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七十、千般滋味 - 插插插综合网

  “阿木,我来好吗?”

  阿木正在起劲的时候,身下的雌蕊突然有些无法自抑地用哀求的口气对阿木说。

  阿木自然明白雌蕊此时的要求,于是他逐渐放缓了自己身下的动作,开始慢慢地抽动起鸡巴来,雌蕊只是“啊……啊……”的轻声地叫着,双手拼命爱抚着阿木强壮的身体。

  阿木渐渐停下了鸡巴的动作,双手拥着雌蕊的身体试着将她的身体向上转动过来,雌蕊的动作缓慢却急迫,她让自己的蜜穴紧紧包裹着阿木的鸡巴,身体慢慢地向阿木的身上翻过去,阿木享受地平躺在床上,雌蕊坐正了身体,双手托着阿木的胸膛便上下地运动起来,阿木只感到雌蕊此时的阴道里强烈地收缩挤压着自己的鸡巴,她的紧翘的屁股在阿木的腹部快速而激烈地研磨着,阿木的鸡巴快速而凶猛地在雌蕊的身体里进出着,阿木本打算挺着腹部迎合着雌蕊的动作,但是雌蕊那种近乎疯狂的动作让阿木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阿木便乐得享受的闭了双目,任由雌蕊坐在自己的身体上惬意地驰骋。

  现在的雌蕊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阿木有些被雌蕊现在的痴狂震惊了,她实不知一个看着温婉可人的女人竟然可以发挥到这样的境地,甚至是阿木都未达到过这般忘我的境地,他看着坐在他身体上的迷醉的雌蕊,那种欲仙欲死的的表情和那种情愿舍去一切的状态让阿木身体不禁颤抖起来,雌蕊仍在不停地抛动着她那优美紧致的屁股,她将自己的小穴快速地脱离阿木的鸡巴,又迅捷地坐到自己的身体里,她时不时地睁开她迷离的双眼向阿木瞥去,那种情迷于此的交流让身下的阿木心脏超负荷的运转。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这个女人的千般滋味和对男人无限的杀伤力。

  不管是雌蕊那对弧形圆润丰满的双峰,无论是她那如雪似玉的肌肤,不需想是她身体娇嫩滑爽的触感,也不提她那迷醉诱人的眼神,也不用说她娇喘的声浪和无所顾忌的吟唱,更不必说她现在这般狂癫的投入和开扬的动作,阿木此刻简直被这个女人带入了一种忘我的世界,那是一种原始而冲动的爱,是一种男人最心底里所乞盼的真实和欲望。

  身上的雌蕊依旧“啊……啊……”地叹叫着,那种婉转不失娇媚的声调尽管和此时身上她的动作有着极大的冲突,但是却给了阿木一种别样的撩动和抚慰。这种有静有动,有急有缓的强烈落差,让阿木的鸡巴泡在雌蕊那处滚烫的小穴里几乎翻身难安。

  阿木再也无法抑制了,他剧烈地喘着粗气,突然捧起雌蕊的身子,坐起身子来剧烈地抽送起鸡巴来,雌蕊双手拥着阿木的脖颈,完美地配合着阿木操动的动作,阿木一只手托在床上抵消自己现在强烈的运动,另一只手刚疯狂地在雌蕊那对饱涨的乳房上揉捏着,阿木的双眼死死地瞪着,他似乎不愿错过此时雌蕊脸上一刻的表情一样贪婪而冲动,他如同正在用着自己的鸡巴和眼睛一起在雌蕊的身体里运动一般。

  雌蕊的声音渐渐地变得高亢而忘我起来,她的屁股努力地伴着阿木鸡巴配合着,屋子里充斥着包括阿木和雌蕊高声的喘息,以及性器“叽叽咕咕!”地拍打和撞击声,雌蕊的呻吟声已经尖锐到了无法再发出声响,她的身体伴着阿木剧烈地动作不停地颤动起来,阿木依旧是那副死死相盯的眼神,他用他的鸡巴和眼神贪婪地占有着这个叫雌蕊的女人。

  雌蕊的身体已经完全地火热起来,阿木感到这个女人从她的肌肤到小穴在阿木鸡巴的抽送下,开始变得异常的火热起来,甚至有着轻微的烤炽感,雌蕊的皮肤红润而火热,带着某种强烈的冲动和欲望的信号,阿木被这个异样的女人招惹得慢慢踱入的佳境,阿木只感到在自己大力地操动之下,头皮开始变得发麻,身体开始出现僵硬,阿木知道自己这是缴枪投降的征兆,他并不想忍住此时的精关,相反他正迫不及待地打算迎接这次别样的兴奋和冲动的高潮。于是他奋力地捧起雌蕊的屁股更加卖力地抽送了起来。雌蕊轻轻地张着嘴,身体和肌肤在这样的刺激下跳跃着,她的眼神迷离到失去对眼前阿木辨认的焦点。

  阿木经过几十次剧烈地抽送后,终于将自己的跳动的鸡巴死命地顶在了雌蕊的阴道深处,雌蕊只是“啊!”地呼出了声,下身处开始出现明显而淫乱的颤动,阿木让精液充分地射到了雌蕊的身体里后,再次轻轻地抽送起来,他让他的鸡巴充分地浸泡在雌蕊阴道滚烫的阴精里,雌蕊只是含着笑,肌肤上红润的色彩愈加显得明亮诱人。

  阿木动着他尚未完全软去的鸡巴研磨着雌蕊的蜜穴,雌蕊动情地吻着阿木脸和胸膛,嘴里含混地吐着不清的字,阿木大致听出她是动情感谢的话,他只是笑着不予应答,只是用自己的鸡巴缓慢地回应着她。这样又过去了一段时间,阿木的鸡巴虽然未恢复之前的雄风,但是也已经再次有了坚硬的状态,雌蕊的肌肤也慢慢地回复到之前冰凉爽滑的状态,阿木双腿不停地在雌蕊的肌肤上触碰磨擦着,那种清凉的滋味让阿木有种温软的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