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春雪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西门春雪
[上一篇:飞狐之色传] [下一篇:阿里布达年代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深夜、月圆。


  月光下,一个瘦弱的年轻人骑着一匹快马,正朝着紫云庄驰来。


  紫云庄的主人是名满天下的何义,江湖上很多人称他为何二爷。


  此刻的何义正在饮酒,躺在精致的锦塌上,一个花信年华的美艳少女正骑在他的身上,两手揽住何义的脖子,用口把酒哺入何义的口中。


  何义好酒,也好色。他身上的女人是朋友李镖的女儿,上次在他家里看到何义後,就缠着他回来了。


  诱人的美人,香醇的好酒,哪个男儿不醉?


  何义就快醉了,大手抓揉着女人的乳房,喘息道∶「再快点┅┅我┅┅」


  话还未说完,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老爷,破布回来了。」


  「快┅┅快请!」


  破布是一个人的名字,只要一提到这个名字,一想到这个人,何义的心里就充满了踏实。


  信任,是经过考验後才能得到的。


  一个人可能有不少朋友,但真正信任的有几个?


  破布是一个孤儿,在征讨雪山淫魔的路途中,何义在一个小店里发现了他,当时的他正畏缩在小店的角落里,等着店伙的使唤,为的是能让饿了几天的肚子吃上些东西。


  他无疑是饿坏了,但当何义叫他过去同吃时,他的回答是──「我不能吃你的东西。」


  「为什麽?」何义的心里有一股怒火。


  「因为我没有理由。」


  「我请你。」


  年轻人站起身,却朝门外走去,道∶「只有我的朋友才能请我做什麽。」


  「那你的朋友呢?他们在哪?」这个倔强的年轻人让人生气又好笑。


  「我还没有朋友。」年轻人转过身,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坚定的神情,好像在说∶我将来一定会有朋友的。


  何义站起身,伸出大手,道∶「我能做你的朋友吗?」


  年轻人细细的打量何义,笑着道∶「我不喜欢我的朋友太阔。」


  「你以为我很阔吗?我的这件袍子都穿了两年了。」


  年轻人终於坐了下来,何义给他倒了一怀酒,问道∶「朋友怎麽称呼?」


  「他们都叫我破布。」


  ***


  破布没有让何义失望。


  在半杀完雪山淫魔後,突遇雪崩,破布背着精疲力竭的何义跑了一夜,把何义放到床上时,他自己却累倒了。


  另外一次是在东海第一杀手行刺何义时,当时的何义正躺在床上,比较身边两个少女乳晕的大小,他已无还手的时间。


  就在那时,破布从窗外穿入,那也是何义第一次看到他出手。


  只一刀,东海第一杀手的头就被削到了地上。


  破布低着头,拖着东海第一杀手的尸体,只是说了一句话──「老爷,没事了。」


  自那以後,何义对他又多了份尊重。所以何义把他当成朋友一样对他,尽管他还是叫老爷。


  身上的女人仍在娇吟着,雪白的胴体上已经渗出了汗珠,何义搓住趐白的奶子,房里的春意更浓了。


  破布拎着木箱,挑起珠帘走了进去∶「老爷,我回来了。」


  何义用托住女孩的屁股,女孩的身体因害怕窥视而轻轻的发抖。


  「都办好了?」


  「是的。」破布看着何义,对他身上的女人却不看一眼。


  何义感到很满意∶「你先下去休息,明天再细谈。」


  身上的女孩发出愉悦的娇吟,何义粗暴地捏住她的臀肉,很快就到达顶峰。


  「老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破布在椅子上坐下来,神情透着不安。


  何义拍了拍身上的女人∶「你先出去,一会儿我再叫你。」


  女孩似乎还意犹未尽,但看到何义一脸庄重的神情,拽过一件透明的纱衣,小手拍打在肉棒上,娇语道∶「一会儿我还要!」


  破布掩上门,坐在床上,何义还是第一次见他这麽紧张,问道∶「发生什麽事了?」


  「关锦,关大老爷被人杀死了。」


  「在哪儿?」


  「在去云海山庄的半路上。」


  「什麽时候?」


  「昨夜。」


  「什麽人干的?」


  「不知道。」


  何义开始穿衣服,看着满面灰尘的破布问道∶「你累不累?」


  破布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好,那我们这就走。」


  ***


  朋友。


  两个平凡的字组合在一起,就成了江湖人最感动的词。


  为了朋友,可以不惜性命,可以抛弃所有的东西。


  关锦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也有很多好朋友。


  午夜,灯火通明。


  关锦的尸体已被抬回了关家堡。


  素幕的大厅里坐满了人,一个贴身的马童跪在地上,述说着当时的情形。


  「五个,不对,是六个白衣人把老爷围在当中。」他的两眼大睁,露出一种奇怪的恐怖神情。


  「说下去!」发话的是武当的黄长老,与关锦有十年的交情了。


  「这样的场面老爷经过很多次了,很快就能结束,没想到┅┅」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说下去!」开封府的秦问挺身而起,声色俱历的喝问。


  「老爷忽然┅┅」


  「你先下去吧。」关夫人王似花在侍女的搀扶下从内室里出来,丧夫之痛对她的打击太重,倾城的俏脸上挂满了泪痕。


  「大嫂,节哀!」


  「弟妹,你┅┅还是先到内室休息吧。」


  关夫人玉手掩面,泣声而道∶「老爷突遭变故,承蒙各位援手,妾身┅┅妾身┅┅」说着,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关锦夫妇情深义重、夫妻恩爱,尽人皆知,如今阴阳两隔,看的人也跟着心痛。


  秦问抢出一步,抱拳行了个礼∶「大嫂!关大爷此去何事?」


  「是┅┅」关夫人俏脸一抬,迎着秦问的目光,转着向云海山庄的王景道∶「是赴王大侠的要约。」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王景。


  「关大爷喜爱兰花,两日前友人送了我一株雪峰,特地请关大爷过去观赏,谁料┅┅」王景长身而起,甩手叹了口气。


  「这件事有没有他人知晓?」


  「想来没有。」


  「贵庄的人在何处?」


  「已与关爷共去了。」


  「大嫂,堡里有没有别人知道?」


  「老爷他连妾身都未告诉,只带了两个家童。」


  秦问环视大厅,那个马童依旧跪在地上,两腿不停的颤抖,秦问圆睁双目,喝道∶「你说下去!」


  「当时┅┅当时┅┅」他好像着魔一般,只是重复着一句话。


  「秦大爷,看来云儿受得惊吓过多。」关夫人挥了挥手,道∶「云儿,你先下去。」


  「是┅┅」马童如遭大赦,爬起来走向後园。


  黄长老起身问道∶「秦爷,关爷行侠仗义,莫非是仇家寻上门来?」


  秦问挺起胸,大声道∶「不管是什麽人做的,秦某都有办法让其现形。」


  黄长老道∶「可有线索?」


  秦问道∶「没有。」


  黄长老叹了口气,道∶「这┅┅从何查起?」


  秦问在大厅里踱着方步,回道∶「就从关家堡,线索就在堡内。」


  ***


  入秋的天气沁人心脾,深夜更是如此。


  从关家堡到云海山庄只有一条路可走,这条路的中间有一段树林。


  树林的空旷地带已被人清理过了,再也看不出那一战的惨烈。


  但何义依旧让破布高举火把,在林中仔细的搜寻。


  不论是多麽精巧的掩盖,一定有破绽留下来。这就如再绝妙的武功,也一定有弱点可以发现。


  破布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一面持着火把,一面听何义的假设。


  「这里应该是最初的围攻。」何义点着地上的一丛小草,细小的叶上有一丝轻微的擦痕。


  「嗯。」


  「可是,接下来呢?」


  草痕的附近再也没有冲撞的迹像,这一战好像一经开始,就已结束。


  何义凝视着破布,道∶「在江湖上能一式胜关大爷的人有几个?」


  破布道∶「据小人所知,没有。」


  何义拍了拍破布的肩膀,道∶「我也知道,所以,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


  「特别的事?」


  「对!特别的足已让关大哥动作迟缓,特别的足已致命。」


  「那会是什麽?」


  「猜的话可能永远也猜不到,所以我们还要找下去。」


  「是的,老爷。」


  ***


  「薛耻一出手,阎王也罢手。」


  薛耻是江南最好的名医,据说,他曾把一个死去两天的人救了回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飞狐之色传] [下一篇:阿里布达年代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