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返古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纵欲返古
[上一篇:师娘艳史完] [下一篇:淫虐双美]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初放纵 第一章 蛇血入体

    聂北右手握着匕首,几滴鲜血溅在刚毅帅气的脸上,还热热的,他苦闷的看着一截红色蛇带尾部分在潮湿的地上抽搐打转,再看了看咬定在自己上那一截红蛇,聂北骂咧咧的嘟囔道:“TMD想吃顿蛇肉都得付出代价,还不知道这死蛇到底有没毒,倒霉。”

    聂北皱着眉头把咬紧自己的那截蛇拔下来,查看一下自己的被咬的伤口,却发现自己腿上多了两个针孔一样的小血孔,聂北捏着蛇脖子用军用匕首挑看这怪异红色的蛇的嘴,才发现这蛇颜色怪也就算了,却不曾想这蛇龅牙也是怪的,整个蛇口里也就找到两颗蛇牙而已,上下各一颗,而且一颗在左边一点,另一颗却在右边一点,晶莹剔透的蛇牙竟然在空气中慢慢的化掉。聂北看到这一幕觉得有点诡谲。

    聂北被咬,但他现在已经不是很怕,他怎么说都在军队里呆了一年时间,对这些野外遇到的情况有系统的学习,这蛇咬了自己到现在都不觉得伤口有什么麻的感觉,更没有灼热的感觉,想来这蛇不会有剧毒。

    聂北一刀把蛇舌头削掉,捡起地上的那一截红色到一处净水边,熟练的几刀便把蛇皮去掉,内脏也去掉,接着在水里洗干净,这时候只剩下蛇身蛇肉,让聂北觉得有点不同的是,这蛇肉比前几天以来吃的那些有点不一样,起码这蛇肉看上去没那么恶心,晶莹晶莹的,仿佛琼脂一般,没那些红润的血肉样,聂北吃着倒也觉得被咬一次也不算很吃亏。

    “咬老子,老子还不是削断你剥你皮吃你!”聂北狠狠的嚼着这没什么味道的蛇肉。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好端端的到这里了,都走了好几天了,整天野果生肉,茹毛饮血的,老子再不出去就变野人了,要不就冻死在这里。”聂北身上仅有一身迷彩绿军装,这几天在这森林里走,一到晚上就冻得无法入睡,又没东西生火取暖,要不是军人的意志在支持着,他早就倒下了。

    即使是白天,在这茂密的森林里,阳光绝对照不到地面的,所以依然会觉得冷飕飕的,可这时候聂北却觉得混身发热,聂北第一念头就是——蛇毒发作了。

    聂北忙按脑海里的知识在周围草丛里找些草药咬碎吞下去,却没放弃要走出这鬼森林的愿望。

    聂北觉得就是死也不要死在这不知名的地方,死在这里绝对是喂野兽鸟禽的,聂北不想死。

    他不知道好端端的跳伞训练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的跳到这鬼地方,貌似军营附近没有这么浩大的森林呀。见鬼了!

    聂北一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也就是东方,聂北以为蛇毒发作了自己绝对活不到明天的,却不想晚上竟然睡了个好觉,冻了几天的他在昨晚竟然一丝冻意都不感觉到。

    早上醒来聂北查看上被蛇咬过的伤口,却发现什么都没,昨天还有两个针孔的,现在看去完好如初,聂北心生怪异感,但也追查不了什么,惟有作罢。好在这时候身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热了,好象恢复了正常。

    中午走着走着,开始饿了,他虽然万分厌恶再吃蛇肉,可这森林最好弄到的肉就是蛇肉了,到处都是,‘早餐’自然也就想到蛇了。

    五步蛇随处可见,白天它们懒洋洋的缠绕在树枝上,虽然它是剧毒的蛇,但它白天的时候太过于笨拙了,它带剧毒也不见得有人怕,聂北就不怕,实际上这些天他吃得最多的就是五步蛇的肉。

    聂北找到一条盘缠在小树枝上的五步蛇,有脚指头那么粗,聂北匕首一挥,那懒洋洋的五步蛇的头已经掉到了地上,蛇身却一动不动的盘缠在树上,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实际上聂北每天除了赶路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悄悄的削掉这些‘食物’的头,而它们连死都感觉不到。

    而就在这时候,聂北感觉到背后有情况,扭头一看,竟然是条粗的蟒蛇,竖着蛇头在吞着开叉的信子。

    聂北气极而笑,这些天蛇见了自己就倒霉,倒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蛇找茬子了。而且这蛇还不小,绝对能把一头牛给缠死,这蛇厉害的地方就是缠住猎物的身体勒死猎物,可前提它得缠得上猎物。聂北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在它没缠上自己的时候就把它可恶的头给削下来。

    聂北匕首转向而对,随时而动,却在这时候脑海里有个声音响起来:“蛇主!”

    “谁,出来!”聂北感到身体四处起了鸡皮疙瘩,‘蛇主’这声音是在脑袋里生成的,而不是听来,在这种缈无人烟的森林里,哪来能和人交流的声音出现在脑海?这不是见鬼了么。

    而这时候那个声音又在聂北脑海里出现了,“蛇主,我在你面前。”

    “你、你是隐形人?”聂北越过蟒蛇,只看到藤绕木挡的,何来的人?他嘴唇有点发白了,怎么说他也算个二十一世纪的在校军人,怎么都不信这世界有鬼这东西存在,可这时候诡异的情况让他心里发怵。

    这时候聂北脑海里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不是人,我是蛇,蛇主你面前的蟒蛇就是我。”

    “你——”聂北有点想拔腿就跑,他第一感觉就是遇到了妖怪,传说中的妖怪。他是军人,军人有军人的胆魄,虽然他觉得惊诧、错愕,可他还能勉强的定住脚没丢脸的落慌而逃,壮着胆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我是蛇!”声音依然是从聂北脑海里生成的,而那蟒蛇却是一动都不动,信子却吞吐着,让聂北觉得丝丝忐忑。

    “你怎么可以在我脑海里说话?”

    “我不是在你脑海说话,而是你脑海的某个部位能和我们蛇交流,能读懂我的语言,自动在你脑海里生成人的声音而已。”

    “你们?”聂北感觉到这一切超出了他的认知。

    “对,只要是我们蛇类的,你都能和它交流,因为蛇主已经把血注入你体内了,所以你现在就是我们的蛇主,也就继承了它的能力,能和我们交流。”

    “谁呀谁呀,谁TMD把那肮、、、、、、呃、、、、、、不会是那条死红蛇吧?”怪不得吃那红蛇的时候那肉没点血色像琼脂一样,原来都把那血注入到自己的体内了,血能随便注射的么?可恶,后遗症必然不少了,麻烦了。

    “没错,那是我们以前的蛇主,现在是你,我们都听蛇主你的差遣。”

    “差、差、差个毛,老子现在只想走出这鬼森林。”虽然整件事情异常的古怪反科学,可聂北知道,自己既然能跳伞跳着跳着就忽然昏死过去,然后就到这鬼地方,再有点别的奇怪事聂北也易于接受了。

    “我可以带蛇主你离开这森林。”蟒蛇的声音在聂北脑海里出现。

    “真还是假?小心我一刀削了你脑袋,就好象刚才削那五步蛇的一样,别以为自己的头大就削不断,我这刀可是特种兵军刀,锋利得很。”

    “不敢,从这里往偏西一点的方向走,半天之内就会到达一个大峡谷,过了大峡谷就有条道路了。”蟒蛇似乎有点怕聂北手中那把匕首,反光得很,它的蛇信子也不吐了。

    聂北眼珠子转了转,他可不知道这蛇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到时候自己被它带到蛇窝里把自己吞了就惨了,可是有了走出这鬼森林的希望,他也不想这么就放弃了,“那好,你带头,我跟在你后面。”

    聂北心里却在想:一看不对劲就跑。

    蟒蛇不敢迟疑,带头就滑蠕而去,聂北跟随在后面。

    聂北开口问道,“刚才那红蛇叫什么名字?”

    “YIN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师娘艳史完] [下一篇:淫虐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