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放的恶果】01 因果逆转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 因果逆转
  阴暗的天空,血色的雷鸣咆哮着。
  这里是魔界的最深处,被誉为暗魔渊的地界,万灵皆惧。
  深渊的最底层,伫立着一座古老的黑色宫殿,而那便是各族真正惧怕此地的
原因——因为那是魔王帕克沉眠的寝宫。
  但如今,这座本应继续沉眠的黑色大殿却在颤栗着,一道道晦涩难懂的魔纹
如同扭曲的长蛇般从地面升起,在大殿的表面急速闪烁着。
  咔嚓——
  大殿内,四根支撑主殿的漆黑龙柱上,又添一道裂痕,而这些原本被无数魔
界巨头加持的雄伟巨柱上,早已经裂痕遍布,仿佛下一刻就要倾塌碎裂。
  铿锵——
  兵器碰撞的声音自殿内深处传来,同时,有低沉幽暗的魔音传遍整座大殿。
  「不愧是神赐之勇者,短短十数年,就追平了本王的力量。」
  「追平?!呵,看看你自己现在那副糟糕的模样吧,我的力量早已凌驾于你
之上了。」
  「今日,就是魔界彻底灭亡之时,魔王!」
  两位世间最强者迎面对峙着,一者穿着神圣战铠,英姿风发,手持黄金圣剑,
斜指地面;一者暗影庇身,面色颓唐,手拄着漆黑魔剑,勉强站立。
  「哈?本王死后,世间就会安宁吗?」
  「别忘了,如今一切的恶都是由本王掌控着,而本王消逝,世间必将再度步
入混乱。
  「而你,便将成为那些贪婪者们最大的阻碍。」
  「不若本王助你攻下人间,从此你我二人各执一界,互不侵犯,如何?」
  暗影支撑起庞大的身躯,脸上展露出邪恶的欲望。
  「少废话,休想劝诱我。」
  「今日魔界必灭,魔王必亡。」
  勇者慨然向前冲去。
  剧烈的碰撞再度于宫殿内响彻。
  又不知过了多久,刺啦一声轻响后,宫殿重新恢复寂静。
  黄金圣剑的剑身上,有暗红色血液流淌而下,而圣剑的剑尖,刺入了魔王庞
大而坚硬的胸膛。
  「唔哈……」
  勇者急促地喘息着,手中用力,将圣剑再度刺入半分,剑身血流如注。
  暗影顿时后退数步,跌坐在漆黑的王座之上。
  「你这家伙……」他试图拔出圣剑,但已然力有不逮,最终徒然放手,一双
幽暗的眼眸望着前方同样精疲力尽的勇者,发出肆意的笑声,「最强的勇者也不
过如此嘛……」
  「杀你足矣。」
  「啧。」暗影撇嘴,艰难地喘息着,又问道:「魔界的其他人呢?」
  「全死了,只剩下你一人了。」
  「哈~ 那就好。」
  在勇者异样的眼神中,暗影双手握住插在胸前的圣剑剑柄,不顾手掌的焦灼,
将圣剑全力拔出,随手将其掷到勇者脚下。
  「虽然有些可惜这些年来的经营和修行,但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呐。」魔王抬
头望向摇摇欲坠的殿顶,随即他又低下头,凝视着一脸严峻的勇者,笑道:「今
后就只能请你多多指教了。」
  话音刚落,雄浑而庞大的魔力顿时从他残漏破败的躯体中丝丝缕缕的溢出,
缭绕在宫殿四周。
  「这座宫殿修建于魔界的核心之上,现在,本王便以魔界的破灭和千年积累
的魔力为代价,发动禁忌之术—」
  勇者捡起圣剑,猛然前冲,剑尖向前,似要阻止魔王的魔力爆发。
  「—因果逆转。」
  剑尖突兀地被一层屏障所阻挡。
  魔王从王座上勉力坐好,嗤笑道:「没有用的,那是魔界最终的防护了,怎
么说也能抵抗你几分钟吧。」
  「现在,你就好好看着这片瑰丽的世界渐渐破灭吧。」
  「禁忌之术,逆转因果——将【因】种于你之身,本王只等着收获其【果】
便好。」
  勇者立于屏障之外,同样嗤笑道:「力量到达你我这等地步,早已万邪不侵、
诸法不迷,你这般又有何用处,只不过是将你死亡的时间延长数分钟罢了。」
  「那只是现在的你……」魔王露出莫测的诡笑,「我是想将【因】种在过去
的你身上。」
  「即便你现在万邪不侵诸法不迷,但刚刚成为勇者的你可只是一个初出茅庐
的毛孩而已。」
  说罢,魔王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古老的兽皮,口中轻喝:「时空逆转!」
  一道诡异的虫洞陡然凭空出现,而魔王立刻将兽皮丢入虫洞之内。
  随后,虫洞封闭。
  「你……」勇者蹙眉,并不理解魔王此刻的做法。
  「还有一点时间,就让本王给你讲解一番吧。」
  「刚才我丢入虫洞的,只是一张藏宝图而已。借着因果的关系,它会在某个
时刻落入过去的你的手中。」
  「之后,你将在藏宝图的引领下,寻到本王在人界所设下的秘殿。那一处位
置相当重要,过去的我一定会亲自过去查看。」
  「接着,你便会被过去的我轻易地擒获,而藏宝图自然也落入过去的我手中。
当然,要是那时你已经拥有足以从本王手中逃离的力量,本王此次便算赌输了。」
  「藏宝图背后,以你无法识得的文字记录着本王对过去身的警告。」
  「那时,数十年前刚创出禁忌之术的我应当会明白本王如今的处境吧。」
  「那么,当时的本王该如何对待你呢?」
  魔王以邪异的眼神注视着莫名有些不安的勇者,继续道:「因果逆转,自然
只会存在【因】与【果】,而其中间的过程只会以推演的形式被省去。」
  「过去的你已经获得了【因】,于是,如今站在本王面前的你,便是【果】。」
  「你什么意思?」勇者沉声道,某种焦躁的情绪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这是对即将发生的事而产生的预感吗?
  他不解,只好继续劈砍着眼前的屏障。唯有将魔王杀死,一切就将结束。
  「让本王想想。」魔王低沉邪恶的声音从王座处传来,「以本王的趣味,你
必不是现在这幅雄姿英发的男性模样,而会被转变为少女的姿态。」
  「如墨的长发及腰,身材大概也是本王喜欢的类型,婀娜苗条,前凸后翘,
标志丰满,眉毛也肯定不是你这种剑眉。不过你这双寒星般的眸子本王很喜欢,
应该不会改变。」
  魔王继续仔细打量着勇者的身姿,笑道:「虽然本王不甚喜欢巨乳,但想必
让勇者拥有一对高耸的乳房亦是一件趣事。」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勇者蹙眉质问,但随即他便惊异地发觉自己的声
音犹如娇柔少女般,悦耳动人。
  「怎么回事?!」他惊惶不定,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原本恰好覆满他身躯的神圣铠甲此刻竟令他觉得相当宽松,而胸口处却隐隐
有些发闷。
  他伸出手,却无法看见那只足以拿星捉月的坚实手掌,只剩冗重的臂铠。
  「你自己幻化出水镜术便知。」魔王猖狂地大笑着。
  「你!」勇者怒喝一声,但这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却是那样的别扭。
  「水镜!」
  他挥手,在自己身前幻化出一面澄澈的水镜,然后对着镜中的俏脸双目楞然。
  肤白似雪,柳眉如黛,秀眸若寒星,灵动清澈。
  好一位英气逼人的娇俏少女。
  「你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迫人的秀目投向前方的王座,勇者一手挥
灭水镜,另一只手持剑劈砍屏障。
  虽说面容已变,但她身体的力量依旧如前。
  顿时,流光四溅。
  「呵,可还没结束呢,勇者大人。」魔王压制着胸膛的伤口,嘴角翘起一个
冰冷的弧度,继续道:「如果是本王的话,自不会允许你在本王面前还穿着铠甲。」
  随着魔王的话语,原本还覆在勇者娇躯之上的神圣铠甲如幻影般闪烁数下,
然后陡然消逝。
  就仿佛她从未穿过。
  亦如魔王之前所言,铠甲之下,是一具婀娜苗条,前凸后翘,标志丰满的妖
娆娇躯。
  长腿玉足,纤腰翘臀,丰乳柔夷……
  勇者顿觉浑身一凉,周身上下仅剩手心的圣剑,辉光闪耀。
  寒气自冰冷的玉石地板与脚心的接触处窜入她的娇躯,直冲天灵。手掌紧握
圣剑,少女勇者双腿微岔,摆出防御的架势,娇声呵斥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
么?!」
  「小穴完全露出来了喔。」魔王充满邪欲的视线如咸湿的舌头舔舐着她的赤
裸小穴。
  「你……」少女浑身一紧,双腿顿时并拢,防御的姿态被扭曲成滑稽的模样。
  「必须除掉你!」
  毫不犹豫,少女用力挥剑劈砍屏障,也顾不得自身如今的糟糕模样了。
  终于,伴随着咔嚓的玻璃碎裂声,魔王前方最终的屏障碎裂成细小的光片,
如雨坠地。
  「必须—立刻—杀掉—你!」少女娇喝着,紧握圣剑,双腿蹬地,朝王座上
的魔王刺去。
  只是,那个瞬间,她仿佛看见了魔王眼中的一缕嘲讽与怜悯。
  嘲讽什么?
  嘲讽她如今的模样吗?!
  勇者的眼神愈加平静,其内孕育着死亡的神光。
  「跪下!」
  魔王的声音犹如深渊从万丈深渊下传出,在勇者的耳边回荡。
  顿时,她的娇躯有如被万斤巨石压下,双腿再也难以支撑住身体的重量,膝
盖一弯,朝地面砸下。
  但勇者却是当机立断,右手翻转,将圣剑杵在地面,双手紧握剑柄,与身体
的本能反应激烈地对抗着。
  大腿在颤栗……
  娇躯亦在颤栗……
  勇者抬起头,望着近在咫尺的魔王,眼里露出汹涌的怒焰,仿佛一座即将喷
发的火山。
  「不论如何,过去的我都不会允许你将来对本王造成伤害,而唯一的办法,
便是将本王的意志嵌入你的身体,化作你肉身的本能,也就是用你自己去打败自
己。」
  「而嵌入的意志,将在你的身躯上形成一道无法毁去的契约纹路。」
  「以本王的兴致,定然是刻印在你的小腹之下,而模样自然是让女性无比羞
耻的淫纹。」
  随着魔王的话语,一道瑰丽的粉色纹路瞬间在勇者平坦光滑的小腹下被勾勒
出来——一幅如简笔画般带着双翼的粉色心形。
  心形与少女子宫的大小一致,甚至可以说,它就是沿着子宫的纹路勾勒而成
的心形,而双翼上的粉色线条代表着子宫旁的输卵管,翅膀末端的小型螺旋则是
少女的卵巢。
  「既是淫纹,自然有着有趣的效果……」魔王怀着恶意望着额头泌出汗珠的
少女,嘴角翘起,「譬如…立刻让你高潮……」
  霎时,一股奇妙的冲动自少女的娇躯蔓延至全身,从未体验过的舒适与酥麻
让她的娇躯愈加颤栗,几乎再也难以支撑,犹如一叶在风雨中飘摇的小舟,随时
可能倾覆。
  「杀…杀了你!」坚定的意志将几乎被快感击碎的精神强行拉回,少女勉力
地拄着剑,咬牙切齿道。
  「又譬如……让你的小穴感到无比的空虚,渴望被填满……」魔王无视了少
女杀气四溢的话语,邪笑道。
  下一瞬间,少女紧闭一线的小穴犹如被烈焰灼烧般,火热了起来,不过数秒,
便有大量粘腻的淫蜜顺着少女的大腿潺潺滑落,源源不断。
  「嗯…嗯…」
  火热的感觉侵袭着勇者的娇躯,她死死地闭着唇,以不灭的意志与身体的本
能抗衡着,但却难以阻挡从鼻间溢出的苦闷哼声。
  只是看着那忍受着耻辱与快感而紧闭的双唇,这冰冷宫殿的温度就有如上升
了一般。
  外部被身体的本能束缚着,体内因小穴的渴望而空虚着。
  这份双重折磨,比之战斗的伤痛更为痛苦。
  「就算如此,你还打算依旧顽抗吗?」魔王饶有趣味的望着勇者紧盯着他的
恐怖眼神,嗤笑道:「为何不放弃抵抗呢?」
  只要他愿意,让勇者失败只是一瞬的事。
  契约的力量是无法违背的,只需要下达命令,不需经过如此折磨,勇者便会
很快沦陷。
  然而身为魔王,他自然不会做这么无趣的事。
  正因为是勇者,是他一生之宿敌,就应多花点时间去调教。
  不过,想必过去的他对勇者的调教并没有成功,根据少女此刻的模样,她的
意志依然难以磨灭。
  但唯有这样,才配得上宿敌之名呐。
  「虽然不知过去的我是如何对你进行调教的,但想必你都坚持下来了……」
  魔王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宫殿内,以充满邪欲的目光盯着赤裸的少女。
  一想到如何蹂躏那雪白的肢体,将其变为只为追求快乐的奴隶,就连自身的
伤痛也几乎忘记了。
  「让你成为低贱的性奴,当然,过去的我大概不会做出夺去你纯洁之类暴殄
天物之事,毕竟他也知道因果逆转唯一的缺陷,那便是失去了过程,所以他一定
会将最有趣的部分留到现在才是。」
  魔王说出断言。
  「你现在一定还是处女!」
  「从过去开始调教你起,你便始终保持着处女,同时,却被强行改造成沉浸
于快乐的身体。」
  「小穴贪婪地渴求着,却永远无法得到满足。」
  「我现在如果允许你用圣剑的剑柄去填满你那饥渴的小穴,你又会怎样做呢?」
  随着魔王低沉的声音渐渐落下,少女的双腿似乎不再与自身的意志对抗,让
她可以勉强站稳。
  勇者站直身体,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体内无与伦比的空虚感,单手将圣剑举
起,剑尖对准似乎已如凡人的魔王咽喉。
  两者,仅有一公分之隔。
  只是,她的身体却一动不动,寒星般的双眸也没有朝向魔王的位置,而是紧
紧盯着圣剑的剑柄。
  仿佛有着不知多少年积累而下的强烈渴望控制着她的手臂,欲要让她将圣剑
剑柄插入自己的空虚的小穴。
  无数不知从何而来的混乱思维牵扯着她的精神,仿佛要将她撕成两半,一大
半沉沦在无尽的快感中,只剩下一小半怀着必杀的意志。
  因而她无法动弹。
  以少胜多本就艰难无比,更何况还是同源的精神意志。
  仅仅只是让自己将圣剑举起便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再往前推一截的话,是
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做不到……
  勇者清晰地感知到自身的状况,可她也绝对不能放下。
  放下,便是放弃。
  她会立即沉沦在欲望之内的。
  气氛缓缓僵持了起来。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