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之色传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飞狐之色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清乾隆年间,曾出现一位豪侠。此人满面须子,身型高大,手持宝刀,耍华丽刀法,四出行侠仗义,人称雪山飞狐,亦即本传主角胡斐。 


    胡斐的少年时代有不少不为人知之秘…… 


    大雨正下起来,胡斐--辽东胡一刀之子正与平四赶路到京师客栈投宿。行了一会胡斐说:“四叔,雨下得凶了!到前方的庄子避一避吧!” 


    二人到了庄园门前叩门,“来避雨的吧!这天来访本庄的人真多!”应门的人和善地说。 


    “在下商宝震,请进内堂休息。”平四拱一拱手道:“商少爷客气。”二人都进去大厅找了偏的位置坐下。商宝震进入了另一面的房子。 


    胡斐心道:“看这商少爷衣饰豪华,但为人也颇为豪气!”环视四周只见已有不少避雨的人--一面坐了一大群押镖人,看是一个叫马行空的人领头,坐在他身旁有一男一女。 


    男的粗眉大眼,女的十八九岁,圆圆的鹅蛋脸,已有成熟身裁包在白色的衣服之下。“胸部一定是尖荀型……”胡斐鬼头鬼脑地想。 


    这时,又有一男一女进来--男的气宇轩昂,女的廿二三岁,饥肤雪白,胸部颇大,竟是一个绝色美人。由于那美人衣服湿透,微微突起的乳头也可见。厅里男士纷纷“昂首”致敬。 


    年纪小小的胡斐登时呆了,鸡巴也硬了,“四叔,我到外面走走。”他说,然后便一溜烟跑到花园。 


    “找过地方解决吧!”故胡斐走到茅厕内立刻抽出自己的大鸡巴搓起来……那美人在胡斐面前除下衣裳,露出白白的乳房,两手握按乳上的一点,口中喃喃地呻吟…… 


    “砰!”一声郤有一女人撞进来,胡斐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宝贝,细看下,原来是刚才厅中的美人、亦是胡斐正幻想的大乳骚娘。 


    那女的也没察觉胡斐的手还握住大鸡巴,慌张地说:“不要杀我,人凤……小兄弟让我在这躲一会……”说完立刻把茅厕的门关上。 


    正好那时,一把粗豪的声在外喊:“南兰你出来啊!” 


    胡斐此时方知此美人名叫南兰,正想问她在干甚么,郤被南兰按住了嘴,她说:“不要做声!” 


    同时却低呼:“噢,干吗鸡巴胀胀的……怪可怜啊!不要做声,一会给姨姨吃吃。”说完背向胡斐观看外面的动静。 


    胡斐岂有不答应之理?鸡巴昂首站定,看住南兰的背影。看见南兰浑圆的屁股,因裙子湿了流露出性感又诱人的股沟,微微地左右摆动,胡裴闪过了要干他面前这大屁股的念头…… 


    胡斐亦同时闻到一阵怪味,“?是檀香味?”胡斐心道。不知怎地,胡斐突然浑身火热…… 


    南兰看见苗人凤远去,正暗自放心,心想如何用借口打发胡斐这小鬼头的时候,郤发觉双足不能动了。原来是胡斐用了家传的点穴手法定住了南兰的脚。 


    “你想干甚么?”南兰惊叫。 


    胡斐笑了一笑:“对不起……我忍不住了。”脱下南兰的裙子,用手按住她的肥股,温柔地摸了数遍。 


    南兰只能轻轻地摇动屁股以示反抗。这更增起胡斐的性欲,大大地用力握住两团弹弹的肉。 


    “让我亲亲小屁屁…唔唔……”胡斐把嘴凑向南兰的屁股,讽狂地吻屁眼,又用舌尖没入其屁眼…… 


    “不好……呀…呀……酸死……唔……唔不要……啊啊啊……不要…我……噢……啊……” 


    胡斐知她未屈服,同畤伸了中指在擦她的阴户,握她的珍珠粒,并脱去她上身衫……衣服应声落下,肥大如瓜的胸弹出,“真浪啊,吃你的大木瓜……”把她翻过身子来,一口咬住她的乳头,一吸一放啜住乳头,另一边粉红的乳头则用手指头打圈…… 


    “唔……唔……唔(我不能浪叫)……呀……呀……不行……好…好劲……不……唔……啊……” 


    “不要…呜呜呜……不要……干我。”胡斐已把嘴吻向南蔺的嘴及全身…… 


    起初南兰紧闭合上自己的嘴,胡斐用力握一握南兰凸凸的乳头……“……啊啊……”胡斐立刻吸啜南兰的舌头,不停地吸住她的唾液,大力地握住那对大肉弹,并用鸡巴擦她的阴户…… 


    “我忍不住了……呀……呀……啊胡……胡哥儿……啊………干我……我…噢……啊…干我……”胡斐老实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宝贝插入南兰的穴中。 


    噗滋……胡斐的那里没入了……同时两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 


    “呀呀……啊干我……哥哥……干妹子……妹子要快点……呀……”胡斐更大力地操她的阴户,用牙磨她那长长的乳头。南兰伸手引导胡斐的手搓自己的乳房,胡斐轻力地拉住乳头,嘴往南兰的唇咬……鸡巴快速地操…… 


    “很劲啊……干得姊…姊……呀呀……奸死我了……我要亲死你……”南兰推开胡斐,俯身大力大力吸实胡斐的鸡巴…… 


    “呀…亲姊姊……呀……很舒服……”胡斐亦配合地上下起动鸡巴,干她的小嘴。 


    “唔唔……”南兰发狂地吃美味的鸡巴…… 


    轰隆一声……茅厕的门破了……原来是那气宇轩昂的男子! 


    “归农!”南兰惊呼。 


    狐之色传(二)宝贝之下出柔情 


    来人正是田归农!却原来田氏空有一身武功,那话儿却举不起来。见到胡斐与妻子共处一厕(笑),便心生一计,放入从石万嗔借来的迷烟,以乱二人之心性,使他们风流快活,刺激自己性欲,此计果然奏效,自己鸡巴大了起来!!登时想亲自上阵,便一脚踼开厕门。 


    胡斐:“甚么事?”还来不及穿起裤子,天龙门刀法已迎面砍来,胡斐仅得三两招武艺,怎能招架?已怕得落荒而逃。田归农也不追赶,大力地干南兰了! 


    胡斐心道:“X@$¥!激气!只怪自已武艺不精!奇怪我怎会这么冲动?被人逮住就完了!” 


    心想怎解决欲火呢?走着走着,己回厅前,郤听到厅中有打斗声。不知哪里来的强盗,与镖局的人大打出手,胡斐则在外面观察一番。 


    只见一中年男子正与马行空交手,而且正占上风…… 


    “怎么那男的功夫怪怪?看似平凡,但又甚似我所练的功夫?”胡斐想。 


    中年男子正是閰基!是害死胡一刀的凶手之一!閰基凭其所得的两页刀谱练成一身怪功,四处行劫,今天正欲劫马行空的镖。 


    閰基用了两三下手势令马行空狼狈不堪,很快把马行空制住,然后把众人绑起。閰基看一看人群中,看见一美貌少女,色心又起,说:“妹子姓甚名谁?” 


    那女子白了閰基一眼,道:“女侠大名马春花。” 


    閰基说:“原来是马姑娘。怎样?进房详谈心事好吗?” 


    马行空急道:“你不要动她一根汗毛!” 


    閰基说:“哈……哈哈……你说好吗,马小姐?” 


    马春花心道:如不顺他心意恐怕父亲性命难保……“好吧!”她说。 


    于是马春花随閰基进入偏房中。 


    “原来那大胸姊姊叫马春花。”说着就伏在屋顶看她们二人干甚么。 


    閰基把马春花的穴道封住,使其定身,立刻从后抱着她,大力握她的肥奶。 


    马春花说:“唔……唔…不……要……不要……呀……” 


    閰基的嘴吻马春花的耳珠,把她的衣服扯下,露出尖荀的乳房。閰基一手握胸,一口用牙磨乳头,用力啜住高挺的乳房。 


    “唔……呀…啊啊啊……很…痒…痒…不要……停……我受不了。” 


    閰基老实不客气用两只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轻轻地拉着,又轻轻地压按……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