狈。纯也虽说是儿子,但全身赤裸,而且象徵男人之物在母亲面前猛烈勃起。

  「坐在这里吧。」

  受到纯也的催促,理代子如同犯人般坐在床边。理代子感到呼吸急促。

  从龟头顶端溢出透明的露水。

  「我弄到一半┅┅就突然闯进来,妈妈给我抚摸吧。」理代子这时才知道要她负责的意思。

  理代子和纯一郎新婚之时,几乎每晚都性交,月经期除外,年轻充满精力的纯一郎,遇到此时就利用理代子的手浸缅在性感的世界中。知道这样能使男人高兴的理代子,以後就主动的这麽做。见男人兴奋的模样,理代子也从中分享到欢悦。现在纯也要求的就和那种情形一样,是理代子的手。

  「可是┅┅」理代子终於开口说话了,但只是形式上的,并未说出反对的理由。

  「可是什麽?」果然,纯也发出急躁的吼声。

  此时的理代子准备答应纯也的要求,只是这样听从的做多少有排斥感,所以说出暧昧的话。

  「快一点┅┅」

  「什麽?」

  「快一点摸啊!」

  看到儿子急躁的模样,自己也感到心急,只是无法立刻伸出手。犹豫时,纯也把她的手带到坚硬的肉棒上。

  「拜托啦┅┅」

  听见儿子哀求般的声音,理代子鼓起勇气握住。

  「啊┅┅」

  在这瞬间,纯也的全身因紧张而发出呻吟声。毫无疑问的,这是少年表达爽快感的声音。

  理代子并没有发出惊叫声,然对手里的阴茎硬度,热度感到心慌,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儿子所持有的性器。

  很可能比丈夫的还要大┅┅

  握在手上的感觉确实很好,手掌好像快要被弹开。振动的感觉几乎使理代子头晕目眩。

  「还在干什麽!」

  这样受到催促时,理代子不由得点点头,轻轻的摩擦表皮。立即听到急促的呼吸声,和成熟男人的欢喜表情一样,皱起眉头,微张开嘴,不停的喘息。

  奇妙的是理代子并没有产生哀怨或内疚的感情,甚至於对能这样进入儿子的私生活感到满足。此一满足感像纯也在幼儿期要求吃奶时,露出乳房喂奶时的那种满足感。

  「还要┅┅快┅┅快一点┅┅」

  纯也的声音好像用哼的,理代子加快手的动作时,手碰到阴囊,发出声响。

  「啊┅┅啊┅┅啊┅┅」

  理代子感觉的出纯也全身紧张,下腹部抽搐。手掌里的肉棒增加硬度,好像更膨胀,男人发生这种现象後会是什麽情形,婚後的理代子当然很清楚。

  「怎麽办┅┅」

  迅速望向四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接受喷射。床头有卫生纸盒,但伸手构不到。这样分心时,搓揉的动作变迟缓。

  「干什麽呀┅┅快一点┅┅」受到催促,理代子又加快速度。

  就在此时,肉棒猛烈振动,喷出乳白色的液体。

  「喔┅┅唔┅┅」

  喷射不只一次,次数之多,让理代子惊讶不已。而且强烈的味道几乎使理代子昏厥。

  喷射结束时,手里的东西就像泄了气的汽球一样萎缩。

  纯也深吐一口气,仰倒在床上。理代子急忙拿卫生纸擦拭飞散的精液。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1-2

  终於处理完毕,抬起头时,不知何时,纯也已经起来,坐在床上看理代子。

  「你快睡吧。」理代子说完,向房门走去。

  「妈,等一下┅┅」

  理代子回头看时,纯也手拿三角裤,指向她这一边。

  理代子突然感到脸红,两件三角裤中,有一件是脏的,而且还被纯也指出脏了。急忙跑过去抢过来时,手腕被强大力量抓住。在不了解纯也的意图下,被拉到床边坐下。

  纯也虽然露出锐利的眼光,但好像为强迫母亲做的行为内心感到羞耻。

  「这样就好了吧,你睡觉吧。」怕伤害到纯也,理代子尽量用很自然的口吻说,但声音微微颤抖。

  理代子准备站起来,纯也的身体突然压了过来。由於事出突然,无法支撑,形成拥抱纯也似的仰倒在床上。然後又从睡衣上被纯也抓住乳房。

  怎麽办┅┅

  一时之间难以判断,不想说出伤害纯也的话。

  「简直像婴儿。」这样说後就不能无情的拉开纯也的手了。

  就在迷惑和犹豫中,纯也的手从领口伸入睡衣里。纯也的手火热。

  「不要这样,你已不是婴儿了。」

  理代子鼓起勇气,同时做出很自然的样子,想把纯也的手拉开。可是如此一来,反而使纯也更用力抓紧乳房。

  「不能这样啊。」

  很想用轻松的口吻渡过难关,可是发觉一件事後,理代子非但无法再镇静,身体也如火烧般的热起来,压在耻丘上的毫无疑问的是勃起的肉棒。理代子仍有难以相信的感觉。从刚才射精到现在还不到几分钟,却隔着薄薄的睡衣强有力的振动着,正敲着女人的大门。

  这孩子是怎麽回事┅┅

  这是新鲜的惊讶,甚至还产生感动的情怀。一时之间,使理代子忘了乳房被抓的事。

  就好像藉这个机会,纯也把脸压在乳沟。纯也闻到奶味,这是对男人而言,不论岁数多大都很怀念,也会引发甜美的回忆。纯也觉得母亲一定会接纳他的一切愿望,所以拉开领口,把乳头含在嘴里。如此一来,理代子不能再沉默了。

  「不能这样┅┅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理代子想推开纯也的身体,纯也抱紧後不肯离开。

  「不要这样!」

  纯也完全不理会理代子的话,开始用舌尖拨弄含在嘴里的乳头。

  理代子狼狈万分,说不出话来,开始後悔刚才的行为。如果不帮他手淫,纯也不至於撒骄到这种程度。

  怎麽办┅┅我该怎麽办?

  时间在得不到结论的情况下过去,理代子感到时间过得很快,又觉得过得很慢。

  不久,理代子本身也出现变化,是精神与肉体两方面的。在心理上觉得这种程度的行为还可以原谅,有比较宽容的想法。让理代子困惑的是身体的变化,自从意识到勃起的肉棒压在身上,就产生骚痒感,但乳头受到吸吮时骚痒感更加强烈。对理代子而言,这是从未想过的事。

  对方是自己的儿子,是怀胎十月的亲生儿子,对这样的人,做母亲的不该会产生性方面的感觉。可是,事实上,很明显的已经感到性感。

  「阿纯,这样可以了吧!够了吧!」理代子稍为用力推纯也的身体。

  乳房突然产生强烈痛感,是乳头被咬,发出轻微的叫声。就在精神集中於乳房时,纯也的手迅速的拉开衣摆,抚摸性器,由於未穿内裤,手掌能轻易盖在耻丘上。

  「不能这样!」理代子第一次这样大叫,同时扭动屁股表示拒绝。

  这样反而会产生反效果,在耻丘上的五指中,有一指滑入肉缝。

  「啊!」

  理代子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

  「不可以这样!我们是母子┅┅只是乳房还可以┅┅」理代子说到这里,立刻又後悔了!

  不知不觉儿子来到会手淫的年龄,只要关於性方面的任何事都不可以答应。可是为时已晚,儿子的手在蠕动,目的是花蕊。

  「不要!啊┅┅不行啊┅┅阿纯┅┅你该知道的┅┅」然而在春梦之後,性器特别敏感,又发生为儿子手淫的意外事件,所以很明显的,理代子的性器是接受这样的刺激,而且反应也特别快,和心理相反的,对纯也的手有兴奋的反应,而且快感快速升高。

  理代子发觉只是这样说无济於事,於是拼命的想夹紧双腿。此一动作也产生反效果,简直像阻止纯也的手离开。纯也趁此机会将手指插入肉洞里。

  「妈┅┅好热┅┅而且湿淋淋的┅┅」

  纯也兴奋的口吻使理代子无地自容,更坏的是受到这句话的煽动,肉洞开始微微蠕动。

  「啊┅┅不能┅┅」理代子觉得膣内深处有东西溶化出来,而且另外的手指也侵入到肉洞里活动。

  「啊┅┅」拼命的想不发出声音,可是忍不住的发出哼声。

  「妈┅┅是舒服了吗?」

  「怎麽会┅┅」

  「可是已经这样湿淋淋了,是这里呀。」

  扭动插在肉洞里的两根手指时,一如纯也的话,全身都产生快感,那是无法否定的事实。

  「是舒服了吧?」受到纯也的追问,理代子当然说不出实情。

  「阿纯,你常对女人做这种事吗?」

  理代子说出心理的疑问,本来还想问是否有性交的经验,但又不便一针见血的问。

  「怎麽会有那种事?」纯也用愤怒的口吻回答。

  理代子用母亲的直觉相信儿子还是童贞。抚摸胯下的手指虽然挖出快感,但那是因为理代子的身体比别人更敏感,并非纯也的技术非常好。

  确定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和其他女人有过接触时,不知为何,理代子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安心感,使她的心有了空隙。

  他为什麽知道女人的身体会湿润呢?┅┅又从那里得知女人被男人摸了会感到舒服等知识呢?

  一连串的疑问在理代子的脑海里盘旋。

  「阿纯┅┅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

  很担心谈话过分深入,但还是无法抑制想知道的欲望。

  「是听朋友说的。有人已经经验过了。」纯也的表情开朗。

  「经验?是和女人性交吗?」

  理代子是顺口问的,但这种话在男女之间相当於前戏,因为儿子的手指有两根插入在理代子的肉洞深处。理代子的话并没有拒绝两根手指插入的行为,反而有欢迎的意味。她本人并没有发觉此一事实。

  「是呀。我有几个朋友都和女人干过了。」对纯也露骨的言辞,理代子如少女般心里蹦蹦跳。不过心里也在想∶十五、六岁的高 中生怎麽也会性交┅┅「对方是什麽样的女人呢?」理代子越来越陷入泥沼中。

  「和同学的较多,也有和其他学校的女生。」在谈话中,插入肉洞中的两根手指始终未停止活动。受到谈话影响,加上手指的微妙触摸,显得更为兴奋。

  「啊┅┅」

  不由已的微抬起屁股时,在耳边听到出乎意外的话∶「我也想干。可是我害怕┅┅」理代子立刻加以拒绝,这也是母亲的本能∶「不行!还太早!」「可是┅┅」纯也的声音带着独特的撒骄意味。

  「有时想干的几乎要发疯了。那种时候根本无法用功,只想到那一件事。」「可是,你才十五 岁。这样的小孩想性交,再怎麽说也太早了。」理代子也明白自己的话不具说服力。

  「我想干┅┅我想干呀!」

  理代子发觉这样的露骨话使自己的身体受到微妙的震憾。这样乾脆的话,是完全暴露了孩子的欲望,同时也打动了母亲的心,她开始对儿子的苦恼产生同情心。

  可是,有能答应和不能答应的事┅┅从理代子心里的一角还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女人最重要的部位不只受到儿子的玩弄,竟然还从那里溢出热热的蜜汁。理代子感到懊恼,理性也不停的左右摇摆。

  「妈妈!」纯也突然发出沙哑的声音。

  「什麽?」

  插入阴户的手指象徵母子间的奇妙关系。

  「我想干哪┅┅想性交想得快疯了┅┅」

  对哭诉般的纯也,并不觉得淫秽,或过於早熟,反而感到可怜。如果可以的话,真愿意牺牲自己以解救纯也的苦恼,可是母子关系横阻於两人的面前。

  「那是不可能的。」理代子只能这样说。

  「不行!」

  纯也的要求,按一般常识是太任性,可是理代子只想到纯也好可怜。

  「不知道┅┅该怎麽办┅┅」

  如果以更强烈的口吻拒绝,心里或许会舒浮一些。

  「妈妈,和我性交吧。」

  「什麽?」理代子吓得花容失色。

  「我想要这里。」已经插入肉洞的两根手指在膣壁上摩擦。

  「你该不会当真吧┅┅」

  「妈妈,让我干吧。我想和妈妈性交!我没有对象呀┅┅我想性交┅┅」插在肉洞的手指猛然拔出。

  「啊┅┅」这样的空虚感,使理代子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此时,纯也以不自然的姿势压在理代子的身上。

  「这┅┅」

  无法继续说出拒绝的话,也不能把阴茎压到阴户上的纯也推开,更不能协住他。明知有肉洞口的存在,但纯也还不知道采取什麽样的姿势才能插入,只是拼命的把坚硬的肉棒反覆的在耻骨上摩擦。

  「妈妈┅┅我该怎麽办┅┅」

  见纯也终於哭出来,理代子不忍心。很自然的伸出手握紧火热的阴茎,调整角度的同时,将双腿分开,嘴里不停的说∶「这种事是不可以的┅┅」不知道是纯也理解理代子的心意,还是男人的本能,将修正角度的阴茎用力向前挺。温湿的肉壁旋即包围肉棒,那种甜美的感觉,使纯也目眩,快感传遍全身。确实感受到插进去,但只维持了几秒的时间。

  「啊┅┅妈妈!」

  纯也的身体挺直,就在这刹那,将生平的第一次性交精液喷射出去。

  本楼字节数:13180

  【未完待续】[ 此帖被hu34520在2016-01-09 02:05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