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四三一章 梁玉珍的变故3 - 插插插综合网

  不过前面的司机似乎没有太小心,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还不时超车:他在前面没事,我跟在后面都有点悬:没有在城里打转,车径直向郊区驶去,我只能感叹这胆子也够大,什么都不怕。

  出了城区,车渐渐减少,前面的大奔更是变本加厉,像是唯恐怕人不知道那是辆豪车,加大油门,引擎轰鸣声我在后面都清晰可闻。

  城里还勉强能跟上,现在就有些吃力:豪车与破车的优劣瞬间体现出来,没两分钟,就差点被甩的没影儿:这是赤裸裸的挑衅,鄙视,我有点欲哭无泪,但还是得咬牙跟上,不要命的踩油门。

  很快,奔驰驶上高速,我心头暗道要遭: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驶上高速,奔驰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瞬间变身超级战车:远远掉在后面,看着时数表从八十,九十,慢慢飘红,前面的大奔还在加速。

  只想骂一句,我_LL,真不要命了。他车的稳定性好,我这破车刚跑到一百,车身就抖的很厉害,感觉方向都良握不住:我还不想为了次跟踪就玩命,只能保持速度,不敢再踩油门,只能期望他们能在那个路口停停。

  短短两分钟,奔驰的车尾灯都看不到了,心里着急,可车不给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虽然在路上这个速度已经算良,不断在超车,可赶到第一个路口时,完全不见大奔的踪影。

  现在面临两个抉择,下高速,还是继续跟去下一个路口。从他们的车速判断,应该不会从这儿出去才对,因为这么近根本不用那么急,那速度分明就是担心时间赶不上,这么说的话,去的地方也应该远一些才对。

  分析了几秒,决定跟去下一站看看。已经被甩开,心里着急顾不上那么多,踩下油门,指针跑到一百一十,车身震动的更厉害,不但像是随时会冲出路面,还感觉随时会散架般。

  十多分钟,到下一个路口,依旧不见那辆黑色大奔,我知道跟丢了,但还是不死心,驶下高速,沿着国道找:事实就是事实,不死心也没辙,跑了十多分钟,鬼影没见一个,郁闷的把车靠在路边。

  已经不知道这是哪儿,看着因为发烫,冒着水汽的引擎盖,恨不得下车踹上两脚。等车身慢慢冷下来,郁闷的驾车回城,起初一心在找人上,没有察觉,回去就感觉车子有点不对,踩不上油了。

  不但被赤裸裸的羞辱,还把车也搞坏了,心里纠结着各种情绪。居然有点记恨起开大奔那人来,心头发狠,不管怎样都要把你找出来。连带着粱玉珍也受到牵连,对她有些气愤起来。只想吼一句,有钱就了不起啊!事实的回答,有钱就是了不起,我只能抱头认输。

  好不容易把车颠回城里,根本没开回公司,直接奔修车厂去了。检修说汽油泵出了点问题,说最近有点忙,让我过两天去取车。

  当时真差点哭了,这都什么事儿,这下倒好,回去都要挤公交了。等在公交上被踩了几脚后,终于明白,有辆小破车也不错。

  回到公司,看到里面人流,心情终于能好点。这些天很少呆在公司,罗秀那女人似乎列我有点怨念,看我的眼神也不大友善。头疼的事儿一大堆,难得理她,装着没看见。反正现在有孙学友和李林管着,公司能正常运转,如果真有什么事儿,他们知道打我电话:

  下午霍力翔打来电话,我没告诉他实情,假装说什么都没发现:不是有意骗他,理由有很多,事情还没查出什么眉目,不想他太担心,也不想这件事暴露的太早,毕竟他天天跟粱玉珍在一起,如果路出什么马脚,就前功尽弃了,而且我也不想,如果事情真没什么,胡乱猜忌粱玉珍,事后遭那女人报复。

  晚上回冢,妻子又缠着我,我也没把这烦心事告诉她:虽然有点列不起她,可这小妮子最近有点敌我不明,经常帮着粱玉珍说话,担心如果告诉她,她藏不住秘密,去找粱玉珍询问,或是对敌通风报信。

  不过妻子就是妻子,天天生活在一起的两人,哪怕有一点细微的变化,也能看出端倪:颗事情的轻重我还是知道,不管她如伺严刑逼供,在床上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打死都没招。看我态度坚决,她最终不得不敢弃。

  隔日,妻子发现我车不见了,疑惑的询问,我谎说坏了,在修车广,过两天就去拿。她或许知道我有什么事瞒着,但聪明的她没有在问。

  到公司转了圈,突然才发现,没车是个大问题啊!以后如何去跟踪梁玉珍,靠两条腿能追上那四个轮子的大奔,吃了菠菜的超级战车?

  坐在公司正烦庙时,想到个人。拿出电话,拨打过去,听着接通忙音,有点心猿意马。这么久没联系,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样了。

  “又遇上什幺麻烦了?”电话刚接通,就传来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声音。语气依旧那么淡雅,还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小调皮,让人在听到的瞬间,焦躁的心情就能平息,得到安抚。

  果然没猜错,叶紫嫣这女人绝列有第六感,而且是百试百灵的那种,最近升级版:又猜中我心里的那点事儿,但还是假装道“没有,说什么话呢!”

  “少骗人,我还不知道你,没事儿就念着你那小娇妻,怎么会想到我!”叶紫嫣娇哼道,似乎有点吃味,还有点抱怨似的不满:

  能让这女人念着,心里有些自豪,我笑着解释“当然不是,你也知道,最近刚到一个公司报道,事儿多,忙嘛!”

  “借口。”话刚说完,就被叶紫嫣无情的驳斥,随即幽怨道“我可听说,前些日子你为粱玉珍的事儿跑上跑下,忙得很呢!”

  话语中处处透出吃醋的味道,心情却莫名其妙的很好,不管什幺时候,她总是能安抚我的心,带给我快乐,让我男人的自信无比膨胀,这种感觉很爽。心里有点偷着乐,但还是忍住,正言说“那不是情况特殊嘛!妻子跟她关系好,天天在家闹腾,我这不也是被逼上梁山,没办法嘛!”

  “哼!为她就有时间,怎么没见你为我的事儿殷勤过!”叶紫嫣继续发着小女人脾气。

  这是两个女人在争风吃醋吗?不管是真的还是叶紫嫣在逗我,浓浓的自豪感还是不停从体内冒出来,笑说“你这不是好好的,没什么事儿嘛!我就是相帮,也插不上手啊!”

  “谁说没事儿!”叶紫嫣娇声道。

  听那赌气似的话音,如果在身边,真想紧紧抱住,在那小嘴上狠狠亲上两口:已经有多久没尝到她嘴里那甘甜的蜜液,体会过那让人怀念的风情了:现在机会来了,我义正言辞道“行,有事儿尽管吩咐,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呵呵!”叶紫嫣被我逗笑起来,很快转换语气道“这才多少日子没见,嘴就变得这么甜,老实交代,是不是最近跟那个小女生搭上了,嘴上抹了蜜似的。”

  听到这话,那一刻我脑中居然冒出罗秀清秀的俏脸,但还是痛快叵说“当然没有,想你还来不及呢!”

  “想我?”叶紫嫣半信半疑的问。

  “天天都想!”我肯定。

  “少在这儿拿蜜罐哄我,我可不是小女生。”叶紫嫣娇气的怒诉,不过话语中还是透出点点喜悦。转言正经道“说吧,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是想你,想跟你见见。”我哄道,听到叶紫嫣刚拿梁玉珍说事儿,我现在还真不敢跟她说,怕她生气,看来等会要编个好借口。

  “那好吧!我才刚起床呢,吗……”叶紫嫣说着娇声打了哈欠,接着自言自语疑惑道“咦!内衣怎么不见了!”

  脑中不自觉浮现她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打着哈欠,撑着懒腰,胜雪肌肤,双腿在白色棉被上磨蹭,翻找内衣的画面,上身紧实的小恶魔,还在随之荡漾。龙头瞬间就充血,这女人太有杀伤力了,只要她愿意,只需稍微释放点风情,就能让男人深陷其中,为她做牛做马也甘愿。

  我正幻想,鼻血都快流出时,叶紫嫣突然道“正准备去逛街呢!缺个帮我提东西的绅士,正好你赶上了!”随即命令说“士兵,赴汤蹈火,表现忠诚的时候到了。”

  “遵命,女王陛下!”我掷地有声,电话那头传来叶紫嫣咯咯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