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烟波楼】第三卷大漠烟尘凭谁倚 第六章雁门破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庆都王庭,本是草原最神圣的地方,此刻却是人潮涌动,剑拔弩张。在这小
小的后宫之中,已是堆积了上千侍卫,个个弯弓搭箭,神色肃穆,而他们围着的,
却只有三个人。
  脱下胡服的琴桦已然穿着自己的黑色夜行衣,她的手中没有兵刃,可又充满
了兵刃,在刚刚的交锋中,但凡向前垮了一步的侍卫,尽皆倒下,不是脖颈插上
了飞刀,便是胸口沾上了毒镖,更甚至有人的头颅天灵盖上插着细微的银针,也
不知这些暗器从何处而来,但这一击致命的本事,却是早将这群侍卫震慑住了。
琴桦的身侧站着的便是萧启,萧启双眼通红,双手颤抖的抱着只披着一件胡服的
拓跋香萝。
  「还等什么,快给我杀了他们,不,我要抓活的。」完颜铮近乎咆哮道,父
亲惨死于眼前男子之手,叫他近乎歇斯底里起来,当下朝着身边的黑袍人大喊道。
  这黑袍男子却是不为所动,却是一个人稍稍向前迈了一步,朝着琴桦微微点
头:「你,便是烟波楼的琴桦?」
  琴桦双目凝神,朝着这黑袍男子盯了许久,方才答道:「正是!」
  「琴桦?是她?」侍从们渐渐发出些许嘈杂之音,毕竟这三年来,在草原上
讨论得最多的两个名字,一个便是一战功成的惊雪,一个便是刺杀宏图的琴桦,
如今琴桦便在这庆都宫中现身,一时引得这群士卒群情激奋,个个摩拳擦掌,似
是要一血草原人的耻辱。
  「却不知惊雪这三年可好?」黑袍人继续问道。
  「我二姐追随小姐潜居江南,自在快活。」
  「那便好了。」这黑袍人微微一笑,似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哦?」琴桦有些不解其意。
  「只要惊雪还在,我便有与她一战的机会。」
  「就你?」琴桦轻叱一声,笑道:「我二姐披靡天下,岂会与你这种藏头露
尾的小人一战?」
  这黑袍人亦是淡然一笑,款款解下自己的头帽,露出那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的面容,竟是朝着琴桦鞠了一躬:「琴桦小姐在上,在下夜八荒!」
  「夜八荒?」琴桦与萧启几乎同时唤出声来,琴桦早年也爱追随几位姐姐游
历江湖,萧启更有欧阳迟为他讲些江湖人物,可这「夜八荒」的名字,却是毫无
印象。琴桦暗忖道:「观此人气色,竟是丝毫察觉不出修为如何,但越是如此便
越觉可怕。」
  「萧启,跟紧我。」萧启正肃穆的望着眼前的敌人,且不说那上千侍卫的铁
弓冷箭,单说那屋檐之上站着的摩尼教贪狼与苍生妒都叫他难以招架。可便在这
时,耳边却是传来琴桦的声音,萧启错愕望向她,却见着琴桦看着自己,双唇紧
闭,不似有说过话的迹象。
  「轰」的一声,众人均还未反应过来,却是琴桦双手猛地朝地下一掷,一团
青烟骤然冒起,琴桦立时拉住萧启的手,萧启这才明白过来,她是要趁乱逃开了。
  「啊?」青烟燃起之时,夜八荒却是未有丝毫动作,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贪
狼,他半人半狼的嗅觉颇为灵敏,稍一闻到这股爆炸之味,立时便朝着琴桦的后
路飞去。而另一侧的苍生妒已然弯弓搭箭,将目标对准着后院方向。「追!」青
烟渐渐消散,完颜铮与众侍卫却是这才反应过来,但见青烟之后并无人影,当下
向前探去,急得完颜铮大喝道:「人呢?」
  便在众人将目光朝着后院方向看去之时,完颜铮只觉脚下一松,一道丽影竟
是从她脚下破土而出,手中一记弯刀,直朝着完颜铮杀来。
  「不好,有诈!」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可堪堪回头之时,琴桦已然杀出,黑
色护臂轻轻一甩,便是一支飞刀飞出,直取完颜铮脖颈之处。
  「陛下!」众人均觉大事不妙,鬼方两位首领已然死去一位,若是完颜铮再
有不测,那鬼方定将顷刻间灰飞烟灭。
  「嘶!」便在众人慌乱之际,亦是在完颜铮绝望闭眼之时,一道黑色法杖横
置于完颜铮身前,法杖随意一舞,便正好挡在飞刀飞来的路径之上。「叮铃」一
声清脆,那飞刀应声而落,众人这才发现,这黑衣女子当真好胆魄,借着青烟假
意遁走,实则是要擒贼擒王,将目标对准着完颜铮。「好在有军师大人。」众人
纷纷心下念道,说来这军师大人也是颇为神秘,平日里沉默寡言,但但凡有言,
必然是算无遗策,今日便也一样,在场上千人,仅有他一个识破了这黑衣女子的
暗杀之机。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异变再起,琴桦一击不中却是丝毫未有停息,矫健的身
姿宛若灵蛇一般在空中不住扭动,而伴随着这股扭动,琴桦身上的暗器便如倾盆
大雨一般直朝完颜铮扑来,飞沙走石,银针飞刀,顷刻之间,完颜铮身边的护卫
反应不及,尽皆横死当场,而唯有完颜铮身前,那支黑色法杖依然横亘其间肆意
挥舞,宛若在完颜铮身前立起一道黑色屏障,叫琴桦的暗器难以侵入。
  「师傅?」萧启不知何时钻了出来,见琴桦几次袭击均被这夜八荒化解,不
由有些担心。
  而便在此时,贪狼已然杀到,伴随着一支利箭,苍生妒的弯弓满月,亦是射
出这劲道无比的一箭,萧启急忙回过神来,将精力集中在这二人身上,他早已不
是孱弱之辈,面对这强大攻势却是毫无畏惧,结掌成拳,一个侧身躲过苍生妒的
飞箭,双拳轰然迎上贪狼,
  「哼!」贪狼闷声一哼,本料想这萧启不过是个寻常之人,稍稍相触便能置
之于死地,可甫一交手,贪狼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萧启看似年不过二十,实
则内力浑厚,竟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这萧启招式灵动,显然得那黑衣女子传授,
若不是苍生妒在旁暗箭压阵,怕是自己很快便要败下阵来。
  几番出手,琴桦便已觉不妙,这夜八荒仍然只是以杖画盾,将她的暗器海潮
尽皆抵挡在外,纵然她使出各种神通,可依旧拿眼前的形势没有办法,场上战过
一轮,形势稍稍严峻起来,她与萧启被围在人群之中,夜八荒与贪狼苍生妒各据
一角,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琴桦骤然之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的暗器虽不
至于例无虚发,但若她要杀一个人,即便是几位姐姐在场,怕是也无法阻止,可
眼前这人只是简单一根黑杖,便竟似看破了自己一般,每一招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她的身边,萧启已然显露出一丝颓势,萧启得她传授技艺,又有体内真龙
血脉提供源源不断的内力,故而在受到香萝惨像刺激之下一时怒发冲冠,劲力暴
涨,可贪狼与苍生妒亦不是易与之辈,几番交锋,便也折了锐气,不复初时之猛。
贪狼铁拳威猛,每一拳都有鬼哭狼嚎之势,萧启已然应接不暇,而一旁的苍生妒
却是瞅准时机,弯弓稍稍偏移,竟是将目标对准了躺在地上的拓跋香萝。
  「咻」的一声,利箭破空而出,萧启怎能不觉,强行回身,眼疾手快,一手
便抓住那流星一箭,可还未待他站稳脚步,贪狼一拳攻至,苍生妒又是一箭…
「噗」,这一次,萧启再也来不及躲避苍生妒的暗箭,暗箭正中前胸,萧启立时
痛得跌落在地,琴桦闻言望来,立时玉手一挥,便是几道飞针洒出,迫得贪狼不
敢再靠近。
  「师傅,徒儿没用。」萧启见琴桦在前,不由有些惭愧,而今情势危急,自
己确是不争气的先倒了下来。
  琴桦倒是并不慌张,稍稍打量了萧启伤势,好在并不致命。当下从衣角处撕
下一块黑布,素手狠狠一拔,便将那暗箭拔了出来,萧启胸口鲜血立时涌出,琴
桦立即从怀中取出些药物涂抹在伤口,便用黑布紧紧包裹住。
  「咻!」便在众人尽皆凝视着琴桦救人之时,苍生妒却是一箭打破了这份宁
静,而琴桦却是丝毫不惧,待那暗箭靠近之时左手一挥,同时洒出三道一模一样
的暗箭出来。这三道暗箭与苍生妒所射出的暗箭撞在一起,除了两支相触而落,
便剩得两支朝着苍生妒方向飞速而出。
  「小心!」贪狼话音未落,苍生妒亦是反应不及,好不容易扭过身来躲过一
支,却是被另一支暗箭破体而入,正中右肩。
  琴桦一边抚慰着萧启,一边朝着那依旧安稳如山的夜八荒看去,在场众人不
是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便是围拢在苍生妒身旁观测,没人再敢出手,但琴桦却
是知道,若是这夜八荒出手,自己恐是难以抵御。
  「咳咳。」萧启气色好了许多,堪堪能捂住伤口站起身来,他与琴桦背靠而
立,亦是面色凝重,
  「怎么样?还能动吗?」琴桦压低了声音微微问道。
  萧启稍稍将香萝抱在怀中:「师傅可是有突围之策?」
  琴桦嘱咐道:「来时我有留意,此地向东一里左右便是一处马厩,切记。」
  「啊?师傅?」萧启还未反应过来,却见着琴桦一个纵跃,凌空而起,似是
天神一般傲视着在场千人。
  琴桦傲立空中,想必自有绝技而出,可令人绝想不到的是,琴桦于空中竟是
一声怒喝,全身似是爆裂开来一般,在她身上的那一件黑色劲装立时四分五裂,
露出其中的白色小衫以及醉人的白皙肌肤。可无人敢在这个时候欣赏眼前的美景,
那黑衣破体之时,便似有无数暗器朝着四面八方蜂拥而出,这暗器之众,堪比千
军万马,暗器请洒而出,一时间众人尽皆哀鸿一片,即便是强如贪狼苍生妒这般
的摩尼教护法依然需要运功抵御才得向后退去,不敢硬接,而这围拢在一处的鬼
方侍卫便遭了秧,个个中招而倒,毫无幸免。
  而便在众人不堪抵御这暗器狂潮之时,萧启身侧竟是燃起阵阵青烟,萧启立
即意识到师傅是将那燃起青烟的暗器藏于其中,当下了然,正欲带上香萝趁乱逃
脱,可一道娇丽清影应声而落,萧启大骇,这,竟是那只着了一件白衣小衫的琴
桦师傅。琴桦一脸疲惫之色, 显然是这一招破体暗器潮耗用了她太多精力,
「难怪师傅先前叮嘱了马厩所在。」萧启把心一横,也顾不上男女之防,一手夹
住一个,便趁着这青烟弥漫,一个纵步跃上墙头,向着东边的马厩奔去。
  青烟消散,场中之人纷纷互相搀扶着聚拢在一起,完颜铮满脸怒色,朝着夜
八荒吼道:「军师这是何意?为何不拦下他们。」
  「他们尽皆负伤,殿下何不趁胜而追?」夜八荒淡淡一句,却是遏制住了完
颜铮的狰狞面孔。
  「哼!」完颜铮怒喝一声,也不理他,朝着军营方向行去,显然是要调兵追
击了,贪狼扶着已无大碍的苍生妒渐渐想着夜八荒走来,亦是疑惑道:「长老?」
  「我们也跟上罢!」
           ***  ***  ***
  分割线
           ***  ***  ***
  大漠狂沙之中,一匹黑色骏马狂奔不止,然而细细观之,却发现这骏马之上
过于臃肿,竟是驮了不止两人。
  萧启将身量好在三人均是身量都不算太高,萧启将昏迷的香萝置于胸前,骏
马奔驰之间自己弓住身子,几近将香萝压于身下,而琴桦,却是紧紧贴着萧启的
背,这两人一个是他幼时的牵绊,此来草原,便是为了能救她于水火,而身后的
师傅,却更让萧启不舍遗弃,师恩深重,千万军中几近折损修为的一招才换来他
的逃生之路。
  「咳,咳。」香萝昏迷得较早,随着骏马颠簸,不由得先醒了过来,见着身
子被压得有些难受,不由得咳了几声。
  「啊,香萝,你醒了。」萧启见得香萝转醒,一边控制着骏马,一边将身子
稍稍抬起,在确保琴桦贴着自己不至于跌落的前提下,多给了香萝一些空间。
  香萝听得萧启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激动,三年战火,鬼方人逐步打败了她拓
跋氏,对于家国之念,早在拓跋氏覆灭之时早已粉碎,心中终是仍然牵挂着的,
只有那三年前相约终生的小郎君。而今终于盼来了萧启,更是在萧启的帮助下脱
离了那梦魇一般的庆都王庭,一时间情难自已,竟是眼中落下泪来。
  「萧启哥哥,我在做梦吗?」香萝抽泣着问道。
  萧启见她醒来,不由得心下稍安,努力控制着马速,回道:「香萝,不是梦,
从今以后,我便一直守着你,再也不叫人欺负你了。」
  萧启一时大意,提起「欺负」二字,立时叫香萝面色一滞,一想到昔日雁门
关下,自己被完颜铮及部下彻夜淫辱失去贞洁之躯,又这数月来又被完颜铮带回
王庭日夜淫辱,直到萧启救她之时,亦是正在被完颜铮父子奸淫,如今的她,早
已不是风光一时的草原明珠,只是一个战乱之中的残花败柳,她还有何面目去跟
着萧启呢?香萝越想越是伤感,眼泪便越是夺眶而出,萧启只道她这段日子太过
痛苦,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唯有默默前行,只盼着早日回到中原,再慢慢与她
一叙三年别离之情。
  萧启单骑紧赶慢赶,疾行三日未曾歇息。终是行得那日与明军斥候们分别时
的山谷。
  那黑色骏马终是支撑不住,骤然一双腿一软,三人立时仰面而飞,好在萧启
反应迅速,一手抓起一个,于空中几个折叠,终是安稳的落在地上。那骏马瘫倒
在地,已然无法动弹,
  「斥候安在?」萧启记起此地,朝着山谷上方高声呼喊。山谷立时传来他的
回声,但却是依旧无人回应。
  「斥候安在?」萧启有些着急,再次呼喊一声,可依旧只等到那山谷高峰之
地传来的回声,一副无人迹象。
  「糟了,莫不是这些斥候不听师傅的话,率先回去了?」萧启心中想道,若
是如此那便难办了,他如今三人无粮无水,唯一的马儿已然不行了,且不说鬼方
人追将上来,即便是没有人追,他三人也难以在这草原之中活命。
  正在萧启踌躇之时,一声微小的声音却是自山腰之处传来:「可是四皇子殿
下?」
  「啊,正是萧启,快快出来。」萧启闻声大喜,终是发现原来这伙斥候藏于
山腰之间的一处洞穴。
  「小人梁志,拜见殿下,殿下终于回来了。」这斥候领队唤得几个手下一齐
下来,先是自包袱之中取出些干粮和水,好叫萧启修整一二,萧启先是将香萝安
置于地,将食物递了过去,见香萝低着头小口小口的轻轻吞食,心中稍安,便转
头扶起仍然昏睡的琴桦,拿出水壶,轻轻的在琴桦嘴边倾斜,水的清凉顺着水壶
缓缓润湿了琴桦已然有些发干的嘴唇,渐渐的,琴桦的小嘴微微张开,清水顺着
嘴流了进去。
  「咳咳…咳。」清水入喉,琴桦显然被这水呛着了些,竟是稍稍有了知觉,
双眸微张,见是萧启这章俊秀的小脸,不由得心中一暖,道:「不是叫你带着小
公主跑吗?怎么又不听我的话了。」
  「啊,师傅你醒了?师傅且先吃些东西吧,等回了关内,徒儿再向师傅请罪。」
萧启不敢顶撞师傅,只得拿来食物搪塞过去。
  琴桦环顾了四周,见着这山谷异常宁静,只有这群斥候在忙着修整,不由问
道:「奇怪,你带着两个人,如何跑得过鬼方的铁骑?」
  「这?徒儿也不知,徒儿一路狂奔,许是这骏马有力,倒是很快甩开了追兵,
一路之上再没见过鬼方人的影子。」
  「嗯?」琴桦依然有些疑惑,可体内的伤势容不得她多想,困意袭来,正欲
再靠着萧启休息一会,忽然脚下一阵颤抖,山谷之中,人人警醒过来,纷纷互相
张望,却不知这是为何?
  琴桦将身子伏下,将耳朵贴在地上,俏媚的眼珠儿稍稍一转,秀眉微蹙,神
色凝重道:「快走,鬼方的骑兵来了!」
  「什么?」那斥候们纷纷慌乱起来,鬼方铁骑昔日在雁门关外屠杀拓跋铁骑
之时,他们还历历在目,那鬼方人的勇武,岂是他们几个斥候所能抵挡。
  「快!别收拾了,快上马!」梁志急声唤道,众人尽皆上马,好在这斥候军
多备了些战马,萧启扶着香萝共乘一骑,看着稍稍有些精神的琴桦已然翻身上马,
不由担心道:「师傅,你可还能撑住。」
  琴桦深吸一口气,朝着萧启嫣然一笑:「放心吧,若是这点困难便能难倒我,
我还怎么做你师傅。」说罢轻唤一声「驾」,胯下战马一记嘶吼,便朝着南边疾
行而去。
           ***  ***  ***
  分割线
           ***  ***  ***
  雁门关外十里,完颜铮亲率一万铁骑汹涌而来,他自小便追随父亲完颜铁骨
南征北战,每每出征都是冲在最前,此时此刻他复仇心切,眼见得萧启一行便要
逃入雁门关内,心中便怒不可遏。忽然,完颜铮见着一骑黑马奔驰而来,竟是与
自己并驾齐驱冲在全军之前,不由诧异望去,却见着是那熟悉而又神秘的军师夜
八荒。
  「主公,征战杀伐交由部下即可,切不可如先前一般将自己置于险地。」夜
八荒淡然道,完颜铮却是发觉他的称呼渐渐变了,曾经军师只唤他「将军」或是
「少将军」,唤他父亲作「大汗」,而今大汗已死,他是唯一的继承人,自然是
鬼方新王,因而这一声「主公」倒是叫得他甚是舒坦,不过完颜铮亦不是好糊弄
之辈,稍稍放慢马速,回声道:「我自幼征战,哪一次不是征战在前?」
  「今日主公,不再是往日的将军。」夜八荒这一句已然表明立场,完颜铮不
由夹了夹马背,马速越发慢了下来。
  「好,我便依你,只不过,军师,是你说要整军再发,我才耽搁了一天才出
兵,而今他们便要回到雁门,再要想追杀谈何容易?军师可有良策?」
  「没有。」
  完颜铮刚想发怒叱责,却听得这夜八荒话音未落:「属下没有擒拿凶手的良
策,但有一道选择赠与主公。」
  「什么选择?」完颜铮见他说得郑重,当即问道。
  「其一,属下敢放走他们,必然是有抓回他们的把握,若是主公意欲抓捕,
那属下绝不让主公失望…」
  完颜铮听他所言,似乎这背后更有玄机,当即追问:「其二呢?」
  「其二便是,放弃这蝇头小利,属下可助陛下拿下这雁门雄关。」
  夜八荒说得轻巧,然则完颜铮心头一时掀起惊涛骇浪,完颜铮虽是一介莽夫,
但自幼善与钻研,夜八荒如此胸有成足,让他不禁想到了这次领兵抓捕之时的安
排,夜八荒足足以整军为由拖了自己一天时间,一天时间,若是自己随意领着一
队人马,怕是早已追上那逞凶的男子,更何况那凶徒身边还带着两个病弱女子,
若不是还要仰仗军师来对付这群凶徒的武功,他还真不一定会忍耐得住这份杀父
之仇,而今听他所言,原来这拖延的一日,竟似是早有准备。
  抓捕仇人与雁门关,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父亲做梦都想踏足的中原梦若是
能在他手中实现,想必父亲亦会认同自己,何况若是南下顺利,一统中原,这几
个凶徒还能跑到哪里去,当即不再犹豫,朝着夜八荒问道:「军师此言当真?」
  「属下何曾骗过主公?」
  是啊,这夜八荒自现身起便是算无遗策,自赤沙城一战解了鬼方一族的危机,
便一路纵横漠北无人能挡,若说一统草原这份功劳划为十分,军师之谋和那噩梦
一般的鬼兵只怕占了五分。
  「好,还请军师助我拿下雁门!」完颜铮朝着夜八荒微微一揖,面对这份功
劳,完颜铮的态度与礼数一下子便也恭顺起来。
           ***  ***  ***
  分割线
           ***  ***  ***
  「报!」亲卫匆忙着跑向韩显的营帐,脚步紊乱,显是有紧急之事:「报将
军,城外五里处出现我军斥候,正朝关内疾驰而来。」
  「嗯?」韩显本以为是甚要事,听得是自己派出的斥候,当下心中稍安,却
不料这亲兵补上一句:「城外十里出现大量鬼方骑兵,看似,看似是追着他们而
来的。」
  「鬼方铁骑?」韩显立时坐不住了,起身便朝着城楼走去,上得城楼,但见
着萧启一行已然靠近,而鬼方铁骑已然只有不到五里的距离了。
  韩显凝神而视,微微目测了一番这两支队伍的距离,稍是安心下来,当即吩
咐道:「去,传令戍门兵戒备,若是需要开门关门,都给我麻利一点,切不可耽
误了时间。」
  萧启一行终是来到城下,萧启大喊:「韩将军,我是萧启,速速开门。」
  韩显凝立城头,见着越发靠近的鬼方铁骑,心中不由打起了鼓,当即埋下头
去朝着萧启周围仔细打量,风尘仆仆的一行人应是被追杀的,见着萧启与那烟波
楼的琴桦安然而归,韩显的心里却是要好过几分,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朝下喊
道:「殿下, 莫怪末将聒噪,殿下出塞之时,末将曾将一件物事交由殿下,殿
下可曾带着?」
  萧启自怀中取出那刻着「萧启」二字的玉佩,猛地朝上一掷,便落入韩显的
手中。
  这一番举动却是让身后的香萝看得个仔细,那熟悉的玉佩再次出现在眼前时,
香萝止不住的双肩颤抖,眼中不自觉又是泛起一阵泪花。
  韩显查验完毕,再无疑问,当即喝令:「开门!」
  「咚」的一声,铁门缓缓落地,萧启心下稍安,与众人立即朝着关内行去,
而此时鬼方的大军已然只不足三里的距离了。
  「诶诶诶,你快些!」萧启进得城门,却是听闻戍门兵催促,不由转头望来,
却见着梁志等一伙人走在后面有些缓慢,不由提醒道:「各位还是快些吧,鬼方
人可就在后头。」
  梁志却是一声不吭,与身边的斥候缓缓进得城中,韩显见着他们尽皆入城,
不由振臂一呼,大喊道:「关城门!」
  「关城门!」亲兵放声一喝,那戍门兵立即拉起吊绳,使出吃奶的劲儿便要
将这铁门给拉上去。可便在此时,那斥候统领梁志确实悄然靠近着戍门兵,突然,
这群斥候同一时间自怀中掏出兵刃,电光火石之间,一齐出手,便将守城戍门之
人尽皆刺死。
  「你们,你们干什么?」萧启听得身后异动,不由回头一望,却被这场景吓
得不轻,数十名戍门兵命丧当场,那铁门绳索已然断裂,而更叫他恐怖的是,以
梁志为首斥候军突然各个双眼漆黑,发疯了似的站在门口,抵挡着前来问讯之
人。
  「不好,快,快关城门。」韩显见得城下变故,又朝着鬼方那不足一里的铁
骑望去,一时恍然道:「不是追杀,鬼方人这是要破关!」当即喝令道:「快些
关闭城门,全军戒备,准备迎战。」
  萧启心知琴桦有伤在身不宜动武,将香萝向前一扔,正落在琴桦怀中,当即
喊道:「师傅,香萝就拜托你了。」随即一人一剑便朝着梁志奔去,在他看来,
要击倒这几个斥候不算难事,可还未待他靠近,忽然一道黑影自天而降,却又是
一位身手不凡的黑衣女子。
  萧启见这女子自天而降,便已猜到这女子定不是凡人,但是敌是友却是难辨。
  「你可姓萧?」黑衣女子缓缓问道。
  「正是!在下萧启,还请姑娘让开。」
  「那便好了。」这黑衣女子如此说道,让萧启稍是缓了一口气,但他气还未
缕平,这听这黑衣女子突然一笑,突然面色狰狞起来,目露凶光,全身裹着一层
黑色杀气,大喝道:「姓萧的都该死!」言罢便是凌空一剑,朝着萧启杀来。
  这一剑之威声势浩大,宛若鬼神哭泣一般骤然间便将萧启击退数步,萧启也
不知这女子哪里来的怨气,但此刻耽误不得,当下运起全身功力与这女子战作一
团。
  而此刻,鬼方铁骑已然兵临城下,城头已布满弓弩手,一时间箭如雨下,可
全身甲胄的兀尔豹浑然不惧,虎吼一声:「杀!」那身后的鬼方铁骑便也如刀枪
不入一般顶着箭雨便冲入这来不及关上的城门。
  「完了!」韩显茫然念道,心中一时悲怆不已,雁门关一失,鬼方铁骑便可
长驱直入,大明还有何人能阻挡这群野兽。彷徨之间,却看到城下正苦苦奋战的
萧启与琴桦,心中不由又燃起希望,萧启,烟波楼,他们便是大明的希望,当即
朝着身边亲卫喊道:「来人,随我死战,誓死保护四殿下。」
  即便是把鬼方人想象的很强,可终究还是低估了,当鬼方铁骑冲入城池的那
一刻,这在边关已算得上训练有素的雁门军顷刻之间便是摧枯拉朽一般尽皆成为
鬼方人的刀下亡魂,鬼方铁骑,那是比拓跋氏还要凶狠的野兽,一人一骑,一骑
一刀,一刀便是数十条鲜活的生命,萧启与那黑衣女子战至一团,却见着身边不
断有鬼方人涌入,自是应接不暇,眼见着琴桦护着香萝也在拼命厮杀,心中急成
一团乱麻。正是焦急之时,却听得一声大吼:「誓死保护四殿下!」扭头看去,
却见着韩显率着身边的亲卫杀将过来。
  「殿下快走,韩某为你殿后。」韩显杀了过来,朝着萧启喊道,身边的亲卫
一拥而上,将那黑衣女子与鬼方人阻在外围。
  「你,跟我们一起走。」琴桦亦是靠拢过来,身后还靠着虚弱的拓跋香萝。
  「对啊,韩将军,跟我一起走吧,大明不能没有你啊。」萧启道。
  韩显轻笑一声:「韩某无能,辜负陛下信任,如今雁门失守,无颜面见大明
百姓,唯有死守此关,死战到底。」
  「这?」萧启一时语塞,却不知如何开口。琴桦却是抢白一句:「我二姐说
了,要你活下来,她会来找你算账的。」
  「惊雪将军?」韩显呢喃一声,坚定的心却是动摇几分,可旋即又摇了摇头:
「韩显更加无颜面对惊雪将军栽培。」
  「嘣」的一声,琴桦随手便是一掌,正中韩显颈下,朝着一脸错愕的萧启道:
「聒噪。」便背起香萝,朝着南城奔去,萧启见状,急忙将韩显背在身后,正欲
追随而去,却突然意识到什么,回头一看,韩显的亲兵侍卫们正与鬼方铁骑战至
一团,这群亲兵英勇无畏,面对强大鬼方人亦是不断冲杀,丝毫不退,萧启双眼
微微有些湿润,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终是无奈回首,背着韩显向南城奔逃而
去。
  完颜铮骑着骏马缓缓踏进雁门关,见得满地的明军尸首与降卒,脸上遮掩不
住的兴奋,朝着正从前方赶来的兀尔豹问道:「兀尔豹,可曾抓到杀我父汗之人?」
  「报少主,他们几个好像朝着南城逃去了。」
  「哼,追,切不可叫他们跑掉。」
           ***  ***  ***
  分割线
           ***  ***  ***
  萧启与琴桦并未骑马,匆匆奔逃之下才发觉雁门关陷落之快,后头便是鬼方
人的追兵,而他们,却是刚刚从草原奔逃回来,哪里还有力气。
  「咻咻咻」的三声,萧启猛地回头侧身,却是躲过了来势汹汹的三箭,他的
身后,摩尼教的三大护法——贪狼、苍生妒、夜离恨已然追至。
  「师傅,怎么办?」萧启焦急问道,说话之间已是被这三骑越过,将他四人
团团包住。
  「哼,还能怎么办,死战而已。」琴桦娇斥一声,将香萝安置于地上,扬手
便是三支飞刀。
  「吁吁吁。」烈马尽皆拔地而起,飞刀正中各自腰腹,摩尼教三人匆忙下马,
神色凝重的望着琴桦,他们未想到的是琴桦自草原一路至此,竟还有如此功力,
一时叫他三人不敢轻易上前。
  可萧启与琴桦却也不敢轻易出手,琴桦伤势未复,刚刚三刀已是耗费她太多
力气,如今再战怕是还不及自己的徒儿。故而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敢率先出手。
  「咚咚咚!」铁蹄之音再次响起,摩尼教三人却是相视一笑,他们敢不动手,
便是等着后方的援军赶到,而萧启与琴桦相对而言便是面如死灰,虽是早有准备,
可看着越来越近的铁蹄涌来,不由心中升起丝丝绝望。
  「师傅,怕是我们走不了了。」萧启苦笑一声。
  「都怪我,都怪我。」香萝捏着哭腔自责道。
  除了昏迷的韩显,却只有琴桦一声不吭,她的眼神初时还流露出绝望之色,
可这会儿功夫,竟是渐渐有了光彩。
  「师傅?」萧启见她有此异状,不由问道。
  「别吵,你听?」
  萧启顺着琴桦的话不由定下心神,忽然听得耳畔边传来一阵清脆的琴音——
「叮」,琴声古朴沉醉,诱人心弦,宛若人间至乐,万古流芳。
           ***  ***  ***
  分割线
           ***  ***  ***
  燕京相国寺号称大明第一寺,全寺香火旺盛,人流不息,不少善男信女在此
敬奉佛祖,求签问卦。
  慕容尔雅一袭绿裙,正跪在一尊佛像之前,轻轻叩首,精致的小脸虔诚无比,
朝着佛像微微祈福:「佛祖大人在上,弟子今日再为秦风秦公子祈福,祝他平安
喜乐,早日归来。」一语言罢,再次扣首三次,便起身上香,将香火奉于一块平
安牌位之前,原来这相国寺有「平安牌位」一说,是以用来为生人祈福之用,慕
容尔雅小心的敬上香火,正欲走出,却见佛像后面走出一位年长的和尚:「慕容
小姐三年来风雨无阻,可见对这平安牌位之人在意得紧啊。」
  慕容尔雅俏脸嫣红,不禁想到三年前与秦公子相处的时光,不由一阵心悸,
当下回道:「是心慈大师啊,此乃我一位好友,可惜却是三年不见踪影,特设此
牌,还望他早日平安归来。」
  「有小姐这般心诚,相信你那朋友自会平安,只不过心慈见小姐面色沉郁,
似是近期有为难之事?」
  「这个?」慕容尔雅微微一滞,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莫不如将为难之事告知于佛祖,求上一卦,也好有个考量。」
  慕容见他说得有理,有些心动,当即再度跪在佛像之前,小声道:「佛祖在
上,慕容苦念秦公子归来,可眼下家中又有婚事相催,慕容不忍父亲为难,却又
不愿就此嫁为人妇,究竟该何去何从,还望佛祖告知?」
  慕容呢喃之时,这心慈大师已然取出一盒佛签奉至慕容尔雅眼前,慕容尔雅
从这佛签之中随意一抽,放置眼前仔细观之,却见这上面竟是刻着一个小字——
「嫁」。
  慕容尔雅魂不守舍的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去,心慈大师收回佛签,正欲回身之
时,却见着一道人影自佛像后走出。
  「嘿,吴公子,您交代的事办好了。」心慈大师一改往日慈善之容,此刻的
他,俨然一副谄媚嘴脸。
  「诺,办的不错,这是赏你的。」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