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的荣誉 - 插插插综合网


一提起南国的春天,人们自然会想到:明媚的阳光、嫩绿的田野,还有令人陶醉的鸟语花香。作为花城,都市到处飘着浓郁的花香。这天早晨,身穿制服的白芸正是踏着花香,准时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今年二十八岁的白芸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五十五公斤。虽然她的皮肤有些微黑,但是没有男人会因此而在大街上不对她侧目相看。这不仅仅是她有修长、坚实的大腿,也不仅仅是她有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前胸,至于被宽大的警服遮住的细柔的腰肢,更是一般她这种体重的女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最令人着迷的,还是白芸那张充满朝气的脸:一头短发,使人更见朝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闪烁着智慧的光辉;小巧的鼻子挺直,嘴巴虽然有些大,但红润的双唇线条清晰。每当她对人淡淡地一笑,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更是为她平添妩媚。今天早晨老公还得意洋洋地对她说:“这个老婆娶得太值了:反正皮肤黑,索性也不用扑粉了;嘴唇那么漂亮,即不用画唇线,也不必涂口红,咱们家的开支能省下好多,明年就能买车了。”虽然老公为了这句话而饱尝了一顿粉拳,但是老公的夸赞,白芸还是很受听的。她的确也不怎么使用化妆品,自信嘛。

想着老公挨揍时那一脸苦相,白芸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羞涩的微笑。“有女正思春。”一个清脆、戏虐声音打断了白芸的甜蜜的回味。“'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是她的助手于莉莉。虽然白芸已经结婚三年了,但对于助手这样露骨调侃,还是不禁红了脸。对于自己的助手于莉莉,别说与她亲如姐妹白芸,就是从来不苟言笑的刑警队长,见了她也是无计可施。于莉莉二十五岁,父亲是大学老师,母亲是舞蹈演员,还没有结婚。但是说出的话常常令白芸脸热心跳,这和于莉莉的外貌一点也不相符。

白芸属于健美型,而于莉莉则属于中国传统仕女型。娇小的身材、细腻的皮肤、细眉大眼、琼鼻樱唇、美妙的嗓音,说出话来当真如黄莺出谷,可就是不知道什么是脸红。她也穿着制服,不过和白芸不同的是:上身的制服已被她收了腰,下面穿的是制服裙,脚上还穿了一双后跟很高的高跟鞋。虽然比不了白芸丰满、健壮,但也曲线玲珑,配上于莉莉一头浓密、乌黑闪亮的披肩发,脸上脂粉薄施,真是说不尽的齿白唇红,风情万种。

即使二人身穿制服,也没有人信:她们会是警察,多数人会把她们当作来体验生活的电影明星。就这两个有着电影明星外貌的女人,正是罪犯闻名丧胆的女刑警!白芸身手敏捷,是枪法高超的神枪手,在警官大学,她曾有过平均两秒钟击中一个活动靶子,五个活动靶均被击中要害的好成绩。于莉莉平时看上去弱不禁风,却是女子柔道高手,动起手来十分干脆,连刑警队长都曾在她手下栽过。

两个人自从作搭档以来,身经百战,从未失手。颇受局领导的赏识,刑警队长对她们也颇为倚重。这不,白芸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尽,刑警队长已经出现在她们的办公室门口。队长把两人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两份卷宗放在她们面前:“先看看吧。”两个女刑警伸手拿起了卷宗,翻开一页一页仔细地看了起来。两个人将全部内容仔细看过之后,说出他们的判断:作案肯定为团伙作案,团伙人数不多,5个人左右。通常的活动地带为大学、车站。因此,罪犯手里所掌握的人质可能不止5个。

三人商议后,决定立刻行动!本来于莉莉主张分头行动,但是白芸坚决反对。在白芸的坚持下,于莉莉只好同意了白芸的计划:两人同时到火车站,队长在家坐镇,但于莉莉本来自己要扮诱饵,但白芸和队长都认为于莉莉皮肤太白,身材太柔弱,不像乡下人,所以于莉莉只好同意由白芸扮诱饵。两人换好装束,准备出发。队长再三嘱咐:此次行动已侦察为主,发现情况,立刻向局里汇报,不可莽撞!

刚刚走到大街上,迎面正好撞上白芸的妹妹白露和她男朋友。白露的外貌酷似白芸,但身材也像姐姐那般健壮,也是个“黑里俏”。留着一头长发,心底善良,人很单纯。白露男朋友和白芸只见过一面,给白芸留下的印象不太好,因为见面时是夏天,白芸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总是回避她的眼睛,却总是盯在自己的胸部和大腿上看,但是人的谈吐还过得去,反应灵敏,白芸也就没太计较那些。因为在大街上,这样看她的又不止妹妹的男朋友一个人。

白露首先认出于莉莉,随即看到乡下人装束的姐姐。“咦,你们俩这是干什么,穿得这么古怪?”白露好奇地问道。“我们有事,回头再告诉你。”白芸匆匆说道:“你们根本没有看到我们,听见啦?”嘱咐完这句话,两位女刑警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去。“火车站。”声音不大,但白露和男朋友还是听见了,白露发现男友似乎一震。

两位女刑警观察了火车站周围的地形后,才开始行动。白芸身穿白底蓝点的确凉衬衫,下配一条蓝色的确凉长裤,黑色布鞋。为了掩饰她那新潮的短发,她戴上长辫假发,背了一个尼龙背包,活脱脱一个乡下进城的打工妹。她站在出站口,一副等人的样子。于莉莉躲在对面的小卖部门口,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观察着周围。她身穿黑色背心,白色衬衣,没有系扣。下穿牛仔裤,一双旅游鞋,俨然一个大学生。

 

看着白芸的样子,于莉莉暗自发笑:她没想到她的上司白芸居然也能装神像神,装神像鬼的人。但是没有人搭理她们两人,于莉莉感到有些失望。但是当她看到白芸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仿佛真的没有人接的模样,心中不禁佩服上司的沉稳。终于有人注意到白芸了,但只是一位老太太,她只是看到姑娘一个人站了半天了,想给自己的旅馆拉生意。两人正在说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凑了过来,听到这个漂亮的乡下妹是来花城找工作的,便搭讪道:“姑娘,到我的饭馆去吧,管吃管住。”

白芸看着来人,发现他的目光闪烁而淫邪,心中暗道:上钩了!于是两个人开始讨价还价起来。善良的老太太知道来人并非善类,心中着急,唯恐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会上当,但是她也惹不起眼前的流氓,弄不好还会给自己招来麻烦,无奈地暗暗叹了口气,退身而去。这边白芸已经和男人讲好了价钱,跟着他向黑暗走去。于莉莉见状放下手中的饮料,保持距离,慢慢跟在二人身后。白芸跟那个男人走进一条僻静的胡同,拐进一个大院,白芸问道:“到这干嘛呀?”

男人答道:“让你先见见老板。”说完就把白芸让进了院内最大的屋子。跟在白芸后面的于莉莉一拐进胡同,顿生警觉,她什么也没有发现,但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眼看白芸进了院子,她立刻跟进。猛然间,前面出现两个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身后有人向她扑来。于莉莉侧身让过,伸腿一扫,来人顿时栽倒在地。同时,前面的两个人也扑了过来,于莉莉怎么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几个照面,三个人都倒在地上。于莉莉立刻拔出手枪,三人见状,二话没说,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在黑暗的胡同中消失了。

于莉莉感到问题严重了:她们被埋伏了。她顾不上想别的,白芸最危险:她可没有准备,于莉莉迅速冲进院子。好大,院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有正面大屋子里的窗户中透出亮光。于莉莉闪身来到门口,用手轻轻按了一下大门,大门在里面锁着,于莉莉当机立断,“砰”地一脚开了紧锁的大门。这只是一个门厅,灯光刺眼,大厅还有一个门,于莉莉闪到门边,关掉大厅的灯,等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转身踢开门,用手枪指向门内。里面是黑的,有人发出含混的声音。于莉莉还没有做出判断,大厅的灯突然亮了,大门自己关上了,于莉莉暗叫不好。同时,里屋的灯也亮了,白芸赫然被五花大绑,嘴巴被住,于莉莉听到的声音,就是白芸发出的。

绳子紧紧绑着白芸的脚腕,白芸的假发已经掉在地上,她的身后还有一个男人,一只手抓住白芸的短发,另一只手则握着白芸的手枪,枪口顶在白芸的太阳穴上,于莉莉的心顿时沉了下来……白芸跟那个男人走进了大屋,里面的灯光很刺眼,这只是大厅。那个男人把白芸向屋里让:“你在那里等一下,我去叫老板,进门右手是灯的开关,你把灯打开。”说完他转身走出大厅。白芸走进黑屋,依言伸出右手向墙上摸去,找到了开关,并按了下去,但没有反应。白芸扭过脸来,接着屋外的灯光,看准了开关,再次按下了开关。灯亮了,不是天花板上的,而是开关边上的──极其刺眼的灯光,白芸的双眼顿时失明。

与此同时,白芸的腰被人紧紧抱住,双腿也是被人抱住,双臂也被人分别抓住,并迅速被扭到身后。更有一只有力的臂膀从身后搂住了白芸的脖子,并同时顶住她的下巴。白芸全身上下都无法移动,一段厚厚的特宽胶带也紧紧贴到了白芸漂亮的嘴上。接着,白芸就被放倒在地上,几个人十分熟练地将白芸的手脚用绳子绑了起来。他们先把白芸双臂从肩膀开始用绳子缠到手腕,然后再把白芸的手腕交叉捆紧,让绳子穿过白芸脖子后的绳子,把白芸的手腕向上提去,直到白芸双臂的绳子全部勒紧,最后再让绳子穿过白芸的双腕。白芸的手腕就被吊在背后,从肩膀到手腕一动也不能动。另外两个人同时又用绳子分别把白芸的膝盖、脚腕绑在一起。

按住白芸的手这才放开,但又很快在白芸身上乱摸起来,有去解除白芸武装的,有趁机占便宜的。然后关好灯,把白芸从地上拖起来,其中一个人用枪顶住白芸的头。一切就绪,大门就被于莉莉撞开了,接着,于莉莉就看到了失手的白芸。

双方僵持了几秒钟,用枪顶着白芸太阳穴的男人打破了沉静:“于莉莉,没叫错吧?”那人得意地说着:“放下枪,于警官!”语气里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白芸想摇头,但头发被人揪住,嘴巴又被封死,只能干着急。于莉莉明白:放下枪就什么都完了。尽管白芸不能开口,但她也明白上司的意思:不必顾及自己,但是她又怎么可以不顾白芸安危!犹豫了片刻,于莉莉终于把手中的枪扔在地上。

有人扔过绳子,控制白芸的男人说道:“于警官,把自己的脚腕和膝盖绑上吧。”于莉莉一声没吭,只是坐在地上,按照那个男人的意思去做了。枪都扔了,还说别的做什么!看着于莉莉绑好了自己的脚和膝盖,立刻有人扑上来,把于莉莉按倒在地,迅速把于莉莉的双臂扭到身后,将于莉莉的手臂用绳子反绑起来,和白芸一模一样。执行捆绑于莉莉的正是刚才被于莉莉打倒在地的那三个流氓,现在他们能动手捆绑于莉莉,自然要把刚才所吃的苦头加倍还给这位美丽的警官,于莉莉所受的苦不问而知。于莉莉感觉手臂都要被他们拧断了,但她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三个流氓把于莉莉双臂捆绑好了,便想痛欧这位美丽的女警,但使用手枪一直指着白芸脑袋的男人是这伙人的老大,他发话了:“住手!不许打。”三个流氓这才悻悻地没有动手,但不平之色现于脸上。老大这时说话了:“不是我不舍得让你们打这个美人警官,这有两个美人,对美人可不能光知道动拳头啊!”三个流氓和其他几个人都会意地淫笑起来。两名女警官见状,顿时心向下沉去……

白芸和于莉莉被流氓们拖进一间关人的屋子,5名被绑架的少女正是被关在此处。五个姑娘已被绑来多日,只是歹徒们还没有机会把她们弄走。其中一个女孩是大学生,由于她始终不肯屈服,结果被歹徒们当着其她女孩子扒光了衣服,并将她轮奸。其他姑娘要不是老大怕将来不好卖,恐怕也难逃被轮奸的厄运。直到白芸和于莉莉被带进来的时候,女大学生仍然被剥得精光,仰面绑在一张桌子上,手脚分别绑在桌子的四条腿上。洁白柔嫩的皮肤上,到处是男人的污物,嘴角、下体、双乳处更是不堪入目。人已经十分虚弱,双眼微启,散乱的长发堆在桌子上,凄艳之极。其他女孩也同样被绳子无情的捆绑着,用惊恐不安的目光看着歹徒们带进来的女人。

老大恶狠狠地对住屋里的女孩们说道:“好好看着,这就是来救你们的警察了,”说着一摆手,歹徒们把两个女警分别架开,“现在就让你们看看:警察的下场。”说完,吩咐手下:“把她们的上衣扣解开。”于莉莉尽管平时和朋友同事在一起,经常童言不忌,但是从小到大,还没有真的对哪个男人假以辞色,白芸更是玩笑开大点就会脸红的人,现在听到歹徒们当众要脱她们的衣服,羞愤使两位美丽的女警官脸变得通红。于莉莉已经忍不住痛斥:“无耻!”

老大狞笑道:“无耻?无耻的还在后面呢!于警官。”老大说完挥一挥手:“一个一个来,让白警官先学习学习,咱们先伺候莉莉警官。”说罢,率先走到于莉莉面前,把手放在了于莉莉的胸口上,于莉莉顿时全身一颤,身体本能地向后缩去,忍不住向老大的充满淫邪的脸啐去。老大根本没有躲,任凭于莉莉的口水啐到自己脸上:“哈哈,弟兄们,女警官喜欢我。”老大无耻地言语,反倒使于莉莉冷静下来:自己和上司都落在歹徒手里,身边还有5个被绑架的女孩,一个不小心,就会连累无辜的人质。想到这里,她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上司,白芸也会意的闭了闭眼睛。

于莉莉横下心来,作为警察,不论自己受到多大屈辱,也要首先保证人质不受到伤害!于莉莉闭上的美丽的双眼,决定任凭歹徒恣意妄为。老大对女人一向经验丰富,虽然从于莉莉的表现中,他不会领会作为警官的心态,但是于莉莉已经听天由命的态度,他还是看得出来,于是他更加得意地淫笑着:“嘿嘿,哥几个,看见了吧,莉莉警官喜欢我!”说着,放在于莉莉胸口上的手,移到了女警官象牙般细腻光洁的脖子上。“莉莉警官,帮忙把您的口水用舌头舔掉好吗?”说着,手还在把玩着于莉莉脖子,那张丑陋的脸,也向于莉莉的樱唇凑了过去。于莉莉恨不能一口咬在这张丑恶的脸上,但是她没忘记警官的天职,她极力忍住女人本能──一个身为处女的本能,张开自己一直引以为骄傲的樱唇,伸出粉嫩舌头,压抑着呕吐的感觉,舔向老大丑恶的脸。

刑警队长焦急地等待着两个得力部下的消息,让他感到心神不安的是:3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竟然杳无信息,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于是他终于忍不住给车站派出所拨通了电话。老大其实让于莉莉舔自己的脸,也是想试探女警官的态度,看来很成功。于是,他立刻一手抓住于莉莉的秀发,另一只手搂住于莉莉柔软腰肢,身体贴在于莉莉曲线玲珑的躯体上,张开血盆大口,狂暴地在女警官光洁如玉的脸上、脖子上吻了起来。最后,吻在女警官秀美、柔软的樱唇上。他的喽啰们识趣地躲到一边,没有敢在这个时候打搅老大。

 

老大用舌头顶开了于莉莉的樱唇,放肆地用舌头舔着女警官整齐、洁白的牙齿,并同时让舌头向女警官的齿缝钻去。老大嘴中烟酒混合的臭味令人作呕,但于莉莉忍住了。当老大的舌头进一步深入的时候,于莉莉犹豫了,她毕竟是女人──从未与男人有切肤之亲的处女!随着老大不停地入侵,于莉莉也终于放弃了犹豫,紧合的牙齿终于开启了。老大舌头乘虚而入,肮脏的嘴啜住了于莉莉粉嫩的舌头,令人作呕的口水流进了女警官的口中。

这种入侵,让于莉莉全身顿时都紧张起来,除了敏感的双唇、舌头令女警官不知所措外,老大早就硬挺、已经顶在女警官下体的阳具,更是令于莉莉羞愤难当。她本能地扭动着身体,那自然是毫无作用,反绑在后背的双臂在扭动时传来阵阵剧痛,但是这些疼痛和于莉莉心灵受到的伤害来比,真实微不足道了。刑警队长从车站派出所得到一条很有价值的消息:刚刚有一位老太太曾来报案,说有一个漂亮的乡下妹子被人带走了,而带走她的男人是个流氓。因为老太太只是担心那个姑娘吃亏,却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证据,所以派出所并没有重视。

但是刑警队长重视这条消息,他的部下正是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执行着危险的任务。他立刻带领局里刑警,立刻赶往车站,并请车站派出所设法找到那个报案的老太太。美丽的女警官于莉莉几乎要流出泪来,她宁可去死,也不愿意在这里让流氓侮辱。虽然她自己也清楚: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但是她毕竟是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处女。老大已经不满足了,他进一步行动了。他吩咐手下把反绑在桌子上的女大学生解下来,自己将于莉莉半拖半拉移到桌子边上。

“美人警官,你不是来救她们的吗?现在就给你机会。”说着,走到白芸身后,把白芸搂在怀中,双手隔着衣服抚摸着白芸引为自豪的丰乳上。虽然隔着衣服,白芸仍然觉得肮脏的东西玷污了她的身体,她同样本能地想要挣脱,结果不问可知:那是徒劳的挣扎。“大学生,你旁边的美人警官是来救你的,你可以把她的衣服穿上。”女大学生解缚后,虚弱地倒在地上,听到老大叫她,浑身立刻痉挛起来,她已经被歹徒们折磨得神经质了,她没有明白老大的意思。“还他妈大学生呢,我看也就一个弱智!”老大的一个手下插嘴道。他是老大的兄弟,行三,老大平时叫他老三,小流氓们称他为三哥。

老大一只手顺着衣襟,伸进白芸的衣服,另一只手慢慢地、一粒一粒地解开白芸的上衣钮扣。勃起的下体在白芸丰满的臀部使劲蹭着,不时地顶向白芸的股沟。“好了,你告诉她该干什么,我忙着呢!”老大对白芸开始玩不释手了。老三用脚踢着女大学生的臀部:“去,脱了她的衣服,你可以穿上。”女大学生哆嗦着看着于莉莉,又看看老大,一时不所措。老三又在女大学生的臀部重重踢了一脚,“没听见吗?快点!”女大学生跌跌撞撞地爬到于莉莉脚下,抓着于莉莉的衣服,勉强站起来。显然,如果她不抓住于莉莉,根本站不起来。

老大已经把白芸的上衣钮扣全部解开了,老大的脸贴在白芸的脸上,欣赏着白芸乳罩下高高隆起的乳峰和乳峰间深深的乳沟。虽然白芸属于黑里俏,但是柔嫩的肌肤仍然是珠圆玉润,老大的手指轻轻滑进乳沟,摸在白芸如丝绸般细腻的肌肤上。“我真是艳福不浅。”老大得意地对喽啰们叫道。“嘶”的一声,老大从前面扯断了白芸的乳罩,白芸丰满的双乳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玫瑰色的乳晕和乳头在灯光下格外诱人,好几个流氓忍不住用手去捂着已经鼓起的裤裆。白芸忍不住叫了一声,但众人都没有听见,只有老大听见了“唔”的一声。同时,白芸的脸因羞愤再次变得通红,老大的手已经扣在白芸丰满的双乳上,粗暴地揉搓着,嘴里不停地夸着:“真棒!弹性这么好!当警察真是可惜了!”根本不理会白芸的羞愤。

那边女大学生在老三指引下,已经解开了绑在于莉莉腿上和脚腕上的绳子,正在解于莉莉牛仔裤上的腰带。老三已经不耐烦了,一脚踢开女大学生,麻利的解开了于莉莉的腰带。扭开扣子,“唰”地拉开拉链,随即就拉下了于莉莉的牛仔裤。于莉莉娇嫩的肌肤和淡紫色的内裤顿时露在众人眼里,露出的肌肤只是小小的一部分,仅仅就是于莉莉大腿的一部分。也就是这小小的一部分已经让老三有点呼吸不畅了,他迫不及待地伸手摸了上去。于莉莉看到白芸受辱,本来就愤怒到了极点,现在老三的举动,更是令她怒不可遏,在那只肮脏的手刚刚碰到她的肌肤同时,她终于忍无可忍地出了一招:抬腿踢在老三的裤裆之间。

老三一声嚎叫,顿时蹲坐在地上,豆粒大的冷汗从额头不断冒出。老大先是一惊,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其他歹徒也跟着哄笑起来,还有人幸灾乐祸道:“三哥,老大还没有碰过,你也敢动手。呵呵!”老三定了定神,忍痛站了起来,一把扯住于莉莉的长发,抬手照定于莉莉的小腹就是重重的一拳。于莉莉立刻眼冒金星,身体顿时蜷缩,冷汗也从苍白的脸上冒了出来。老三不甘心,抡起拳头,再次向于莉莉的小腹打去,于莉莉惨叫一声,再也支持不住,身体一歪,向地上倒去。老三紧紧抓住于莉莉的头发,把于莉莉倒下的身体生生拽了起来,头皮上的剧痛令于莉莉再次叫出声来。

“够了!”老大终于发话了。老大喜欢玩弄、侮辱女人,但不喜欢殴打女人,他比只知道有仇必报的老三要阴毒的多。但是老三要出气,他也不能不让。老三还是很怕老大的,立刻停了手,放开于莉莉的头发,任于莉莉萎顿在地上。“好了老三,过来!让白警官给你消消气。”老三悻悻地走过来搂住老大推过来的白芸,学着老大的模样从背后搂住,一手在白芸裸露的双乳上尽情享乐,另一只手摸在白芸光滑、微隆的小腹上。“老大真的不错。”老大用鼻子哼了一声,走向到在地上喘息不定的于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