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第560章 不让文君咏白头 - 插插插综合网

  推了陈楚一把说:“哎呀,晓华还在旁边看着呢!”

  她说完马上捂住了火辣的红唇,感觉这话的意思就像是人家邵晓华不在这该多好,好像耽误事儿似的。

  王亚楠忙冲他使了个眼色。

  陈楚明白,忙跑到邵晓华床边说:“晓华姐,我去dl试试好不好?”

  邵晓华冰冷了脸说:“我不管,你跟我也没关系。”

  陈楚手捏着她白白的尖尖的下颚,一口堵住她有些浅红的小嘴儿,手伸进她被子里去揉她的奶。

  邵晓华表面上不耐烦,不过被陈楚亲的浑身发软,嘤嘤出声,也就缴械了。

  陈楚亲着邵晓华,睁开眼看见王亚楠冲他挑了挑大指。

  陈楚这才松开她,拍拍她白白的有些贫血的脸蛋儿,又去抱住王亚楠在她火辣红唇上咬了一口,才出门了。

  心想这两个女人在一起还真是麻烦,像是两只宠物似的,虽然玩双飞的时候是爽了,不过这两只宠物摸这个脑袋一下,就得掐那个脖子一下,不然肯定有不高兴的了。

  陈楚不禁想到,这两个女人在一起就够难办的了,而有些当官的听说十多个,二十多个女人都在一起……我靠!那当官的工作能力真他妈的强啊!

  到底怎么做到那么多女人和谐共处的?真他妈的有领导才能啊……

  陈楚随即开车往回走慢慢奔仙路最新章节。

  到家的时候,见家门口轰隆隆的机器想个不停,原来九阳集团起大早就来了,天还有点黑,人家就挑灯夜战了。这时,邻居孙五一家,还有其他的村里人都过来看热闹。

  王小眼还来了,陈楚白给他不少砖头,这老家伙亦是喜滋滋的,看着陈楚好像也比以前顺眼多了。

  不过陈楚也是知道,这个王小眼便是占便宜没够,现在冲自己笑嘻嘻的,差不多又是来找便宜来了。

  不一定是看什么地方的东西他有用,然后问你有用没用,然后就顺走了,他太了解这老小子了,邻居的柴禾都偷,而且村里这么多年几??年几乎家家都被王小眼占过便宜。

  这老小子亦是啥粑粑都拉,不过也不能得罪这种人的。

  王小眼嘿嘿笑道:“陈楚啊!陈副村长,早啊!”

  这老小子给自己打招呼可贵着呢!自己的小心点了。

  而陈楚看到这架子已经搭好了,很多工人在忙活着在四周电焊铁栏杆,这九阳集团人家有钱,有钱干什么都快。

  材料那是往死里用,人也都是精挑细选的,干活嘁哩喀喳的。

  而栏杆四周还电焊铁皮,但这铁皮是那种活的,两边能拆开,中间还夹着木板,这样要是夏天的时候便可以把这东西卸下来,那样便凉快很多了。

  冬天自然是为了保温了,光是铁皮没有木板这保温亦是要差上一些了。

  王小眼咋嘛着眼睛,看着这些东西。

  陈楚有点明白了,这老家伙是看这玩意儿好了,自己也想农家点,不禁心想,你要是把闺女给我,我给你点还行,现在恐怕不行,不过又一想,他要是把闺女王小燕给自己了,那就不是这东西的事儿了,自己的所有都得是这老家伙的了。

  “额……王大叔,你也好,那个……九阳单位人来的都挺早的,没耽误你休息吧……”

  王小眼咋嘛了几下眼睛,想了想说:“嘿嘿……耽误倒是耽误了,这一大早上的,极其的轰鸣声不断了,不过么……为了支持陈副村长的工作啥的,我们老百姓根本不在乎的……嘿嘿……嘿嘿……”

  这老小子说着话眼睛还在瞄着那铁板,张嘴就要开始要东西了。

  这时,旁边的刘翠狠狠的踢了孙五一脚,然后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孙五愣头愣脑的说了一句:“不能吧?”

  王小眼这时说:“咳咳……陈副村长啊!你说我家那猪圈吧总是坏,总是坏,你说那老母猪总是跳圈啊!这要是有个板子挡一挡就好了,啧啧啧,哎,你看看,如果说要是有这样的一块板子就更好了……”

  王小眼说着拐了拐了的过去拿起了一块挺长挺高的木板,外面还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铁皮。

  那木板加上铁皮有两米多长,一人多高,这最少也得一百五六十斤了。

  但是蛇心不足叹吞象啊,这小个不高的王小眼竟然能把这东西给撼动军权撩色。

  陈楚不禁咧嘴,这老小子也不怕他们的砸死,再说这一块东西的原材料就得不少钱了。

  这时,一个工程人员指着王小眼说:“哎,那谁,你把这东西方下,一早上了,你跟你儿子鼓弄这板子七八次了,现在正在建筑呢,这往房子四周添置还不够用呢,你还在这里想要这块板子?”

  王小眼撇嘴说:“谁和你说了?这东西是你家的咋的?是人家陈副村长家的?你管得着吗你……”

  王小眼冲那个施工人员哼了几句。

  随后又笑嘻嘻的冲陈楚说:“你看……陈副村长,我家的猪圈正好缺这样的一块板子……”

  陈楚叹了口气,心想给他这块无所谓,冲着王小燕的面子也应该给。

  但是这块正在施工干活呢,这要是让别的村里人看见是不是也要块板子?徐国忠再弄走一块,村长弄走几块,那这活没法干了……

  这时,孙五被媳妇踹了一脚,嘿嘿笑着点了点头。

  至从上次被陈楚用计给整了,孙五又被闫三痛揍一顿,把媳妇刘翠也接回来之后,这小子还真痛改前非了,以前天天揍老婆,现在刘翠开始修理他了。

  不过孙五嘿嘿嘿笑着,晃着大黑脑袋,媳妇揍他也不吱声,乖巧的跟一个小哈巴狗似的。

  孙五也明白这王小眼老小子又犯了小气,爱占小便宜的毛病了。

  忙过来虎着脸呵斥道:“我说那个……王小眼,你能不能消停点?你什么玩意儿啊!我说你,你老家伙不好好呆着,还瘸腿吧唧的到陈副村长这占小便宜来了?我告诉你,这板子都不够用呢,人家刚才施工的工程师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这么大岁数了咋还不要脸还管陈副村长要起来没完了呢?人家陈副村长不好意思说你,你还真是脸皮厚啊!赶紧的,把板子给人家放下,然后该干啥干啥去!”

  “你……”

  王小眼气呼呼的,人老精马老坏的,他刚才看出陈楚要给他板子的意思了,然后他直接拖走。

  被孙五这一闹腾,好事儿也能办砸了。

  遂气呼呼的指着孙五喝道:“孙五?你……有你什么事儿!你出来搅啥局?再说了,我管陈副村长要板子,又没动你家的一根柴禾,你出来装啥大半蒜?我管你要了么?”

  孙五也急了。

  “王小眼!你个不要脸的,昨天陈副村长已经给了你一万多块砖头了,看你这么大岁数的不容易,腿还一瘸一瘸的,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给脸就蹬着鼻子往上面攀!陈副村长算够意思的了!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削你信不?”

  “呀!你敢动我?行啊!”

  王小眼也摇头晃脑的,把那板子也扔了,那脑袋过来撞孙五。

  孙五本来就是混子,可不惯着王小眼这脾气,啪啪两拳就抡过去了。

  这两拳打的也实实在在的,正打到王小眼的腮帮子上了。

  这回不是王小眼讹人了,这两下打的的确挺重的。

  陈楚都听到啪啪的声音了我们都是坏孩子全文阅读。

  王小眼一屁股坐倒下了,开始叫唤起来了:“哎呀!打人啦!不好了!杀人啦!在陈副村长面前都敢这么嚣张啊!大家伙给我做个见证啊!”

  刘翠也有些晕了,本来让男人去帮帮陈楚,这王小眼肯定使坏主意要占小便宜,没想到这还打起来了。

  正要拉着孙五。

  孙五一推刘翠喝道:“败家娘们滚远点!老爷们干架别伤到你!”

  王小眼一听更喊了:“孙五!有本事你就干死我!不干死我,我他妈的随你姓!”

  王小眼琢磨一下不对:“不敢死我你他妈的随我行,是我下的!”

  “草你妈比的!王小眼,你真以为恶别人行,你他妈的这两下子也敢来讹我孙五?行啊!你行!糙尼玛的你别动啊!”

  刘翠拉着孙五,但被孙五又一推一屁股做倒在地,孙五冲进屋里,拎着一个大铁锹出来了,那铁锹是那种板锹,铁锹头特别大。

  孙五冲出来,奔着王小眼就砸。

  “麻痹的王小眼,你不是讹人专业户么!今天我就干死你!**的大不了让你讹去一口棺材那不是了,我孙五这也算为民除害,然后干死你老子直接跑到内蒙古山沟子里去,没人找得到我!草你奶奶的今天我就弄死你……”

  孙五凶神恶煞的。

  王小眼也懵了,他只是讹人,但是碰到这种玩命的愣头青也打怵了,孙五说的不假,2000年的时候,可能那时候科技一般,很多杀人抢劫的都往自治区跑,严打的时候再回来自首,最起码能保住一条命在。

  因为严打的时候又一条便是不管多大错,只要回来,就能宽大处理。

  而每次改选的时候亦是有政策的……古代时候每到新皇帝登基,便有一句词叫做大赦天下……这个大赦天下被人们拥护,并不是说什么大赦老百姓啥的,而是对监狱里的犯人,犯了重刑的,哪怕是砍头的,也不杀了。

  视情况减免,后者放了,后者不杀头多管一些年头,亦或是流放啥的,现在多少也有这种情况……据传说是。

  而2000年的时候亦是很多重刑犯跑到自治区里面,因为是自治区,管理起来……上面管理起来有点麻烦,而内蒙古丘陵地带一般开矿的啥的没人去的,那地方黑的狠,而艰苦的狠,在那边矿山上的人,经常丢命。

  爆破啥的也经常炸死人。

  而很多都是流窜犯,小偷小摸,甚至也有杀人犯在里面,但是矿长只看你能干活就行,不追根问底的,如果真追究,那矿山上的没几个是干净的。

  孙五这么一喊,王小眼也怕了,拖着一条瘸腿,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孙五落下的大铁锹连滚带爬的躲闪着。

  旁边人见打起来了,忙过来拉架,王小眼跐溜一下,从人群里钻出去了。

  陈楚不禁也看到了,这老小子别看腿一瘸一瘸的,跑的还是挺快的。

  不过,他只担心这坏蛋别回家说自己的坏话,影响他跟王晓燕的关系,想起王晓燕,陈楚一阵摇头,那可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儿了……


上一篇: 玉女真面目