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娶姐姐做老婆】【作者shilei94945】【第五部】【连载】 - 插插插综合网
????????第四部快速通道:《要娶姐姐做老婆》第四部

  第201章:营救注定失败

  开着黑色大奔,去往山城市西郊的路上,石逸辰不时的偷看身边副驾驶坐上脸色冷若冰霜的成熟美妇张曼玲的表情,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悔意。

  都怪自己管不住自己的鸡巴,一天到晚的只知道干女人,这下子,干出事来了!

  不知为何,此时石逸辰突然想起来网络上疯传的一首搞怪的邪恶对联来。上联是:为逼生,为逼死,为逼操劳一辈子。下联是:吃逼亏,上逼当,最后死在逼身上。横批:无逼不行!

  这首对联,相对于石逸辰来说,还真是说不出的贴切!使得石逸辰心里哭笑不得,俺想:莫非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最后的结局,会因为女人而死?那可大大的不妙!不行,无论如何,老子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谁都别想左右老子的命运。

  “玲姨……”

  石逸辰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观察已经与自己有过了密切身体关系的娇艳美妇张曼玲的神色,突然张口叫了一声。

  张曼玲立时怒目直视过来,一眼就把石逸辰的眼光给瞪得吓了回去,娇斥道:“混蛋,专心的开你的车,不是说了吗,不准再跟我说话,不准再想龌龊的事情。想要我饶过你,就必须听我的话做!”

  石逸辰苦笑道:“玲姨,没有那么严重吧,我只是想要问问你,到底还要多久啊,现在已经是到了城西郊了。”

  “我怎么知道?他们又没有把确切的地址告诉我!”

  张曼玲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什么?连个地址都没有,你就让我往城西郊来?呃,玲姨,再这样开下去,不但山城就要过了,说不定直接就开到爪哇国去了……”

  石逸辰哭笑不得的提醒着。都说关心则乱,这话用在此时的张曼玲身上,实在是太确切了,为了救她的丈夫,居然对方连确切的地址都没告诉她,也也傻傻的就赶过来了……张曼玲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自己救丈夫心切,出于无奈,也只能够答应对方的无理条件,不然的话,这个可恶的小混蛋,怎么可能占有到自己清白贞洁的身子?想到此,心头就是一阵羞耻,不由得恼羞成怒,恨恨的瞪着石逸辰,道:“能有什么办法?对方就是要求你开车带着我一直往西郊方向开就是了,具体在哪里,对方会再打电话通知。要是你老婆被人抓了,别人也这么说,你能不照办了?”

  石逸辰微微愕然,猛然想起不久前自己不就是这样,为了拯救柳眉,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绑架组织耍得团团转吗?上次是顺利的救回了柳眉,还有幸的得到了柳眉这个美艳少妇的真情。不知道这一次去救豪叔叔,还有没有那么幸运了?

  石逸辰心底总隐隐的感觉,这一次的绑架,跟前面几次都不一样,前面几次,绑架的都是女人,而且一个两个被救回来之后,最终都成为了自己的女人,虽然费解,也隐含着某种规律。而这一次,绑架的居然是男人,而且这个男人的老婆,还被要求先跟自己干上一次之后,才能够去救人,这就未免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要不是大家都已经是老熟人了,说不定,张曼玲就会直接怀疑她丈夫豪天放是石逸辰绑架的,或者是石逸辰的朋友所为……石逸辰很想把这一连串的离奇事件,全部都归到那位神秘莫测的梦的身上去,是她在幕后主使了这一切,目的就是为了在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或者是要自己按照她的要求做一些什么事。可是,这个推测,一点证据都没有,完全就属于瞎猜的形式。石逸辰虽然很想这么认定了,又担心自己错误的决定会影响到整个局势。

  “好吧。”

  想到这里,石逸辰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暗暗祈求救回豪叔叔之后,玲姨在还没有彻底爱上自己的这几天里,千万不要把自己强干了她的事情给宣扬了出去……只要等到药效发作,玲姨变成死心塌地,那就好办多了,无论是偷偷的偷情,还是离婚后再直接来投奔自己,那些都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

  一时间,车厢里再次变得沉默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石逸辰的黑色大奔,已经彻底的开出了山城市的范围,到了周边的一些乡镇的道路上,两人都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张曼玲的手机铃声终于响了起来。令两人不由同时精神一震,当然,心情自然是各不相同。

  张曼玲早已经把手机握在掌心里,听到了铃声想起,赶紧接通,冲着手机叫道:“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跟石氏家族的继承人石逸辰……发生了关系,而且也带着他到了西郊外了,你们完全可以问他真假。我的丈夫呢?到底在什么地方放人?”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得意大笑,笑声连石逸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好半晌,才止住了笑声,回应道:“很好,豪夫人,您真是一位出色的女中豪杰呀!为了救你的丈夫,这种事情也能够马上就做出来,哈哈,佩服佩服!不过,要是你老公知道你为了救他,先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他故人之子么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张曼玲顿时羞愧得想把手机给砸了,这些混蛋,明显的是在故意调侃自己!

  不过,这个人说的,却偏偏是实话,如果丈夫知道自己已经背着他偷人了,偷的是他的好友之子,就算是救回来了,丈夫也会羞愧得自尽吧?

  想到此,张曼玲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尖叫道:“王八蛋,你敢告诉我丈夫,姑奶奶倾尽所有,也要跟你们拼了!”

  “哈哈哈!”

  对方又是一阵狂笑,似乎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半晌,才邪邪的回应道:“豪夫人,你别这么大的火气!嘿嘿,我们这些亡命之徒,连石氏家族都不怕,还会惧怕你们区区豪家?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很想把你跟石潜云的儿子打了一炮的事情告诉你老公听听……可惜啊,没有这个机会了……”

  张曼玲心头一颤,这才发现自己太过冲动了。正如对方所说,他们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不然也不敢在山城市做出绑架她丈夫豪天放的举动了。如果真把对方给惹急了,那可不妙!

  想到此,张曼玲又感到对方的话有些玄机,赶紧问道:“你说的没有机会了,是什么意思?”

  “好了,豪夫人,你就不要废话了!”

  对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张曼玲的问题,淡淡的道:“再往前面开三公里,然后让石家少爷在路边停车,你们一起上山,会看到一间平房,那就是你们的目的地了!就这样吧,马上赶来,不要耍什么花样!”

  话音刚落,通话也相继中断。

  石逸辰第一反应,就是把大奔猛然停了下来,然后下车在前后左右仔细的搜寻感应,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情况,只得冲着张曼玲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再次回到车里,发动小车朝对方说的目的地赶去。

  对方居然随时可以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如果不是有人在四周监视,石逸辰实在不敢置信!究竟是谁神通广大到这样的地步,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监视自己,而且自己还完全没有办法察觉到?

  石逸辰想来想去,除了那位神秘莫测不知来历的叫做梦的女人之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难道,这一切,真的是梦在后面一手策划的?可是,她到底想要什么呢?以她的可怕身手,想要对付自己,实在是太简单轻松的事情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弄得那么麻烦啊!

  石逸辰百思不得其解,而且梦插手这件事情的动机也不明显,只得放弃了猜测,主动把精力都集中到拯救豪叔叔的行动中来。毕竟,豪家和石家的关系大不一样,老头跟豪叔叔的关系就像是兄弟一样,再加上大妈妈豪媚媚又是豪叔叔的亲姐姐,严格来说,自己还得叫豪天放一声娘舅,而张曼玲,就是自己的舅妈。

  虽然不是亲的……可是这关系,未免也够乱的了。

  唉,看来,把玲姨给搞定,不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啊,要是让老妈知道这回事,自己只怕又要掉一层皮了。唔,只要不掉鸡巴皮,那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就在胡思乱想之际,目的地终于到了,石逸辰和张曼婷同时下车,对看了一眼,也不多话,直接朝路边的小山坡上走去。

  十分钟之后,两人就已经到了电话里那人所说的山顶上的一座小平房的门口,还没有出声,平房里就已经先传来一个声音:“哈哈,看来石少爷和豪夫人还真是艺高胆大啊,就不怕我们设下什么陷阱吗?当然,我们也不会这么无聊,既然两位已经到了,那就请进来一叙吧!”

  石逸辰抢先道:“不了,你们的房子太贵,咱们踩不起,还是请老兄出来说话吧。”

  张曼玲瞪了石逸辰一眼,怪他自作主张,不过,也没有出言反对。

  “好!石少爷果然是快人快语,那就出来了,你们千万不要吃惊,小心惊坏了身体,老子可担当不起!”

  说罢,房门打开,一个高大威猛的蒙面男人一把跨出了平房,在他的手里,似乎还提着一个人。

  等到石逸辰和张曼玲看清楚他手里提着的人之后,同时心头大震,张曼玲更是尖叫一声,差点晕过去,幸亏石逸辰眼明手快,直接扶住了他。

  提在蒙面男子手里的这个男人,正是张曼玲的丈夫、豪氏家族的族长豪天放!

  只不过,此时的豪天放,浑身衣衫到处都是已经凝结的血迹,而且脸色苍白,瞳孔放大,神光涣散,显然是已经死去了多时……石逸辰万万没有料到,辛辛苦苦赶过来要拯救的豪氏家族族长兼山城市的政法委书记豪天放,居然已经被人杀害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胆大包天到如此的程度,居然连山城市的土霸王一般的存在,也敢动手绑架并且杀害!而且,又诱骗他们两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石逸辰真的震惊了!

  第202章:难以预料,话里机锋

  豪天放已经死了!

  这是一个谁都没有办法预料到的结局!如果不是石逸辰强行支撑着身边的绝色美妇张曼玲的身体,她就直接倒下去了。

  饶是如此,张曼玲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一双眸子充满着悲痛、恐惧、不敢置信以及深刻的仇恨,血红的细丝渐渐密布了原本明媚诱人的眸子,贝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只不过片刻,张曼玲的嘴角就已经由于被咬破而溢出丝丝醒目的血迹,成熟柔软的娇躯变得无比的僵硬,还不止的颤抖。

  石逸辰看在眼里,又是着急又是同情又是愤怒。从来没有听说过,绑匪绑架了人质,要求苦主来赎人,人都还没有到,居然就已经先撕票了,而且还敢把苦主骗到事发的地点。这……实在是没有天理了!

  虽然对于石逸辰来说,豪天放对于他的重要性,几乎和一般的年长一点的朋友没有太大的区别,自然是挤不上豪杰跟他的关系,对于豪天放的死亡,他倒不是太过悲痛,顶多就是有些难过和不敢置信。不过,这些惨无人道的家伙,杀了人之后,还敢把自己和玲姨叫到这里来,明显是有着其他的目的,石逸辰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防着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玲姨,你……你看开点……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失去理智,我们还处在危险中呢!”

  石逸辰只能够这样低声安慰着兀自一声不吭的张曼玲,也不知该如何收场。

  深吸一口气,石逸辰冷静的目光盯在对方高大的提醒和那张看不到脸庞的怪异黑色面具上,只有一对细小阴狠的眸子,提醒着石逸辰,这个人不好对付。石逸辰淡淡的道:“你连山城市的政法委书记都敢害,自然是有备而来的,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少爷我等着呢!”

  对面的面具男还没有开口,张曼玲突然间抬起头来,苍白的俏脸因为激愤而渐渐染上点点红晕,眸子里透射出令人心悸的愤恨,颤声叫道:“你杀了我丈夫……你……你们好狠毒,豪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你们的组织彻底的挖出来,连根拔起!”

  “啧啧啧啧!”

  黑色面具男的表情虽然看不到,但是这一阵啧啧怪叫声却明显充满了嘲弄,根本就不把失去了理智的女人的威胁放在心上,淡淡的道:“豪夫人,说狠话是没有的!别说你们豪家,就算是石少爷的石家倾巢而出,也别想对我们的组织造成威胁,哈哈哈……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完全可以试试!当然,现在的话,只要石少爷出手,取我的命,难度倒不是很大,不过嘛……有些事情,就别想知道了。”

  “少废话,有什么屁,赶紧放!”

  石逸辰深吸一口气,面具男的态度,让他更加的肯定,一是这个家伙背后的实力的确非常的强大,所以有恃无恐。二就是,这个家伙,本身就是一个无惧死亡的死士,到了这里来等自己和玲姨,本来就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无论是哪一点,都让石逸辰非常的头痛,想要从这个家伙的嘴里撬出杀害豪叔叔的真正意图,只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石少爷,别急,该说的,我自然会说。”

  面具男淡淡的回应着,随手将豪天放微胖的尸体直接丢在了地上,就像是做了一件无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刺激得张曼玲差点又要发狂,一双眸子痴痴的瞪着自己死不瞑目的丈夫,久久说不出话来。

  张曼玲心里一片茫然和悲苦!自己的丈夫,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自己花了那么大的代价,还是没有办法挽救回丈夫的性命,一切都变成徒劳。丈夫还是死了,豪家势必造成沉重的打击,没有了丈夫,自己在豪家的地位,肯定会大不如前,很有可能,豪家会就此慢慢变成一盘散撒,失去了凝聚力。除了丈夫豪天放之外,豪家暂时还真没有适合当一族之长。

  最可悲的是,丈夫没有救到,自己还白白被石逸辰这个混蛋给玩弄了宝贵的身体,而且还没有办法向他报复,相当于给死去的丈夫还戴了一顶大绿帽,让他如此死不瞑目……不知道丈夫在九泉之下,还会不会原谅自己这个已经不贞的女人?

  张曼玲并不知道,石逸辰体内神奇的药丸的药性,所以还幻想着该如何去求得丈夫的原谅,只是已经来不及了……面具男阴冷的眸子一直紧盯着石逸辰的一举一动,见他依然只是淡定的扶着张曼玲,并没有任何危险的动作,稍稍放下新来,淡淡的道:“石少爷,豪书记是我杀的,我也是奉了组织的命令行事的,这事儿,你想要解决的话,就自己去找我们的头儿吧。嘿,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我们的头儿是谁的。”

  石逸辰冷冷的道:“那你还废话干什么?”

  面具男嘿然一笑,道:“石少爷,我们的头儿很欣赏你,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才,有心要邀请你加入我们的组织……嘿嘿,你猜的没错,前面几次绑架,都是我们的组织策划的,石少爷想必已经知道那几次绑架对你的好处了吧?当然,这一次,虽然豪书记死了,可是石少爷你的收获,更加刺激哦……我们头儿对你这么好,连我们这帮兄弟都妒忌了。石少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石逸辰心里一动,终于从这个家伙嘴里,知道了一些信息,如果面具男没有撒谎的话,几乎就可以断定,这个幕后的头儿,一定是自己的熟人!不然的话,没有理由一次次的把极品女人送到自己的胯下……这一点,倒是跟那位神秘的梦很是有点相似。不过,鉴于梦在这几次绑架案里的角色,跟这个头儿,应该是对头才是。

  这个神秘的“头儿”到底是什么人,究竟跟自己有什么瓜葛,又有社么目的?石逸辰到现在为止,还是毫无所知。不过,能够知道现在这些信息,对他来说,就已经算是不小的收获了!至少可以知道,不论是“头儿”还是神秘的梦,对自己,都市抱着特殊的目的的!

  石逸辰深吸一口气,不露心里想法,淡淡的道:“哦,你们的头儿还有兴趣邀请我加入你们吗?不过,我对你们的组织,一点都不了解,怎么能够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要不,你先跟我说说你们组织有多少人,创建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大概是个什么规模,让我有一定的了解,也好考虑是不是该加入你们呀。”

  听到这里,张曼玲猛然清醒过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石逸辰,怒斥道:“混蛋,你……你居然不想着给我丈夫报仇,还想要加入敌人的组织?你还是人吗?”

  石逸辰听得哭笑不得,难怪别人都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玲姨对自己的了解,已经不能不说是很深刻,不久前自己的鸡巴还无比“深入”的在她的小穴里沟通呢……只是,一旦被情绪控制了理智之后,女人做出来的举动,往往会让熟悉的人都大跌眼镜。

  石逸辰没有理会张曼玲的责问,只是抓着她手掌的大手加大了一点力度,像是给予她更大的温暖和安慰,又像是在提醒她不要胡说,目光再次转向了面具男,微笑道:“怎么样,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当然是一点都不过分!”

  面具男怪笑道。

  石逸辰心头一喜,赶紧道:“那你还不说?”

  “可是……很抱歉,我不能够说!”

  面具男依然嬉笑无惧的道:“我们头儿交代过了,虽然很想要石少爷加入我们组织,可是……一旦石少爷先问起我们组织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可以说,让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

  石逸辰脑门冒出一道黑线,怒火瞬间飙升。从来都是自己调戏别人,今天居然被一个不敢见人的面具男人给调戏了,还调戏得这么彻底,真是太没面子了!

  本来石逸辰还只想要把豪叔叔的尸首完成的带回去就算了,这一刻,禁不住心里生出了一丝杀机。

  “既然这样,咱们就谈不拢了!”

  石逸辰淡淡的一笑,黑亮的眼眸中射出一股令人心颤的凛然之气,一字字的道:“不过,正好少爷我最近学了一套新的逼供手段,既然你不肯说,我倒是很期待在你身上试一试这套手段的效果到底如何。”

  “石少爷!”

  面具男突然提高了音量,喝道:“能够独自一个人在这里等你们来,我早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石少爷不会不知道吧?只要石少爷你敢靠近,我就马上咬破嘴里的毒药,这种毒药的药性,石少爷以前应该看到过吧,你的手段,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我毒发之前,先奏效呢?”

  石逸辰心头暗暗叫苦,这家伙的话,正是自己最担心的地方。要不然的话,早就已经扑过去将他拿住了,哪里还用跟他这么废话?表面却不动声色,淡淡的道:“是吗?如果不试试的话,谁都说不好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

  面具男突然哈哈大笑,一点也不惧,猛然抬脚,将一只大号皮鞋直接踩在已经死去多时的豪天放的脑袋上,直视着石逸辰。

  张曼玲看到这情形,心头又是一疼,泪水不禁飞涌而出,凄然喝道:“王八蛋,你干什么?把你的臭脚拿开!”

  面具男没有理会张曼玲的叫嚣,依然直视着石逸辰,随时提防着他会动手,一字字的道:“我知道石少爷身手了得,不是我这种程度的修为可以比得上的。所以嘛,虽然我不计较生死……可是,如果能够或者,谁又会想找死呢?石少爷,只要一动,我的脚就会马上发力!虽然修为比不上石少爷,可是要踩碎掉豪书记的脑袋,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呵呵,或许豪书记反正已经死了,你们不在乎他是不是全尸也说不定……嘿,石少爷,你要不要赌一把,看看是你冲到我面前快,还是我下脚速度更快?”

  面具男很有把握,石逸辰投鼠忌器,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就算他真的有能力在自己下脚之前先制服自己,可是只要自己一咬破嘴里的毒囊,他将会失掉所有的线索。所以,面具男很有信心,自己能够赢得这一场堵住,石逸辰注定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开。甚至,一丝得意的笑容,都已经挂在他面具之后狰狞的脸上了……石逸辰深吸一口气,虽然没有转过目光,却也可以猜测到,此时的玲姨,一双紧张的眸子肯定是投射在自己身上,等待着自己最后的决定。

  石逸辰的心渐渐的冷静下来,如今的选择,一就是自己妥协,直接放这个家伙离开,换回豪叔叔的全尸。二是赌上一把,或许能够成功的制服对手,或许有可能对手咬毒自尽,外加豪叔叔脑袋被踩烂……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石逸辰脑际一阵清明,突然做出一个连自己都大吃一惊的决定,偷偷松开了张曼玲的小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面具男扑了过去。

  【未完待续】

  1526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